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迟暮感觉他似乎在跟自己解释什么,看可是它说出来的话确实不是中文也不是外语,迟暮也听不懂,就不说话,只顾着瞅着他,心中暗想,叽里呱啦的说什么呢?这别是个外星生物吧。

  只见这个人形又变成了一个蓝色光球然后逐渐缩小,等到跟一个乒乓球大小以后冲进了迟暮的眉心,迟暮瞬间感觉脑部一阵刺痛,迟暮蹲下来,按住自己的头,这种痛苦就好像有无数跟针刺向了自己的脑袋,不由让人联想到,古代中医的针灸一般,这种痛苦持续了很长时间,又慢慢的褪去,迟暮的脑子里出现一个类似于幼儿的声音,在跟自己的对话:“啦啦!总算是醒过来了,这一觉睡得好长啊。”

  迟暮慢慢站起来环望四周没有人说话,又想起刚才诡异的蓝色光球,猜到可能是那个光球在跟自己对话:“你是什么,现在这个黑色空间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幼儿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你好,迟暮,我是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的一个程序,你今天所看到的都是来我的数据。你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也是我由数据编写而成的。”它解答了迟暮的疑问,对于这个黑色的空间,他有一点骄傲,要这道编写这样一个大的程序也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呢。

  迟暮对于自己突然出现在这个空间其实是有一点生气的,任由谁,遭受今天这一出怕也要吓得一跳,她伸出左手,开始观察自己的手指,压制心中的恐慌,她不喜欢将自己的恐惧外漏,她有一双仿佛像象牙雕成的小手和修剪得整齐发光的指甲。指甲上是前一阵子做的红色的猫眼美甲,更称的这双手白皙如玉。

  她似乎没有将它的话当回事,表现的一如迟暮的性格般飞扬跋扈。

  等过了一会蓝色的小人儿还不见迟暮回应也没有什么反应,以为是自己的翻译出了什么问题,正准备再重复一遍。

  迟暮半阖着眼睛,心里面开始思考,顺势将它放在了一个敌对的状态,如果自己没有想错他现在应该在自己的意识里:“那这么来说我在一串数据之中,那我看见的那串汉字跟数字是什么意思?”

  蓝色小人见迟暮听懂了自己的话似乎很高兴,围着迟暮转了一个圈圈:“我们是来自距离地球很近的一个小行星。虽然我们的星球不如地球般庞大但是科技可是要比你们发达多了。”他的语气中带着几丝骄傲。

  迟暮作沉,他又自己讲到:“我们的星球叫作蓝星,我们那得形态跟你们的人形基本上很相似,不过我们需要的不是氧气,我们需要呼吸的是烀气是你们地球上没有的,就像我们星球没有氧气一般。”

  我的主人曾经通过渠道观察过你们的星球,对你们的服饰文化非常感兴趣。然后就创造了一个像我这样的程序,说着迟暮的脑袋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一群跟人类长得很像,但是很自然的蓝色头发跟蓝色的眼睛的人都身着一件件麻袋,在一个类似于街市的地方走动,他们跟人类一样都是有手有脚。只是身上的服饰很单一的麻袋,只有稍微的差别,大概就是颜色跟麻袋上面的花纹有些许的不同。

  他们长相在迟暮看来都没有什么辨识度跟普通人一样,再加上穿着的统一,着实眼有点晕,感觉都一样分不出美丑。

  男女的穿着也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似乎不了解曲线的美感,只有一个直筒的麻袋披在身上。

  意识里的声音又响起了,:“你脑袋里的画面就是我们星球的样子,人们穿着都很一样,所以我的主人在看到地球上人们穿着的各种奇特的衣服之后十分感兴趣。但是没有办法介入,就希望可以有个人能够利用这个软件创作出可以更具美感的衣服,来改变篮星的现状。”

