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气头上的杀气

  辗转彻夜未眠,天亮的时候,她早早的起床蒸鸡蛋煮粥,叫醒小新,全程是提心吊胆的那种感觉,害怕孩子一开口就是不去上学了。结果小新没有提,反而问周文敏,白老师怎么还没有来接他呢。

  小新喜欢上学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白老师的耐心引导。孩子很不容易开始上学了,才一个学期,如果这时候拒绝了白老师,对孩子势必会受到影响,前期做的所有都会作废,并且是否会受到不可估量的伤害。这是周文敏不可预知的,不可预知所以不敢去做。

  当白老师送她回去的路上,很认真的问周文敏对他的感觉时,周文敏犹豫了。白老师却不依不饶的要问个明白。

  “今天我们要说个明白,我不想做个傻瓜一样,你反感我吗?”

  白老师很急切的想知道。

  “白老师,我——”周文敏尴尬的,不愿意看白老师。

  “你原谅了小新爸爸?”白老师换了一个方式,看来他是不依不饶啊。

  “原谅了,小新很喜欢跟他爸爸呆在一起。”周文敏回复到。

  “好吧,我知道了。”

  白老师没有继续送周文敏回家,周文敏自己从东山水库大坝走着回家。说真的,路程有点远,不过心里没那么别扭的感觉真是舒服多了,于是路程的问题被她忽略了。天黑时,走到了家,周文敏脚累坏了不说,额头也沁出了汗,不过很开心。

  一进屋,她就给了小新一个拥抱,小新正玩得起劲,不知所以然,不过对于妈妈的拥抱,小新倒是很享受的。坐在一旁的刘恒,却一脸疑惑的。

  “你怎么了?”刘恒问道。

  “没事啊,没事啊!”周文敏只是笑。

  “吃饭了吗?”刘恒搞不懂,只是不去弄懂算了。

  “我去做吧,你们吃什么?”周文敏真是忘记了。他们从来没有这么晚吃过饭的。

  “什么?我们都吃过了。你没事吧?”刘恒有点担心了,站了起来。

  “哦哦,看我给忘了。”周文敏放下小新,转身洗澡去了。刘恒站住脚,有点闹不明白她了。小新叫他,他才回到了与孩子进行的一场游戏对决中。

  接着两天是小新周末休息,白老师没有联系周文敏。周文敏跟小新一起做早餐,跟着刘恒一起去田里抓泥鳅,晚饭过后一起去数星星。时间过得真快。

  周一的时候,小新又去了上学,白老师没有随车接孩子,周文敏故意没有跟其他老师提起白老师。校车走,周文敏转身回家了收拾了。

  刘恒吃饱了饭没什么事干。今天田里的活不多,也可以不干,于是懒下来。阳光还好,没有风,他坐在屋檐下,看着周文敏忙进忙出的,想找周文敏聊聊他回来的事情。

  关于邮票的事情。刘恒想清楚了,还是要跟周文敏说清楚,现在他刘恒想跟儿子一起生活,所以他要把自己每一个角落都翻出来给周文敏看。就像霉,藏起来久了,不是好事情,有时呛到自己了,还是晒晒的好。

  可是周文敏不理这一茬儿,最近一段时间,周文敏想把家里的东西拿出来晒晒,于是忙进忙出的,基本闲不下来。平时刘恒很少去搭把手,于是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走过去。那么只好眼睁睁的等着,等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刘恒想起要不去找何胖子看看他在忙什么,上次那件事情之后,何胖子把刘恒从酒桌上移除了。这个酒桌的规矩,在乡下不是一般能破的,刘恒懂这个规矩。他刘恒自己做得不对,周文敏这边他要说清楚,同学何胖子那边他也要整理清楚。两边,刘恒把他自己搁在了中间,却像是一个死胡同。

  这个艳阳高照的今天,周文敏这边算是彻底闲不下来了。闲不下来,刘恒就只要彻底的放弃了。刘恒心想,周文敏在家里,什么时间都会觉得无所谓,于是他跟周文敏打了招呼。

  “我去街上走走了。”刘恒只是象征性的说一句。

  “哦哦,那你回来很晚吗?”周文敏听到刘恒说,却想起另一件事情,于是问道。

  “说不定。这还没去呢。”

  “我说如果晚到小新下课,你就去接他一下吧。你还没有接过孩子放学。”周文敏这么说,有点责怪的意思。

  “哦,我不敢说。”刘恒想了想,还真是没有去过学校接孩子,他想去,可是他不知道是否何胖子那边怎么样,何胖子这个老同学,刘恒是想当做兄弟一样处了,可是他做了哪些不地道的事情,他现在就是要处理这件事情。他得带着诚意去,所以他愿意花时间,花精力去,对于接小新,他在心里记下来了。

