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甜品上来了,颜色搭配还有精致的形状,都叫人很有食欲,唐可拿着桌子旁边的湿纸巾将自己的手擦拭了一下。

  开始品尝,迟暮的杨枝甘露也端了上来,味道微甜不腻,芒果的清香,和一粒粒的西米露搭配在一起,店虽然很小,但是甜品真的很绝。

  钟哲在一旁微微低着头,手顺着猫的脑袋抚摸,不时偷偷的看迟暮几眼。

  等到迟暮跟唐可吃好后,褚梓彦也就到了,在商场的门口等待,没有进来,虽然商场是新开的,但是外面的车还真不少,且一辆比一辆豪。

  迟暮跟唐可走在前面,钟哲在迟暮的后面,小胖猫立在钟哲的右边肩膀上。钟哲身上刻意营造的冷酷,瞬间被打破。

  唐可很快找到了褚梓彦的车,褚梓彦依靠在那辆银灰色的宝马车前,穿着一件简单地休闲服,整个人显得温润如玉,唐可奔向褚梓彦,然后像一只树袋熊一般,挂在了褚梓彦身上。

  褚梓彦亲了亲唐可的额头,为她打开了车门,唐可进了车,向着迟暮打了个招呼,褚梓彦点头示意了一下。

  迟暮看着那辆车走远,真好,至少这一辈子的唐可没有碰到那个渣男,是幸福的。

  她转过头,看向钟哲挑了一下眉眼:“走吧,钟学长去钟老那里看看布料,委屈你陪陪我这个孤家寡人了。”

  钟哲看着她调皮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有些傻气的微笑:“走吧。”

  迟暮看着钟哲的样子,突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少年的样子。

  在钟老的店里,少年冷酷一张脸,眼里只有对手里程序的专注,那时自己想,这一定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她开口说道:“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绝对不会想到,你会这样对我微笑。”

  “为什么?”钟哲有些不解,迟暮将视线看向他肩头的猫咪:“我以为你一定是一个冷漠的人。”

  钟哲摸了摸鼻子,他无措的时候就习惯的摸一下鼻子:“那你现在看来呢?”

  迟小姐低声一笑,目光轻轻淡淡,扫过他的心尖,迟小姐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她的魅力,现在反正是没有的,钟哲的心随着她的笑一荡,越来越喜欢了,怎么办。

  “觉得你是一个外硬内软的人。”迟小姐将手指向钟哲的心脏“你一定有一颗很柔软的心。”

  钟哲感觉迟小姐的手像是,一把手枪,一下子击毙自己的心脏,那颗心啊碰碰的要跳到嗓子眼了,他甚至能听见那颗心,砰!砰!砰!砰!跳动的声音。

  迟小姐转过身,继续往前走,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对男人的影响,一副没心肝的样子,步调轻快。

  钟哲的心砰砰的跳了一路。

  商场离着钟老的店并不远,她进去跟钟老打了个招呼:“钟爷爷,新进的面料在哪里?”

  钟老照旧一身暗蓝色的唐装,指了指店铺的一角:“你倒是消息灵通,我昨天才刚到。”又看到迟暮身后的孙子,便明白了:“是你告诉她的。”

  钟哲的眼神还停留在迟暮身上,被自己爷爷拍了一下:“啊!对。”又怕爷爷看出什么,有掩耳盗铃的解释道:“我在同学的店里看见她了,就告诉她了。”

  钟老狐疑的看着他:“然后和那丫头一起来找我,你不是不爱来我这里?”

  钟哲肩上的猫到了熟悉的环境,就从钟哲的肩上跳了下来,去了小院里。

  “这不是想你了吗,就一起过来了。”然后不想让爷爷在继续追问“好了好了,你快去里屋坐着,我来看店。”便用手推着爷爷往里屋走。

  钟老总是觉得自己的孙子不对味,他看了眼挑选布料的迟暮。

  迟暮今天穿着一件驼色的大衣,中间一个腰带将她的腰身打的纤细,一双米白色的高跟鞋,把迟暮本来就170的身高更显高挑,侧脸更是无懈可击。

  又扫了眼自己的孙子,不时扫向迟暮的眼神,立刻明白自己的孙子,怕是对迟丫头有意思。

  他顺着钟哲的手进了里屋,又一把把钟哲拽了进去。

  “爷爷你干什么,外面要留一个人啊。”钟哲嘟囔。

  钟老揪着钟哲的耳朵,声音压低:“你这臭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钟哲耳朵立刻就红了,钟老还不了解自己的孙子,看了眼他通红的耳朵,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摇摇头:“不是我劝你,别人可能还好,但是迟丫头,你怕是搞不定啊。”

  钟哲顿时就不高兴了:“爷爷你怎么能这么说。”钟老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迟暮的时候,那模样怕是现在的明星都不一定能比的过得,所以从来没有觉得迟暮的能力会有多好。

  知道她叫自己帮着制作她设计的成衣的时候,钟老发现,这丫头也是相当有才华的,长得也好,又有才华。

  身边却清静的很,听她的口风,似乎是对感情这种事情,并没有想法。钟老都没想到什么人能跟迟暮在一起。

  他看了眼自己的孙子,眼神中带着一丝瞧不起:“反正你是够呛。”自己这个孙子啊,虽然也在那个什么互联网上挺厉害的,但是情商却低的不行。

  钟哲瞬间一脸不服气,“我这总算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爷爷你就别泼凉水了。”然后就出门了。

  迟暮在那挑选布料,一边联系自己脑海里面的哪吒,帮忙分析布料的成分,哪吒在小空间里面乱串:“你们星球竟然会有这么神奇的面料,这也太好看了吧,要比我们蓝星统一的蓝色布料好看多了。”

  迟暮听脑海里哪吒的声音,不免也有一些骄傲的感觉,看手下的这些布料真是越看越喜欢。

  挑选了几款自己喜欢的,跟设计的成衣图相符合的面料,想叫钟爷爷来裁布,抬眼一看是钟哲便问道:“钟爷爷呢?”

  钟哲指了指里屋,“我去叫他。”

  钟老在里屋可想了不少,觉得钟哲跟迟丫头真在一起,倒不是什么坏事,没准还可以继承自己的手艺。

  钟老按迟暮的要求裁好布,迟暮照例给了钱,又问了几句自己在做成衣的时候的问题,看外面天色渐渐暗了,打算告辞。

  

第六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