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相亲去了

  盛南阳全然不知沈歆在底下想到了这么多,也万万没想过沈歆明明还喜欢自己却要远离自己。当弹完最后一个音,盛南阳只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匆匆离去的背影。下台后早就找不到她了。走到后台,发现余和笙在和那个叫桥墩儿的女孩说话,刚走到他们身后,竟然听见沈歆去相亲了,她去相亲了,在见到自己之后还去相亲了。盛南阳真的觉得自己要炸了,差点稳不住自己的高冷人设。

  “沈歆相亲去了?在哪儿?”乔望晴被突然出声的的盛南阳吓了一跳,虽然奇怪盛南阳对沈歆的态度,还是如实告诉他自己不知道。自己本来就不知道嘛,这没错。

  盛南阳还想问乔望晴是不是骗自己,刚才他就感觉到了,这个女孩一直在偷看自己,那种感觉很奇怪,她的眼神里有羡慕,有不甘,还有一种不知道如何形容的复杂。再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立场去干涉沈歆的生活呢,她是沈歆,不是自己的永安。她是否还愿意当萧临的永安?要不然,怎么不和自己相认呢?想通的这一刻,盛南阳竟然觉得骨头缝里都是冷的。不管怎样,既然让我找到了你,就不会再次失去你。相亲是吗,只要不是结了婚,我都能把你抢回来。

  沈歆走出来之后,找了个卫生间洗了把脸,妆容也没有再化,直到情绪完全平定下来才去找了沈素樱。既然你也在,这个亲,不相也罢。

  “姐,我马上就好了,再等我一下下。唉,我的包呢?有谁看到我的包了吗?”沈素樱手忙脚乱地找自己的包,却怎么也找不到。这时角落里一个戴着帽子的男孩径直走向自己家妹妹,手里还拎着一个红色挎包。他应该是一直坐在椅子上,这身高也太惹眼了,可惜看不清长相。樱樱167,竟然比他低一个头。

  “给。”

  “唐棣,你又拿我的包,再有下次我就打你了。”沈素樱看着拎着包的某个人,至少十次了,每次碰上有他的活动,自己放的好好的包最后都能到他手里,气人。要不是和他从小长大知道他人品没问题,早就报警抓他了。

  “傻。”

  “唐棣你怎么回事,拿我包还骂我,你等着,我回来了非得和你算账不行。”樱樱小公主整个人都不好了,唐棣要上天啊这是。

  “姐,我们走。”

  沈歆被沈素樱拉扯着往外走,“这个唐棣,是不是你从小和你一个班的那个?”

  “是啊,姐,你怎么知道?”

  被你在耳朵边念叨了二十年了,一听唐棣这个名字,鬼都会知道是他吧。不过沈歆可不敢这么说,“我猜的。”

  “你都不知道他多么可恶,·······”沈素樱讲起唐棣对她做过的事滔滔不绝,她肯定不知道,说起唐棣的自己,脸上根本不是厌恶,更多的是像吐槽男朋友坏习惯的甜蜜无奈。

  “樱樱啊,你上次不是说姐姐母胎单身吗,听你这意思,有男朋友了?”沈歆很明智地没有问沈素樱男朋友是不是唐棣,看两个人的表现就知道这双小儿女还没互通心意,沈素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唐棣。

  沈素樱一听沈歆问自己男朋友的事,整个人都变得羞涩了。“那什么,没有啊,没有男朋友。”

  “那你?”

  沈素樱看姐姐都这么问了,一狠心都说了出来。“没有男朋友,是因为我还不是他的女朋友。姐,他真的超级帅,我看见他的第一眼整颗心都要跳出来了,我都不敢相信会有这么玄幻的事,可是我的心脏告诉我这是真的。姐,你相不相信,我对他一见钟情了。”沈素樱说起这个人,才像是陷进了蜜罐里。

  “暗恋?”

  “恩。”

  “这样啊,他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没有,我打听过了,要不然再怎么喜欢我也不敢存心思。”

  “那就去追。我们樱樱公主喜欢的人应该也是优秀的人,樱樱这么可爱,肯定能把人给带回来。”沈歆尝够了暗恋的苦,不想妹妹像自己一样,这个时代是自由的时代,没有男尊女卑,没有女德女规,没有父母之命,没有那么多的限制,妹妹可以追求幸福。“不过,咱们先说好,如果发现对方有不合适的地方,学会放手。”

  “知道了知道了,姐姐你最好了。他那么好,我一定要追上他。”

