下拉阅读上一章

葭儿受责罚

  ”卓葭儿已经回到妃雪阁了,端午担心公子会为卓葭儿姑娘忧心,先回来跟公子报个平安!“

  几日未见端午好像更加的稳妥了,蒙烟寒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让端午回去接着暗中保护卓葭儿,欧阳萌憷从蒙烟寒的怀抱中探出了脑袋,面若桃花、笑逐颜开的追问道:”卓葭儿回去可有受委屈?“

  ”公子与姑娘离开姬大人的司寇衙门不久,妃雪阁的王妈妈就拿着赦令前来要人,姬大人与那王妈妈好一顿的周旋,找了最合适的借口把卓葭儿姑娘放了回去,那王妈妈临走时嚣张的撂下狠话,一定要让姬芣苢大人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端午说到这儿被欧阳萌憷给打断了,”王妈妈的赦令是什么人出的?或者是哪个衙门出的?“

  ”端午不知那赦令是谁出的,只是姬大人看了那赦令之后说了一句“果然是这两个……”,姬大人说到两个时突然的停下来不说了,端午并不知道姬大人口中的两个是什么人,姬大人看完那赦令急匆匆的收了起来,也不让在场的人多问,所以端午实在不知那赦令的出处!“

  端午以为自己犯了错误,可怜巴巴的望着蒙烟寒和欧阳萌憷,等着挨训斥!

  ”你接着往下说!“

  欧阳萌憷只顾着思考那份赦令的出处,并没有在意端午的反应,端午得了欧阳萌憷的命令,却越发的迷茫了,端午不知欧阳萌憷让自己接着说什么,只能用眼神向蒙烟寒发出求救的信号!

  ”出去了几日怎么变得呆傻了,憷憷让你接着说卓葭儿姑娘的回去之后发生的事情!“

  蒙烟寒收到了端午的求救信号,及时的给端午指出了要陈述的方向!

  ”王妈妈把卓葭儿姑娘带回妃雪阁之后就关进了一间柴房,片刻之后两个壮汉来到了柴房,卓葭儿姑娘见到那两个壮汉明显的有些惊慌,那两个满脸横肉的壮汉犹如两尊木雕,只有嘴巴的张合能让人知道这是两个活物,王妈妈命令那两个壮汉抽卓葭儿姑娘二十皮鞭,以惩罚卓葭儿办事不利走了歹人之过失,那两个壮汉将卓葭儿姑娘吊在了房梁上,用沾了水的鞭子,狠狠的抽了卓葭儿姑娘二十皮鞭,端午本想着冲出去收拾那两个壮汉,又怕误了公子的大事,只得忍着,等到那两个壮汉离开之后,我查看了卓葭儿姑娘的伤势,皮开肉绽,万幸的是并没有伤到筋骨,端午赶紧的送了我们府上最好的棒疮药,卓葭儿姑娘身上的伤现在已经结痂了,再有几日便可痊愈,公子、姑娘不必担心!“

  卓葭儿挨打让欧阳萌憷感到愧疚,如果不是自己没搞清楚状况就大闹妃雪阁,卓葭儿姑娘也不至于挨着二十皮鞭,早知如此舍了那些银两便是了!

  ”妃雪阁这肮脏的地方,早晚有一天会让你们血债血偿!“

  蒙烟寒知道欧阳萌憷因为卓葭儿挨打的事情自责,想要引开欧阳萌憷的注意力!

  ”对了公子,还有一件事情非常的奇怪,端午不知道该不该说!“

  端午像是想起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却又犹豫着不肯直说!

  ”还不快说,等着公子赏板子不成!“

  蒙烟寒没有耐心与端午绕圈,单刀直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我在妃雪阁见到了储府的长公子!“

  端午待说不说,遮前掩后的说出了储府长公子,这个消息就像当空投下了一颗原子弹,简直是爆炸性的消息!

  ”端午!你说你见到了谁?“

  蒙烟寒和欧阳萌憷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齐声质问端午!

  端午被两个人的反应吓坏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吭吭哧哧的接着说道:”公子、姑娘息怒,我在妃雪阁真的见到了储府的长公子储殇廉!“

  ”你说你见到了储殇廉长公子!“

  蒙烟寒再一次的质问端午,依然执着的不肯相信端午说的是真的!

  ”是的!端午绝对不敢妄言,真的是储殇廉长公子!“

  端午说话的态度有些吞吞吐吐,但是却非常肯定自己见到的是储殇廉!

