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告诉

  不是每种感情都不容沉溺,那么多年风花雪月中的相思,陈酒伴着日暮,回忆中桃花铺满了路,正如眼前丝丝缕缕叠层的葱花饼一样,归于红尘,等人回顾。

  一别经年,初心不负,无妄往昔,得盼归来。甚好。

  沈歆看着老小孩一般和其他人抢饼子的吕教授,实在想不出来如此清新脱俗的老人怎能在外装出一番儒雅庄重的样子,又想到A大那位知性典雅师母默然垂泪的样子,只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吧。也只有逗比师父能哄得住黛玉师娘,也只有气质师母能配得上大牛师父。主要是,二人在那一站,各种配一脸。要知道这两人要就是A大中流传已久的爱情传说,公认的神仙眷侣,什么你陪我上课,我替你监考,日常而已。

  不知道别人眼里的我和盛南阳,会是什么样子?

  “丫头,想什么呢?快点,饭都被抢光了。说你们呢,别抢,老陈是少你们吃的还是喝的了,一个个跟山大王下边的巡山小鬼一样。”来几天,沈歆早已和陈老师的团队混熟了,也知道他们工作任务重,每天从早上一直要忙到夜晚,每个人都挂着两个黑眼圈,活活都是国宝大熊猫。

  吕老师和陈老师是至交好友,二人的学生以及团队这些年有过不少合作,经过多次联系交流,早也混成一团,可以说,除了新来的沈歆,其他的人都可以谈得上说是朋友。当然,来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师妹,大家也刻意释放善意,背后偷偷插科打诨说了好多两位老师的黑历史,嬉笑怒骂,一下子减少了很多沈歆的陌生感,这两天也开始参与玩笑了。

  “吕老师,我们是小鬼头,你和我们老师岂不是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了。”一脸憨厚的壮实汉子携着嬉笑,玩笑之际还不忘夹菜喝粥,实在是看不出这是陈老师座下第一灵魂人物——大师兄尚深,别号“冰冰”(病病)沈歆曾问过时诉,为何体格如此…威武的大师兄为什么有一个这么柔弱的外号,时诉只说了两个词“伤身,生病”。

  原来是谐音梗!

  “小师妹,快吃,可别听吕老师瞎说,我们才不和你抢呢,我们只和他抢,哈哈哈。”说着还可惜拿走了吕老师面前盘子里的煎饺,慢悠悠的放到自家老师碟子上,“师父,你吃。”

  陈老师斜眼看了看老顽童小伙伴,又看了看笑的一脸谄媚的大徒弟,然后默默吃饭,一点儿都不想参与其中。

  两个幼稚鬼,他当年是怎么瞎了一只眼和这个老男人做了朋友,又怎么瞎了另一只眼收了这么个徒弟。唉,吃饭吃饭。

  吕教授看了看尚深夹的那个饺子,又给沈歆递了个眼色,还好咱们的女主角足够聪明伶俐,立刻剥了个鸡蛋递过去,给自己老师充分挣回了面子。

  等人都吃完陆续走掉,沈歆才凑到吕教授的面前,两只大眼睛幽幽地看着他,“老师,我和你说件事呗,不过你别骂我啊。”

  “说说。”这么乖的孩子能有什么事儿,还不让骂她,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有个朋友想来看看我,你能不能让陈老师安排一个空房间给他住呀?”她们都统一借住在附近村民家,沈歆都想好了,能安排个房间最好,如果不行就让他去市里住酒店,只不过这样来回路程太浪费时间了,想来他也不会在意的吧。

  “朋友,是谁啊,不是望晴那丫头吧?”不是媳妇儿派来逮我的吧?

  “不是不是,是我男朋友。”反正他过来大家也会知道,现在先说了吧。

  “男朋友?你什么时候交的?我怎么不知道?”在他手下学了两年了,竟然不知道学生谈恋爱了,亏的他还想撮合撮合她和时诉呢,师兄师妹,多好的情侣搭配呀。

  沈歆没想到自家师父竟然是个八卦体质,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没办法,就捡着能说的模模糊糊说了,什么小时候认识,前不久又见面了,各自一见倾心,就确定关系了。

  “青梅竹马,各分东西,旧情复燃,如胶似漆呀”,现在的小年轻们真轻率,多少年没见,凭着幼时青春里的那点儿美好记忆,怎么就知道人还是那个人呢,不行,我得替她把把关,“你们才交往两天,刚离开就追过来了,也是够黏糊的。”

  沈歆很想拿师母回他,但又想到这样太过大逆不道,拿出当年对待四位佞臣的态度,笑呵呵的表示师父你说啥都好。

  曾经的小公主,已经是现在的沈家阿歆。

  “行了,我给他安排,看你的面子上哦。对了,今天你准备一下,和我一起下去,昨天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玩意儿,让你下去开开眼,等拿出来你可能就见不到了。”

  “谢谢老师,明天一早我就去买您最爱吃的酥皮枣泥饼。”允诺她下去考察,绝对是真正意义上的实战,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即使她当时考取专业的目的不纯,但后来也渐渐爱上了它,现在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确实令人惊喜万分。

  “算你对我这老人家有良心,好了,快去准备,等时诉回来你们一起去找我。”说着套上工作服就下去了。

  时诉回来看见果然没有他最爱的蘑菇饼,正失意之际,沈歆变戏法一样给他拿出一个还带着热度的饼子,“师妹大赞”。看着如此温柔可爱笑眼弯弯的女孩儿,时诉又一次感慨人生,怎么就不是自己的呢,真恨自己没有早早采取行动,说不定还有一丝机会。

  不过是看这么久来,和沈歆告白的人一个个败走,其中不乏帅哥才子、富家子弟,无一例外,从未有人赢得美人动心,相比之下,自己也就占了一个楼台近月的优势,终归,都怪自己承受不了那份失败。

  沈歆陪着时诉吃饭,一边和他分享自己可以参与的好消息,一边又向他询问问题,兴奋之情难以言表,甚至都超过了盛南阳要来的激动。

  

第二十九章 告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