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小姐。”王叔的声音带着些迟疑,他见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迟暮回到车里面,害怕有什么事情,于是便又回到迟老爷子的墓前。

  他看着把自己小姐搂在怀里面的高大的身影,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出了声。

  迟暮听到后面的声音,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急忙将把楚晨淆从自己前面推开,她转过身走向王叔的伞下,没有再回头看楚晨淆,对着王叔道:“王叔咱么走吧。”

  楚晨淆看着迟暮的身影,渐行渐远,怀里似乎还有刚才迟暮身上的温度,虽然不免有些失落,但是更多的是欣喜,他似乎能感觉到迟暮的态度已经开始有些松动了。

  楚晨淆就跟在他们两个人的后面,没有上前去。他知道不能把迟墓逼的太紧,他似乎有了几分自信,迟暮上辈子喜欢了自己十年,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王叔举着伞看着身边的迟暮,她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语气中带着些善意的询问:“迟小姐是交了男朋友了吗?”

  迟暮听到王叔的话,诧异的看向他:“没有,王叔你想多了。”她扭过头,脸上神色不明。

  王叔笑了笑,声音带着些劝慰:“和男朋友吵架了吗?有矛盾的话要一起解决才行,不能把人家放在一边。”

  迟暮声音带着些烦躁:“王叔真的不是男朋友。”

  王叔带着些追忆:“你爷爷在的时候,就想要等到你找到一个可靠的人,可惜老爷子没有等到那个时候啊。”

  提到爷爷,迟暮跟王叔总是多了一些伤感,王叔看着这个已经长大的孩子:“那位先生很喜欢小姐呢。”

  迟暮没有反驳,声音带着些低沉:“为什么这么说?”楚晨淆很喜欢自己吗,其迟暮不是没有想过,但是上辈子临死前的那通电话,印象太深刻了。

  她最后还是笑了笑缓和气氛,看着这个像亲人一样的王叔:“王叔,我自己也会把自己照顾的很好,不一定非要找别人,那个男人我们不可能的。”她的心又冷了下来,就算楚晨淆现在后悔了又怎么样,没有重生前,自己可能还会坚持不下去。

  可是重生了之后呢,自己又要走回那条老路吗,夹杂在楚晨淆跟迟柠中间,做一个备胎吗。

  楚晨淆回到车里面,张恒看着心情有些好的男人,在他知道迟小姐出院后,就叫自己打听迟暮去了哪里,然后马不停蹄的跟过来。

  张恒似乎想到了最近网络上非常流向的称呼“舔狗”,想到嘴角不由勾了勾,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会看到楚晨淆跟舔狗两个字连接起来,又摇摇头,楚总就算舔也不能叫舔狗,应该叫“舔虎”。他点了点头,对自己起得称呼非常赞同。我看你就挺虎的。

  迟暮回了老宅之后,倒是在老宅的门前看见了出乎意外的身影。迟暮的眼神中带着些惊讶她们怎么来了。

  老宅的门前停着两辆车,一辆黑色的奥迪跟一辆白色的宝马跑车,迟父迟母和迟柠站在门口,迟父看见迟暮回来了,带着些不满的对着迟暮道:“迟暮,你赶紧叫人把门打开,怎么我们回自己家还要吃闭门羹。”

  迟暮看了一眼王叔,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王叔摆摆手,电拉门缓缓打开。迟父和迟柠们将车子停好,迟暮没有跟着去,直接叫王叔去了,自己独自去了老宅的大厅。

  舒芷坐在沙发上等待突然到访的三个人,三个人倒是整整齐齐,许萍挽着迟父的胳膊,脸上带着笑不时跟迟柠交谈,迟暮脸上带着些讥讽,倒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

  迟父看着老宅,开了口:“老宅就是老宅,环境真的不错,倒是十分适合养老。”他看了一眼许萍,脸上带着些宠溺:“萍萍,以后咱们老了之后,就回来b市,来老宅养老也不错啊。”

  迟暮听了只觉得迟父有些可笑,打断了她们的话:“父亲可能是多想了,这个宅子爷爷留给我了哦。”她的脸上刻意带了些坏笑,像是恶作剧的小孩子。

  许萍刚要笑的脸便被卡在了这,迟父脸上的表情也有一些僵硬。迟柠看着迟暮,像是特意为了缓和气氛一般:“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咱们不是一家人吗。”

  迟暮身上的黑色风衣早就换下了,身上穿着和迟柠一样的白色连衣裙,但是确实不同的风格,迟柠的白色的蕾丝边,带着几分小田原的气息。

  而迟暮身上的这件,露出迟暮精致的锁骨,腰间两侧镂空露出纤细的腰身,带着几分迷人的性感。

  

第九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