  “那你去的话我就跟老师打电话说,不去就不打了。”

  周文敏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根手臂粗的棒子,棒打着花棉被,一棒子一声闷响,一阵薄薄的灰尘弥漫在空中了。

  “别打了,我不去。”刘恒听到老师两个字,心里就想起那个白老师,一记闷气冲上来。

  说完,刘恒转身出了门。

  周文敏继续棒打花棉被,就在刚才她在用力棒打棉被,他说的被重重的棉被声音减弱了,于是她只是看到刘恒出门了。

  刘恒走出村头,没有遇到一辆车,只好往前走,兴许会遇到别的车。结果,一个多小时后,一路走到了何胖子的花店门口。

  何胖子正在接水喝,见到了刘恒,很做作的从鼻子里哼出声,没有打招呼,也没有请进来的意思。

  刘恒自己走了进去。

  “买花呢?”

  何胖子一屁股坐下,问道。

  “买花买花——”刘恒笑呵呵的说。

  “抱歉啊,今天我的花都被订出去了,你去别家看看吧。”

  何胖子很明显不待见刘恒,刘恒明白的,于是也就坐下了。

  “嘿哟,你这人是什么情况?”何胖子蹭的站起来了,怒瞪着。

  “我从家里走出来买花,累了,坐一会儿吧。”刘恒也较上劲了。

  “我这里不欢迎你,你走。”何胖子下了逐客令,认真的。

  “这老板真是阔气啊。”刘恒用的语调一出口,自己的知道错了,后悔想要找补,可惜晚了。

  “我就是阔气,怎么了,怎么了。我给一个不知好歹的人办了一场舞台,一分钱不要,就是阔气,看不惯啊。”

  何胖子声音越说越大,刘恒一听,心里有一股气也被点着了不过他努力压下去了。这时候不能对着赌气,他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创造问题的。“我一时傻了怎么样,我后悔,来不及了,就当自己阔气了。如果你看不惯,你给钱啊,拿来拿来。”

  “别太过分啊!”刘恒在心里说,脸色很难堪。

  “我阔气,我阔气,我为我兄弟,我乐意,知道吗?现在不是我兄弟了,千方百计把我算计进去的人,我能拿他怎么样,舞台都拆除了,要不我去告他,告他也没用。”何胖子真是挺生气的。

  “我想这里有误会吧。”刘恒还是憋不住。

  “误会?无意之为是无意,有意之为是有意。这一点我还是知道。”何胖子继续抓点延伸。

  “我无法可说了。”刘恒看见何胖子盯着自己,还想说些别的,想起这时候还是少说话,只好这样说道。

  “你当然无话可说了。你还想说什么?我倒要看看你说出什么花,你说吧!”何胖子看来是入魔道了,说什么都会抓来回击,狠狠的回击。

  “没有。”刘恒很无语。

  “连你也感到没有话可说了吧?有这样一个兄弟,也感到无奈吧?我现在的心情,就这样。无痛感,无痒点,完全没了气力。”何胖子总结说道。说完,他用手一指门口,示意刘恒走吧。

  刘恒从家里走出来,累得半死,料到了不是一件容易解决的事情,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于是他感受到了何胖子的挤兑恶狠狠的态度,当他把自己当作海绵一样,只在水接触的一瞬间,弹出了一些水出去,一会儿吸进去水的时候,开始全部接收接收接收,接收到了,心里明白了,这是真的生气,真的为兄弟的行为生气,虽然句句带针尖,句句紧紧逼迫,稍微没有十足诚意的,就会前功尽弃半途而废了,但是海绵做好了自己的吸力,很完美。

  何胖子停下来了,转身接水喝。回过头,看见刘恒一动不动的坐着,打算继续战斗。

  刘恒开口了。

  “说完了?没说完的话,也别说了,借个光我先说吧,我这揣着一肚子想说的。”刘恒抢着话说道。

  “你说你说——”何胖子不以为然的说,摆出一副我倒是要看看你说什么的样子。

  “谢谢。”说完,刘恒站起来,转身要走。

  “喂喂喂,你给我站住。”何胖子站起来拦住,喊道。

  “我说完了。”刘恒理直气壮的说,有种释然,更多的像你可以动手杀我了的意思。

第四十五章 气头上的杀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