  迟暮好像听懂了一般点了点头:“为什么选我呢?”蓝色的小人似乎不想在迟暮的意识里了,就又从迟暮的脑海里出来了,它浮在迟暮的眼睛前:“我能感受到你身上的能量跟别人不一样,你不完全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在那家服装店等了很久,但是只有你身上的能量可以激活我,能够让我传输消息回我的母星。”蓝色小人想起自己被那家店衣服的精美吸引住,根本就迈不动脚了。

  迟暮看着这个奇奇怪怪的号称外星的生物:“你需要我做什么?”蓝色小人似乎没想到迟暮能够这么配合,他高兴的晃了晃自己的两个小辫子声音里充满了喜悦:“你只需要设计好看的衣服就好了啊,你不是很喜欢好看的衣服吗?”

  迟暮心里呸了一句,你以为衣服那么好设计,那还有人学服装设计干什么,接着说道:“那今天看到的数据是不是你在复制。”蓝色的小人点点头:“是啊,不过那些我只能检测,我尝试着复制但是没有办法传送到母星。”说完他便有一点沮丧的垂着头。

  他又围着迟暮转了转:“我似乎只能将你制作设计的衣服传送到母星。”

  迟暮有将他拍到一边:“那就是说我还要负责帮你们制作衣服,凭什么呢?”他似乎也有点难过:“我检测到你似乎有想要成为服装设计师的愿望,这也是我选中你的原因之一啊。”

  服装设计师,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个愿望了,自己只是很喜欢好看的衣服,跟手划过衣服的那种感觉。

  成为服装设计,似乎在自己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爷爷还在,自己有很多的布娃娃,那个时候自己在大宅子了,多的时候还是自己一个人略显孤单,自己会给布娃娃做很好看的衣服,看见布娃娃身上的衣服自己总会很开心,很满足。

  自己将布娃娃上的衣服炫耀给爷爷看,爷爷的眼神在看到布娃娃身上的小衣服的时候,深邃的目光里夹杂着温和的暖流,仿佛冬日里的阳光,寂寞又温暖,似乎在追忆什么。爷爷说:“你真的跟你的奶奶很像,她就喜欢做这些小玩意,也很拿手,你爸爸他们小的时候我还没有发家,都是穿你奶奶制作的衣服,那个时候还有好多人问你奶奶是哪里买的,怪洋气的。”

  后来为什么没兴趣了呢,记得又一次迟父一家来迟家老宅看望爷爷,当时自己跟迟柠毕竟有血缘关系,关系也很好,跟她分享自己的布娃娃。徐萍也在旁边,自己想要亲近这个母亲,拿着自己换装的布娃娃向她展示。

  迟柠看着自己的布娃娃一脸崇拜:“姐姐好厉害啊。”又有点沮丧:“柠柠就做不了这么好看的衣服。”徐萍最见不得迟柠受一点委屈,抱起迟柠,没有看一眼迟暮手中的娃娃,用宠爱的语气说道:“咱们家柠柠不需要会这些啊,柠柠只需要穿上好看的衣服就可以了,做衣服是那种裁缝服务别人的事情,柠柠可是迟家的小公主。”

  迟暮当时抱着娃娃的手揪的紧紧地,很生气,爷爷都说自己做的好了,但是自己做什么都得不到妈妈的夸奖,迟柠做什么妈妈都喜欢,迟暮一赌气将娃娃扔在了迟柠身上。徐萍宠溺的表情变了,迟柠的眼睛跟迟家人都不一样,她眼睛随了徐萍,是圆圆的杏眼,带着亲和力。徐萍的杏眼里只有冷漠:“你怎么回事,怎么拿东西扔你妹妹呢?”

  迟暮感觉很委屈,也不理会徐萍,便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从此就再也没有给娃娃做过衣服,也不在玩布娃娃,迟爷爷也有点奇怪,当她是小孩子心性就没多想,但是自己身体里对漂亮衣服的喜欢还是没有消散。

  

第二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