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初见

  “滴答”,沈歆刚打开手机,就蹦出来一个提示,您关注的漫画《永安公主》更新了一章。

  直愣愣地看着信息,心内泛起一股寒气。打不打开?突然想起盛南阳在学校时的傲娇脸,还有昨天的无赖样子,说不定,这个漫画会给我一个解释。

  风声烈烈,猛烈地刮着绣了金黄巨龙的旌旗。乌压压的人群兴高采烈。各府的公子小姐们都穿上精心准备的衣服,以求秀出自己最为美好的一面。

  “听说了吗?这次围猎,好像是陛下要为公主相看驸马呢?”左相家的嫡公子齐安理和大将军家的二公子景庭咬耳朵。

  “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干啥?”将军家二公子嫌弃死了好友娘娘唧唧的样子,“你搞笑呢是吧,咱们就那么一位永安公主,可是陛下的心尖尖。大晟的闺秀都是十六才开始相看,十八嫁娶。咱们这位公主可是才十四,陛下哪里会这么早把她嫁出去。何况,皇后娘娘现在重病在床,公主哪里会有这个心思。”

  “唉,你别不信啊。真的真的,我爹和我说的。”

  “左相说的?那还有点可能,如此说来,陛下想干什么?”

  “顾渊兄,你怎么看?”齐安理松开景庭,看向一直在玩笛子的萧临。

  “公主嫁不嫁人我不知道,和我又没关系。”萧临轻轻地玩着笛子上缀着的穗子。他本来计划今天去颍川拜访单归兄的,这场围猎来得猝不及防,无聊又无趣,哪里有和单归兄讨论琴技来得有价值。

  “听说永安公主长得可好看了,据我娘亲说,虽然永安公主年纪小,那一身气度可是若仙子下凡,妙极了。”齐安理一边说还露出了神往的表情,一个猥琐已经形容不了他了。

  “去去去,就你这样,还是别玷污永安公主了。”景庭看不上齐安理的样子,真让人看了反胃。

  “什么呀,我就是好心提醒你们两个一句,一会儿别出头,可千万别被永安公主看上了。”

  “怎么,真的想当驸马,还怕我们和你抢?”

  景庭你是不是傻,当四肢发达的武夫当习惯了是不?能不能把你丢掉的脑袋拾起来,鬼才想当驸马呢?现在这世道这么乱,”齐安理一边说一边指了指上边,“子嗣又只有一位公主,以后该怎么还不知道如何行事呢,驸马啊,可不是好当的。就是公主真的是天仙下凡,也不能娶。”

  景庭看齐安理这个不着调的这么严肃,不由得也正视起来,“顾渊,你怎么看?”

  “听阿平的。”

  “跟你们说了别叫我小名,顾渊你是不是找打。”

  “也得你打得过我才行。”萧临躲开扑过来的齐安理,梳理被玩乱的穗子,“景庭,我知道你们祖辈皆以报国大义为训,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外有北胡、西戎、南和、东盛争霸,内有时轩、葛图、惠楷、白况等贼子篡夺政权,满朝文武谁不知道这是四国博弈的结果,大晟……何况,陛下的子嗣只有永安公主一位,还有那么多不知所谓的乱臣,景庭,别犯傻。”

  萧临实在是害怕好友死心眼,毕竟他们一家人都是心性至纯之人,包括在官场上打拼了几十年代景老爷子。不是他们这些臣子不去维护皇权,实在是,救无可救。

  “我知道,连公主的面都没见过,我没想当驸马。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反正我景家人死也是死在战场上。”景庭从小就接受忠君爱国教育,卫国而死的信念早就刻在了骨子里。

  “你咋这么死心眼呢,虽说咱们陛下也有治国之才,可是还能撑多久,内忧外患还不止,陛下的身子还能撑多久?都传,皇后娘娘传御医,其实是为陛下治病。”齐安理揪着景庭这个大傻子的衣服,悄悄把这个消息说给他听。

  “你听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就你整天只知道打拳练武的,你能听说才稀罕呢。这消息只在宫里传,我有次跟随父亲觐见陛下的时候,路经御花园,听见两位老姑姑聊天才知道的。”

  “行了,别说了。”萧临看见旁边的人越来越多,忙制止两人的交谈。“今天就好好赏赏景就好了,其他事别干。”

  “唉,我今天还想猎头鹿呢。”景庭困在京城这么久,好不容易碰上一次大型围猎,满心以为能大展身手,没想到还是不能尽心。

第十四章 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