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白老师是个“危险份子”

  原计划,下午带着小新去村头的芦苇岗弄些芦苇,亲手教小新,扎一把手枪。

  刘恒的第一把手枪,就是小新的爷爷亲手教的。这把手枪,让他雄赳赳的,在村里的孩子中称王称霸整整一个假期。

  小新突然有点发热,打乱了整个计划。

  周文敏哄完小新睡着,收拾完吃饭的碗筷厨房,洗洗小新换下的衣服,再去看小新的时候,发现小新嘴唇干燥,用手一摸,有点热,拿来体温计量了一下,有点高,才告诉了父亲。

  父亲把小新当做宝贝,不分青红皂白劈头盖脑先把刘恒数落了一顿,之后忙进忙出,请村里的大夫看看开药,急得满头大汗。

  周文敏给小新灌完药,三个人坐在一起时,刘恒又被数落了一顿。

  这时,周文敏的手机响起来,白老师打来的电话,她起身回避接电话去了。虽然声音很小,刘恒还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电话一接,十多分钟过去了,刘恒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去房间里看看小新。

  接连几天,小新反反复复的发热,最后不得已向学校请了假,送去镇上的医院去检查,确诊出是一种病毒性感冒,跟接触的人有关。跟刘恒没多大关系。

  刘恒挨了父亲几天的责怪,心里是不太舒服,不过他还是忍下来了。至少,意外的多出了几个全天候的陪同,在孩子和周文敏身边。

  虽然,有时周文敏会回避,去接白老师的电话,对他还是没有太多的反感。刘恒也趁机与周文敏聊天,聊聊小新上学的事情,聊聊以前他们在上学那会儿的事情。

  孩子的病,按照医生来说不算病,只是增强抗体,却累坏了作为家长的人。小新打完吊瓶,很快就稳定了,晚上热水澡之后,一夜醒来又生龙活虎了。

  小新起床后第一件事情,找爸爸刘恒带去玩,可惜才周五,需要去上课。不管怎么说,周文敏还是把小新送上了校车。小新不乐意,于是周文敏跟着校车去了,下午才跟着车回来。

  休息日,小新基本上粘着刘恒了。刘恒把自己小时候玩的那一套,全部如数交给了小新,扎芦苇枪,自制吹泡泡,看蚂蚁搬家……

  后来,有一次喝酒,听何胖子说,在街上看到了白老师和周文敏闲逛。

  何胖子说的,应该是真的,不过刘恒不愿意相信也就拉倒了。

  刘恒是来找他出主意的,不是来听他小道消息的,再说当时为什么不提醒而要现在讲出来,明摆着是幸灾乐祸的下井石头啊。

  “爱信不信吧。”

  “不信。坚决不信。我们现在好着呢。”

  刘恒说的也是实话,跟周文敏现在相处到了无话不谈了。

  其实,周文敏一直在找机会拒绝白老师。

  可是,白老师在刘恒没有回来之前帮了很多忙,现在小新还在上学,如果生硬拒绝,对孩子,也怕造成不好,只好应承着。

  白老师买花送给周文敏,她不要,他就改买金银首饰,她拒绝,他又琢磨着要买点别的。

  周文敏心里惦记着儿子小新,常常听不见白老师跟她说话,于是出现了他在一旁讲呀讲啰啰嗦嗦的,回过头又问周文敏话,周文敏就愣住了。

  不过,对于这样的情况,白老师也不在意的。

  周文敏想趁机告诉白老师,自己不可能喜欢他,这一下子又没了台阶,就这么尴尬的吊着。她把这样的苦恼,也对刘恒说了,希望刘恒给她出主意。

  刘恒没明白是这个意思。他半夜出门撒尿时,突然想起,一拳打在门前桂花树干上,打肿了手,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只好又来找何胖子了。

  何胖子是明白了,刘恒说自己是一把“万能锁”,什么都能解。

  这把万能锁,反而是何胖子喜欢做的事情,不过他没遇到过。听完刘恒说的,基本上算是弄清楚来龙去脉了。

  刘恒感觉,自己已经重新获得了周文敏的心,只是现在碍于不能动手,但又要急于解决这件事情。

  对于刘恒来说,这是很危险的事情,白老师是个“危险份子”。

  白老师是一个在城里长大的人。要想打败他,还是要多多了解他,但是现在的问题处在大家都不了解。这可让刘恒很为难。不过白老师,对于周文敏也算是快有点没有办法了。周文敏一心想着小新,小新现在是离不开刘恒,于是她也欣然接受了刘恒。

  白老师应该是理解得了这一层关系的,他不在乎刘恒是周文敏的初恋,不在乎周文敏有小新。他相信自己会打动周文敏。白老师和刘恒之间的决斗,犹如一股暗流涌动起来。

  就在这种尴尬的节骨眼上,典当行的老板张岚老先生看到了电视台的报道,网络上也引起了不小的传播,热度虽然维持没有多久,但是对于老先生来说,这是最好的消息了。苦苦寻找的邮票,也许就在这个小县城出现,在没有告知刘恒的情况下,他突然来到了朝东镇,带着两个保镖,住进了刘恒住过的小旅馆里。

第四十三章 白老师是个“危险份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