  ”储殇廉公子到妃雪阁去可有什么异样?“

  欧阳萌憷冷静之后相信端午所言不虚,只是依着欧阳萌憷对储殇廉的了解,欧阳萌憷坚信储殇廉并不是一个会留恋风花雪月场所的人,若果不是为了风花雪月储殇廉怎么会出现在妃雪阁这样的地方呢?

  ”储殇廉公子似乎是那里的常客,那王妈妈毕恭毕敬的把储殇廉公子带进了妃雪阁最好的厢房,只是端午有些疑惑,王妈妈虽然安排了好些姑娘去伺候储殇廉公子,却又不让那些姑娘进储殇廉公子的厢房,只是在屋门外边守着,王妈妈亲自到厢房伺候储殇廉公子,约莫着有一炷香的功夫,储殇廉公子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赏了伺候的姑娘每人一定银子!“

  端午的话让欧阳萌憷心生疑惑,安排了姑娘伺候又只让姑娘们在门外守着,却让那体肥如猪的王妈妈伺候,这其中必有蹊跷!

  ”端午!你可曾靠近听他们都讲了些什么?“

  蒙烟寒也觉得蹊跷,接着追问端午!

  ”端午本来想要近前,奈何那间厢房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就连房顶上都有人把手,端午实在是无法靠近!“

  端午的话让蒙烟寒和欧阳萌憷更加的起疑,两个人对这位储府的长公子再熟悉不过了,以前在储府从没有听说过储府与妃雪阁有丝毫的牵连,这储殇廉长公子到妃雪阁应该不是为了储府的事情,若不是因为储府的事情,又是因为什么呢?两人冥思苦想也不得而知!

  ”储殇廉公子是什么时候去的?去了几次?“

  欧阳萌憷接着追问端午,想要弄清楚储殇廉去妃雪阁的真实目的!

  ”卓葭儿姑娘挨打的第二天早上,就只去过那一次,还是天不亮的时候偷偷去的!“

  ”难道储殇廉是这妃雪阁的幕后老板?“

  蒙烟寒问的这个问题,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在储府担任账房总管一职一年有余,储府大小的生意我都清楚,确实没有妃雪阁生意上的往来,储老夫人是那样的传统,是绝对不会染指这样的生意的!“

  欧阳萌憷百分之百的相信储老夫人根本不会容忍自己的族人出入妃雪阁这样的地方,更不会容忍自己的族人赚取这样昧良心的肮脏钱财,更何况储殇廉还是她的长孙,欧阳萌憷可以断定储殇廉此举一定是背着储老夫人的!

  ”那储殇廉公子去妃雪阁到底会为了什么呢?“

  蒙烟寒相信欧阳萌憷的判断,只是储殇廉去妃雪阁总不会是为了寻花问柳吧,若真是为了寻花问柳,欧阳萌憷的内心又该不平静了,储殇廉若是堕落,跟欧阳萌憷的离开会有很大的关系,蒙烟寒不想往下想,也不敢往下想!

  ”一定不会是为了寻花问柳!“

  欧阳萌憷内心深处是相信储殇廉的,她相信储殇廉是正人君子,不会做这些下贱肮脏的事情,或者说欧阳萌憷本能的不愿意相信储殇廉会去这样的地方寻花问柳!

  蒙烟寒理解欧阳萌憷此时的复杂心情,欧阳萌憷对储殇廉本就存着深深的愧疚,若是储殇廉过得幸福,欧阳萌憷可能还会安心,心中的愧疚也许还会减少些许,若是储殇廉真的因为欧阳萌憷的事情受伤而自甘堕落,欧阳萌憷只会更加的愧疚!

  “也许事情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糟糕,或者储殇廉长公子与我们一样,为了什么事情不得已才去的!“

  蒙烟寒想要劝解欧阳萌憷,但是真的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有找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

  ”但愿如烟寒所说的那样!“

  欧阳萌憷不愿意把储殇廉想的太坏,真心的希望蒙烟寒所说的会是事实!

  ”储殇廉长公子知书达理,一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憷憷尽管放心就是了!“

  蒙烟寒的想法与欧阳萌憷是一样的,急切的盼望这储殇廉能够生活的开心幸福,只要储殇廉生活的开心幸福,欧阳萌憷才会安心,只有欧阳萌憷安心,自己才能真正的安心!

葭儿受责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