  “还有一件事,你给我看的那个小说丽写了永安公主启动机关是龙椅后的玉扣,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不是,我不是喜欢看漫画吗,偶然刷到了《永安》,昔年大大画的超级唯美,超级有感觉。我写这个小说也是受漫画的启发。那个画家画的就是永安公主的故事,那个机关也是漫画里的,不过昔年大大开始就说过我们可以用漫画里的所有元素。话说,姐,你和漫画里的永安公主好像啊。

  “是吗?可能,美人都是相似的?”除了自己和萧临,难道还有别人来到了这里?只能等会儿回去看看了。

  “姐,你脸真大。”沈素樱对自己姐姐这幅自恋模样已经免疫了。

  “开车得半个小时,你可以睡一会儿。”

  “好,为了办好这个比赛,我可是好几天没睡过好觉了。等会儿叫我啊记得。”

  “你睡吧,不过你知道牡丹亭什么样吗?想怎么跟着我过去?”

  “我不能在你们附近的座位偷看吗?”

  樱樱果然还是如此天真,这些年脑子的养分都送给个子了吧。“你难道不知道牡丹亭真的是个亭吗?一个周围都是花的亭子。除了亭子里,你想想哪里还会有座位。”

  “怎么这样,清风楼的座位不是没有隔间嘛,我还以为牡丹亭就是清风楼一个桌位的名字呢。茶楼还有花园?”

  “有。”已经不想和她解释清风楼不是楼是一个小茶庄了。

  “那我就在外面等着他出来,暗暗观察。我相信可以通过他的行为举止看透他的。”

  “您眼神真厉害,快睡吧。”

  沈素樱应该是真的累了,说完话靠在座位上真的睡着了。

  眼前的树木越来越多,直到“清风楼”三个大字出现在高高的牌匾上。沈歆看了看手表,四点四十五,来得及。

  给沈素樱披上了一件衣服,才动作轻缓地下了车。确保车锁好了,沈歆才去赴约。

  “您好,请问有预定吗?”

  “牡丹亭,顾亦然先生。”

  “请问您是?”

  “沈歆。”

  “好的,我带您过去。”前台小姐飞快地查了一下消息,确认无误后带着沈歆过去。

  “沈小姐,前面就是了,祝您生活愉快。”

  “谢谢。”

  沈歆在门前徘徊了几趟,想着如何表现才能让对方不喜欢自己还不辱没沈家门庭。推开门一看,种种担心都飞走了。这位顾先生已经过来了,并且一副放飞了自我的姿态。金色的卷发纠结在一起,乱糟糟的,白嫩英俊的脸庞上沾着桌上青梅酥的残迹,橘色衬衫,夏威夷短裤,还有一个凉拖。这位顾先生看起来真不是来相亲的。

  穿过花丛中的鹅卵石小道,顾先生竟然还没发现自己,桌上的点心才是他的相亲对象吧。“你好,我是沈歆。”

  “你好,顾亦然。请坐。”顾亦然被沈歆吓了一跳,忙嚼完口中的食物,起身和沈歆打招呼。

  打完招呼后的顾先生又全身心地投入到点心中了,沈歆面对这种情况,真的都点不知所措。只能坐在他的对面玩手机打发时间。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网页上竟然有顾亦然的词条。

  顾亦然虽是十安集团的二公子,却没有学商贸,从小在艺术上就有天分,从师英国塞伦先生,前不久的一幅画竟然拍卖出了八百万美金的价格。他的粉丝喜欢叫他“亦痴”,不仅是表示粉丝对他的爱,还有很大的原因是他痴迷于艺术,还喜欢一直吃。

  看来点心是他的真爱无疑了。“顾先生,你这是刚从海边回来?”沈歆斟酌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总要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态度。

  “沈小姐,不好意思啊,我之前不知道有这个事情,刚被我妈拽过来,没来得及换衣服,抱歉。”

  “没事没事,听您的意思,这个事也不是自愿的吧?”

  “也,沈小姐也不喜欢相亲吗?”

  “额,姑且算是吧。”

  “这样最好了,我本来还害怕你会喜欢我呢,搞得我从大早上就开始找衣服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帅。”

  泄露真相了吧,少年。

  “顾先生还真是……真诚。”二十五岁的人活成这个样子真不容易。

  “我吃点亏,你回去就说看不上我好了。”顾亦然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

  “不用顾先生这么委屈,就说咱们习惯不合适就可以。比如,我是豆腐脑甜党,而你是咸党。相信我妈和伯母会理解的。”

  “你真是甜党啊?”

  “千真万确。”

  “那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此仇不共戴天。”沈歆暗自吐了一口气,刚才浏览网页的时候看到他喜欢甜豆腐脑,自古不就有甜咸之争吗,意外之喜啊。

  “顾先生说笑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了,和您聊天很愉快,再见。”

  “唉,唉,就走了呀。”

  

第四章 相亲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