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不得不说张凌巧是一个很健谈的人,饶是迟暮这种不知道怎么跟别人交流的人,也能接着张凌巧的话题谈论很久。她们讨论者明天的比赛方式,这种方式很新颖对于她们这种校园设计师来说是没有经历过的,这就考验了一个设计师很多,不仅仅是设计,也包含了一个人内在的知识储备,要知道灵感不是一下子就来的。

  她们打开门准备进酒店,当迟暮纤长的手指握紧门把手的时候,突然感觉被一片阴影笼罩,张凌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优秀的一个男生,学校里面的男生根本就无法跟他比拟。

  午后的阳光有些强烈,男人的一张脸显得愈发深邃俊朗,一身笔直的高级定制西装,完美的修饰着他宽壮的身姿,挺拔的腰身带着禁欲的气息。

  此刻他同样握住酒店的门,一双冷静而深邃的眼睛看向迟暮,像深渊里有熔浆潜流。

  迟暮没有回头,她用力拉酒店的玻璃门,心里纳闷,这个门是石头做的吗怎么这么沉怎么打都打不开。

  张凌巧见迟暮还在那跟个傻子一般,努力的跟门过不去,又看楚晨淆看向迟暮的眼神,心想没想到迟暮长得让人羡慕,神经竟然这么大条。她用手拽拽迟暮。

  迟暮开门的时候注意力一直在比赛的时候,想着空间里面的哪吒,要不要求助它,毕竟也算是作弊,有点不好正在犹豫,张凌巧拽了两下她。

  她才注意到在自己门把上面的那只明显比自己大好多的手,她抬起眼睛正好撞进楚晨淆的眼睛里面,似乎被里面的熔浆烫到了一般,又急速的收回视线,心里却泛起了巨浪。

  楚晨淆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他现在在做什么。

  尽管是在上一辈子迟暮也没有看见过楚晨淆这种眼神,让她不有反省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惹了他,或者惹到了迟宁。心里有点嘲讽,毕竟上一世楚晨淆没少因为迟柠跟自己过不去。前几天跟迟柠见了一面之后就没有接触过他们才对。

  楚晨淆看着眼前的迟暮,握紧手把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青筋爆出,后来又装作沉静的收回看向迟暮的视线,他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声音产生异样,谁都不能知道他现在是用了多大力气控制住自己不握向迟暮,现在自己跟她应该还没有太多联系,楚晨淆告诉自己,不能太奇怪吓到迟暮:“迟小姐也住在这个酒店吗?”

  迟暮似乎没有想到楚晨淆会主动跟自己对话,愣了一声:“恩,有点事情。”虽然不知道楚晨淆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奇怪,也不会想到楚晨淆也重生了,如果他重生估计会高兴,毕竟少了一个上辈子一直纠缠他的女人。

  她似乎是不想跟楚晨淆有过多的纠缠,刚才跟张凌巧有说有笑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冷淡,倒是张凌巧看着楚晨淆通身的气势大概不是一般的人物,想要引起楚晨淆的注意力:“我们是要参加明天的设计师大赛,所以在这里订的房间,先生是那一层的?”

  楚晨淆似乎是刚刚注意到迟暮旁边有一个女生,不过在听到她的话后没有明确回答,而是问道:“你们是那一层?”张凌巧没有犹豫的回答道:“我们在三层呢!”有坚持不懈的问道:“先生几层。”

  迟暮似乎是不想在楚晨淆在的地方有过多的逗留,跟张凌巧打声招呼,示意自己先走了。张凌巧见楚晨淆的注意力似乎被自己的谈话吸引了,想到刚才楚晨淆看迟暮的那一眼,巴不得迟暮先走,装作没有看见迟暮的招呼。

  迟暮也没放在心上,快步走向电梯口,似乎后面有恶鬼追着一般,楚晨淆其实注意力一直在迟暮身上,见迟暮像是躲着自己一般逃走,没有理会张凌巧的话。

  他走到自己原来的车旁边,掏出手机,跟陈商打了一个电话:“你帮我订金豪三层的酒店,从今晚开始,要订在迟暮房间旁边。”“好的,楚总。”

  见了迟暮一面之后,楚晨淆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平息,他似乎不能理解刚才自己的举动,为什么要订酒店,自己的这些行为。

  一直到现在,自己都不觉得自己会爱上迟暮。他似乎是跟迟暮刚才刻意躲着自己的行为有一点生气,感觉自己刚才的冲动又跟陈商打了个电话:“酒店不用订了。”

  他似乎是有点疲惫,从重生到看到迟暮的那一眼之前还没有睡觉,楚晨淆用手揪了揪自己的眉心,为自己重生之后的行为都感觉无厘头,太冲动了不像是自己。

  小陈那边也有点奇怪,自从楚总回来之后就一直怪怪的,先是收集迟大小姐的资料,又要订酒店在人家旁边,天天跟在楚总身边没看见两位有啥交集啊。

  如果不是楚晨淆身上那身清冷的气质别人真模仿不出来,陈商都要怀疑楚晨淆是不是自己的楚总了。

  楚晨淆靠在真皮座椅上,脑海里有克制不住的想到迟暮。刚才迟暮的反应,她不应当是这种态度才对,他回忆刚才迟暮抬头看自己时的眼睛还像以前一样,漂亮。

  在看到他之后眼神突然的回避,他记得上一世迟暮看自己的眼神,从迟暮见他的第一眼,那双漂亮的像琉璃一样的眼睛,氤氲着说不清的情意,她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遮挡她的喜欢,就像她的世界一般直白而热烈。

  楚晨淆想是哪里出了问题,虽然还没有到迟暮跟自己同居的时候,但是上辈子的迟暮这时候应该已经喜欢上自己了。

  他记得迟暮跟他的第一次欢|爱之后,迟暮的眼睛水濛濛的一片,她抱紧自己似乎把全身的都挂在了自己身上,声音由于昨晚的欢|爱,变得有些沙哑,又缠缠绕绕的:“楚晨淆,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从18岁开始,看在我那么那么喜欢你的份上,你就收留我吧。”

  楚晨淆如同铁石般坚不可摧的心,似乎被迟暮敲开了一小块,又在迟暮的坚持不懈中一点点敲碎,这些楚晨淆都没有料想到,也神不知鬼不觉。

第四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