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五章

  楚晨淆一直在比赛场地门外,他这几天都没有出现,想要确定一个事情,迟暮到底有没有重生?

  他在门口等待迟暮,多少扫中猜测,都不如见到本人来确定要准确,也让这些天的猜想而烦恼的自己,能够安下心来,楚晨淆问自己,如果迟暮没有重生,自己会怎么做?

  如果迟暮重生了,自己又会怎么样?楚晨淆好像不能够接受,一直在自己世界里面跑来跑去的人,突然脱离了自己的世界。

  楚晨淆等来了迟暮,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愤怒的情绪,可能是唐宋上一次送迟暮回来的时候太过印象深刻。所以当唐宋开着车刚刚过来的时候,楚晨淆就已经注意到这辆车了。

  他的眼神向来好使,自然看见了副驾驶上面的迟暮,他看见那个男人,向着迟暮俯身过去,像是在亲吻的样子。

  楚晨淆看见迟暮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眼神,他们之间就像是一对再打打闹闹的恋人。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步伐,冲着迟暮那里走过去。

  迟暮到了就赶紧下了车,唐宋只是顺路来送迟暮,过一会还要去a市的新公司看一下最近的情况。也许是刚才的情况让迟暮有些尴尬,脸上还带着一丝丝红色。

  她向着唐宋挥手,怎么着也要感谢人家,送自己过来。转过身去,打算进赛场准备,离比赛倒是还有一些时间,刚走了两步,就被大步走过来的楚晨淆拦住了。

  “亲了没亲?”楚晨淆的声音带着愤怒,一张清隽优雅的脸带着阴霾,浑身散发着一种冷气。

  迟暮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心中十万个为什么:“什么亲了没亲。”

  楚晨淆将手指伸向迟暮,重重的在迟暮嘴上抹去,似乎是在抹什么肮脏的东西,手指冰冰凉凉,在迟暮温热的唇上,楚晨淆心里产生一丝涟漪。

  迟暮一巴掌打开楚晨淆的手:“你在搞什么,楚晨淆,你没吃药吗?”迟暮一双美艳的凤眼里面,带着显而易见的愤怒,小嘴本来是粉粉嫩嫩的颜色,竟然叫楚晨淆粗暴的有些红肿,像是被人亲过来一样。

  迟暮推开楚晨淆,进去赛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本来今天就有一点迟了,心里不由在想楚晨淆的奇怪,他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已经在减少跟他的交流了,发什么神经往自己身前凑。

  留下楚晨淆呆呆愣愣的在原地,看着自己揉过迟暮的手指,自己在干什么?自己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她,她想起上一世迟暮说的话,她不是应该喜欢自己吗,她真的是一个女骗子,一定是上辈子骗自己的,明明说从很早以前就喜欢自己了。

  迟暮到了赛场,其他人也到了,楚晓找到一个座位坐着,等待开始,迟暮走到她旁边坐下,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头,楚晓将自己手边的奶茶推给迟暮:“尝尝,真的很好喝。”

  很难想象楚晓高高冷冷,竟然特别喜欢喝奶茶,这种小女生喜欢的,迟暮也没嫌弃,捧着楚晓的奶茶喝了一口,红豆的跟奶的香醇,涌入口中,甜甜的似乎要把心里的烦躁给抚平了:“好喝。”迟暮评价了一下,没有多少女生可以拒绝奶茶。

  比赛开始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比赛后期投入,突然大了,似乎是想要提高比赛的知名度,倒是请了一些媒体,参赛者都先要去,秀台前面打一个招呼。

  迟暮也去了,打完招呼之后就躲到秀场后面去了,其实迟暮并不怎么喜欢摄像头,她虽然是张狂的性子,喜欢万人瞩目的感觉,但是就是不喜欢别人拍她。

  迟暮前一步刚走,楚晨淆就进了秀场,张负责凑到楚晨淆跟前,小心翼翼的询问,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尊大佛心情不怎么好,连表面上的微笑都懒得维持了。

  “您说要改一下比赛的题目?”张负责有些惊讶,楚晨淆眉头一挑,质问道:“怎么了,不可以吗?”张负责连忙谄媚的笑道:“当然没有问题,这都是小事情。”心里想到,你有钱你说的算。

  连忙去联系工作人员将比赛的题目换掉,然后又接着回来,陪在楚晨淆旁边。

  迟暮接到题目之后,倒是没有想什么,毕竟重生的说法也有很多,你说出去你是重生的人,别人也不会相信,多数是指你精神上的成长。

  迟暮的灵感来的很快,她们仍然想以往一样,被分配在封闭的小房间里面。

  楚晨淆这次倒是没有去看监控,他跟评审团们坐在一块,手里却没有闲下来,因为今天来赛场,但是公司的事情有很多业务,只能把工作带到赛场上。

  张负责心里倒是有点吐槽:“您说您一个大忙人,非要来咱们这小庙里面干什么。”也怪不得张负责这么想,本来人家是这会场的老大,你一来,人家就得低服做小。

  比赛的时间过得很快,迟暮为了这场比赛,运用了很多新型的材料,主打色倒是黑色,整套衣服显得精致而高贵,黑色本身就是大气的颜色,万物的颜色。

  迟暮对自己的设计非常满意,等到模特穿好之后,更是将服装的气场撑了出来。

  比赛最后结果,迟暮第一名,第二名是楚晓,不知道为什么张凌巧竟然是第三名,后来跟楚晓咬耳朵,才了解张凌巧身后有人,有点背景,还是那句话,这圈子啊,没什么是干净的。

  最后迟暮她们去上台领奖,等迟暮站在秀台,向下看的时候,整个人愣了一下,楚晓看迟暮愣在那,用手肘碰了碰迟暮。

  迟暮回过神来,在台上站好,心里想:“楚晨淆怎么在台下面。”本来得奖欢喜的脸,也冷了几分。

  楚晨淆在迟暮望向自己的时候,就一直在观察她,见她脸色变化,身边的气压就更低了几分,连他前面的评委都有些受影响:“这个秀场的冷气也开的太足了吧。”搓了搓,都起鸡皮的手臂。

五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