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木家

  灯火阑珊,焦急的脚步声声回环,夹杂无可奈何的叹气。“唉…这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要我说,发现了正好。守护,守护,守个鬼的护。就是你们说的玄玄乎乎的,一代接一代要守一个无影无踪的墓,你还以为现在是古代呢,又不给你发工资,你还挺上心。都是因为你个固执鬼,我们才在这里待了一辈子,要不然早去大城市生活了。我真是嫁了个什么人啊,整天三棍子憋不出一个屁,在这事儿上还挺坚持。守了一辈子,连要守的地方都不知道在哪儿,也没守出两个大元宝,现在可好,国家发现了,专家也来了,你们的“使命”算是完了吧。还好我的小鹏不用因为这待在小村村里了。好事儿,大好事,哼。”

  木婶子恨恨地甩了老头子一个眼刀,她早就因为他固执的想法怨了一辈子了。年轻的时候还好,青年木老头也算是个村里的头号美男子,除了沉默寡言了点儿,自己嫁了他只有偷着笑的份。等后来村里多少人都出去谋生计,一个个的在外边发了大财陆陆续续搬出去了,人家都小洋楼住着,小轿车开着。

  自家呢,一把锄头只能伺候着几块地,哪里能和别人比。劝了,吵了,闹了,他就是不愿意出去,后来把他逼得急了,才别别扭扭的说木家有一个祖传的使命,不能离开这里,要守着一个公主墓。

  在哪里,不知道,哪个公主,不知道,守到啥时候,不知道……“守个屁,啥都不知道,你说你能守啥,等别人发现的时候跑过去拦着不能挖还是告诉公主赶紧带着钱跑啊。”

  “行了行了,别说了,你烦不烦。”这套话木老头听了没八百遍也有五百遍了,老婆子总说自己不知变通,可木家人从出生开始,就被一代代教导,耳提面命,守护二字早已刻入骨髓。

  这是一个传承,他手里的祖宗手稿就是证据。要不是因为某代先人因为战乱避难客死异乡,最后关头也没能透漏详细信息,他的后人寻回故址,也只能模模糊糊地守着,一代代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着,但从未想要离开甚至背弃。

  “村里咋啦,咱家不过的也挺好的,房子和车哪个缺了。”臭婆娘就喜欢和别人比,欠收拾。

  “缺是不缺,只不过人家的房在城里,咱家在村里,人家的车是小轿车,咱家的是面包车,你说差哪了。”

  要不是冲着他长得好,早就离了。都怪自己那啥,哦,用现在的话说,叫颜控。

  “你…我一个大老爷们不和你说,不讲理的臭婆娘。”木伯背着手往外走,不和她理论这么多,贪心不足蛇吞象,就不能指望她明白这道理。

  “死老头,你往哪儿去?不能喝酒听见没。”

  “知道了知道了,嗷嗷什么嗷嗷。”那嗓门大的,全村都能听见了。

  “我去那边儿看看,吃饭的点儿就回来了。”还是先去那边探探消息吧,老祖宗也没留下个只言片语告诉人咋做呀,先看看再说,那可是国家的人。木伯想起来家里那本传家册就觉得麻烦。

  老婆子说的不错,多少代人的使命,其实用压力形容更贴切吧,“也好,也好……”

  

第二十八章 木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