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楚晨淆是在迟暮离开的第七天才知道迟暮失踪了,这几天迟暮一直没有回,跟自己同居的小公寓。

  楚晨淆的眼睛也一直跳个不停,他一直认为迟暮会回来的,迟暮闹过好几次,但都是她单方面的闹脾气你。

  自己从来也不会劝迟暮回来,其实心里面是想让迟暮离开的,毕竟这样子对迟暮也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他不喜欢迟暮,是从迟暮跟他在一起的第一天就明确告诉她的。

  迟暮也知道,有的时候她会离开几天,去找她那个一直要好的朋友唐可,然后不到两天就满血复活了,搬回了和他一起的那个小公寓。

  跟迟柠相比,迟暮要可怜多了,迟老爷子留给她的财产要在迟暮25岁的时候,才能够继承。

  而自从迟暮跟自己住在一起之后,迟家就断绝了迟暮的零花,迟暮除了自己跟唐可,可能就没有别人了。

  迟暮也没有找工作,一直在楚晨淆这里生活着,所以楚晨淆每次跟迟暮欢好之后,内心产生一种愧疚的时候,就会想,还好自己还能在金钱上补偿她

  有的时候,楚晨淆也会觉得迟暮真的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所以倔强的想要进入自己的世界,不到目的不罢休。楚晨淆现在想起来,其实要感谢迟暮这样固执。

  唐可打来电话的时候,当时自己正在跟着迟柠在医院,迟柠的脚出门的时候,从台阶上摔了下去,骨折了。

  医生说伤筋动骨100天,今天是第三天,楚晨淆答应迟柠不告诉别人,这个别人大概就是周芷齐把,出于责任,也可能是习惯,楚晨淆还是不放心,要陪迟柠在医院里面待一个星期,毕竟迟柠伤的是腿,总是需要一个人的。但是他心里一直突突的跳,有的时候要迟柠唤他很多声。

  他听着迟柠絮絮念念的一些跟周芷齐的小事,心里面想的别的事情,想到迟暮离开的那个夜晚,心里总是发慌,不知道迟暮回去了没有。此刻迟柠的喋喋不休就让自己有些厌烦。

  这个时候楚晨淆的手机响了起来,楚晨淆打断迟柠指了指手机,然后走去病房外面。里面传来唐可的声音,带着哭腔和担忧:“楚晨淆,迟暮回你那里了吗,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系到她了。”

  楚晨淆只感觉脑子一懵,眉头皱的紧紧的,心里又一再劝慰自己没有什么事情,但是脑海里突然回想迟暮走时候的决绝:“你说什么,她没有在你那里?。”

  “没有,迟暮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我真的很担心”电话里面,传来唐可带着哭意的声音。

  楚晨淆把电话挂掉,就快步离开了医院,病房里面,迟柠叫了好几声,也没见楚晨淆应。

  楚晨淆赶回公寓,心里带着侥幸,说不定迟暮自己回家了,她向来是撑不过三天的,可是公寓里冷冷清清,一如迟暮走的那个夜晚,公寓里面的一切都没有动,迟暮的拖鞋,还整齐的放在门口的鞋架上面。

  她的一切都没有带走,但是却能看出来房子空荡荡的没有人气,他尝试着给唐可打电话,电话里面传来生硬的声音:“您好,您的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楚晨淆没由来的害怕,迟暮和一个星期在哪里,跟谁,迟暮是一个不能自立的人,从小就没有离开过别人,一开始的迟爷爷,后来的唐可跟自己。

  楚晨淆突然有点慌乱,他不知道从任何地方去寻找迟暮的消息,无从下手。一阵手机的铃声响起楚晨淆接了电话,是唐可打来的。

  里面传来唐可歇斯底里的声音,声音刺的楚晨淆的眉头一皱,后来楚晨淆听清了电话里面的内容,脸色突然失了血色,变得惨白,那双黑色的眼睛里眼睛带着不可置信,他铮铮的立在那:“你说什么。”

  唐可似乎不想再说,挂掉了电话,楚晨淆听见耳边嘟嘟的声音,他想起唐可的话:“迟暮在车库找到了,不过再也回不来了,楚晨淆你满意了!你满意了!你这次是不是满意了!。”

  他想起那天他匆忙间接到的电话,电话里面的男人要他去找迟暮,他以为是恶作剧,因为迟小姐曾经的时候也用过,这样的恶作剧,再加上正在给迟柠办住院手续。

  楚晨淆立刻打电话给陈商,你去查查迟暮最近。他始终不相信唐可说的话迟暮怎么了。

  陈商很快就回过了消息,他的语气里面似乎带着小心翼翼:“楚先生,迟小姐遭遇了外人绑架,她,”

  “她怎么了”楚晨淆的语气带着陈商害怕的冰冷和暴戾。

  “迟暮小姐她。”陈商的声音不免带着一丝悲怆,他是认识迟暮小姐的,也一直被迟暮小姐对自己老板的执着,打动跟同情:“她被劫匪杀害了。”

  楚晨淆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心口如同遭受了巨大的创伤,蔓延全身,就再也没有知觉了。他健壮的身材似乎在一瞬间而变得脆弱不堪,就僵硬的倒在了地上,只留下了咚的一声。

  “楚总,你怎么了,楚总?”陈商非常焦急。

  楚晨淆醒过来的时候,陈商在他旁边,脸上是对楚晨淆的担忧,楚晨淆的脸色很不好,一双眼睛里像是一潭古井,深邃而可怕,他就那么怔怔的问陈商:“迟暮现在在哪里?”

  楚晨淆拔点输液管,被楚晨淆强制拔掉的输液管向上跑血,有些血溅出来,在楚晨淆白皙如玉的手上,显得狰狞可怕。

  陈商从来没有见过一向淡定优雅的楚总,那样慌张。他开车赶去陈商说的殡仪馆。

  他去的时候,殡仪馆里面很荒凉,只有唐可和一个男人在哪里,唐宋在旁边安慰着唐可,他也没有想到为什么前几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没有了,还是一个美人,心里有些可惜。

  唐可前面放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她似乎是已经确定过,白布盖的很严,但是楚晨淆不知道为什么,却能够辨认出里面的体型是迟暮。

  唐可只顾在那里掩面哭个不停,唐宋也会安慰自己小妹几句。

  楚晨淆站在那里,不敢向前,他害怕接受这个结局,他想起迟暮那天跟自己闹脾气,她伤心的样子,她执拗的要离开的样子,她走的时候穿的红色的裙子,微卷的头发。

  唐可余光扫到了,来殡仪馆的楚晨淆,她走到楚晨淆面前,扬起手掌,啪的一巴掌打在楚晨淆脸上:“你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你有什么脸来。”

  她的眼神满满是对楚晨淆的恨意,唐宋在旁边护着她,毕竟自己的小妹打了一个比较有名气跟权势的男人。

  楚晨淆没有反应,俊俏的脸上有一半已经红肿了,他看着那具盖着白布的尸体,眼神中带着茫然和无措,他站在那,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

第五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