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谎话骗钱

  “是啊凝儿,春柳的为人父亲也知道一二,她断不会做出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来。”周雄年第一时间替自己安插的眼线辩解。

  春柳这颗棋子,他才刚开始利用,可不会一下子弃之,“凝儿,可别是下人之间的碎嘴,在你面前说了什么挑拨的混账话,坏了春柳对你的一片忠心啊。”

  说完话,周雄年故意用眼睛瞄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落秋,这个洛家的家生奴,是他最不喜欢的下人了。

  好在落秋是洛老爷子亲自下令,安排在洛婉凝身边伺候的大丫鬟,不然的话,周雄年早就借机铲除掉了。

  “落秋,怎么不给老爷倒茶,屋里的规矩都丢脑后了。”洛婉凝故意板着脸教训落秋,免得眼前豺狼虎豹的亲爹,打上落秋的主意。

  因为在前世,落秋就是被自己的亲爹下了药,强bao玩弄一番之后,卖到烟花之地做最低贱的妓女,最后惨死于青楼。

  “哼。”周雄年鼻腔发出一记不满的冷哼,他不喜落秋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脑海中想的都是怎么除掉落秋这个障碍物。

  要不是洛婉凝身边多了落秋,多了这个贱婢在碍手碍脚,他早就拿到洛婉凝身上的钥匙。

  十年前,洛家在海城给洛婉凝留下了一大笔的银钱,可以算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巨型财富,都在洛婉凝的小金库锁着。

  而洛家上的锁,又是全天下最牢固的,带着变动的机关和无数小陷阱,稍有不慎,开锁之人便会命丧黄泉。

  “对了父亲,不知道你这次前来,可为何事?”洛婉凝看出周雄年眼里的贪婪和虚伪,却也不揭破,慢慢玩才是最有趣的事。

  “哦,也没什么大事。”周雄年笑了笑,露出慈父般的神态,“就是几位皇子大驾海城,父亲想着,我们洛家是不是要表示表示?”

  为了从洛婉凝手上扣银钱来花,周雄年可谓是想尽了法子,甚至是不要脸的连几百两的银钱都骗。

  “父亲,此话差矣。”洛婉凝根本不想给眼前的混蛋一点银钱,好供他在外面养别的女人祸害洛家名声,玷污了母亲对爱情的纯净。

  “凝儿你的意思是?”周雄年面露不悦,却也能很好的掩盖过去

  “皇子乃皇家之人,我们现在要是过分示好、表示的话,难免有拉拢权贵、结帮之意,要是被有心之人知道,指不定哪一日到皇上面前参上一本,对父亲的声誉可不好。”洛婉凝是下定了决定,先把眼前的臭男人银子给断了。

  没了经济来源,贿赂不了该死的人,看他往后还有什么机会,把自己像个猪羊一样的卖掉。

  “这……”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却被洛婉凝用话揭过,让周雄年心里顿生怒气,可他却忍着不敢表露出来。

  作为洛家的人夫,打从入赘到洛家的那一日开始,周雄年就没有机会光明正大的拥有小金库,所有开支都得从洛家拿。

  不过老谋深算的周雄年,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继续用忽悠、骗的方式说,“可是女儿,父亲如果一点意思都不表示,会不会让皇子们产生不好的印象,对父亲以后的官道……”

第十六章 谎话骗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