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都在演戏

  “大小姐,我、我都记住了。”春柳含泪应下,低头的瞬间,眼里写满无数的恨意。

  “那就好。”已经猜到春柳此刻心里骂街的话,洛婉凝依旧放着臭脸,用好似被冰块冻住的声音说,“再有下一次,就别怪我家规伺候。”

  说完话,洛婉凝由衷的笑起来,她伸手摸了摸春柳发红的脸颊,用关心、心疼的语调说,“春柳,你是我的贴身丫鬟,我最是信任你了,可别让我失望了。”

  典型打个巴掌给个糖,洛婉凝就是故意让自己的言行举止看起来怪怪的,阴晴不定让人捉摸不透。

  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大怒,别人就该猜不到她的心思,最多觉得洛家大小姐是个被宠坏的姐儿,脾气有些臭。

  “大小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春柳忍着脸上传来的疼痛,毕恭毕敬的态度说着话。

  可她内心深处,对眼前主子的恨意,像是破土而出的种子,生根发芽的无法洗去。

  “嗯,这样最好。”洛婉凝微微一笑,“给我更衣,周祖母既然想我了,不去怎么说得过去。”

  躲是躲不掉,见面是在所难免,既然这样,洛婉凝宁愿做主动出击追杀猎物的那个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周家人最大的劣势就是缺银子,而她们不管是谁,都养成了花银子如流水的臭毛病。

  蛇打七寸,银子可以变成钳子,卡住他们赖以生存的命脉,死不了却也活不痛快。

  洛家原本的府邸很大,当初被周雄年哭着求着闹着吵着,洛婉凝便把隔壁的府邸送了出去。

  按理来说,以周家人的经济收入,住现在的府邸算是祖上积德。

  可有了对比,这群豺狼心里存了落差不平衡,羡慕洛婉凝天生的豪门,富可敌国的财力之外,更多的是发狂的嫉妒。

  嫉妒可不是件好事,受它影响,在正常不过的人,也容易扭曲了灵魂,变成令人厌恶的混账东西。

  “周祖母。”洛婉凝进屋之后,用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对坐在正中间的周老夫人问声好,免得失了礼节。

  “凝儿,你来啦。”周老夫人见状,立马挥手示意落婉凝身边坐,慈目之下,写满浓浓的喜爱之情,“快,到祖母身边坐。”

  “凝儿姐姐,你来啦,祖母念叨你老半天了呢。”一个穿着藕粉色衣裳的姐儿,一脸笑意的走过来,身上拉着洛婉凝的手说,“凝儿姐姐,你都不知道,祖母可偏心了,说是得了一匹好缎子,非要留着给你。”

  “是呀,我还多嘴说了句,凝儿那里什么好东西没有,哪里就稀罕这些东西。”另外一个姐儿用帮腔的方式说着话,“祖母却说,凝儿的东西再多再好,也是她的。祖母送的东西是心意,自然不用去比。”

  听着屋子里面的人一唱一和,洛婉凝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了,论演戏,屋里的人真是自学成才啊。

  “祖母,就知道你最疼我了。”走到周老夫人身边,洛婉凝的手轻轻抱着周老夫人的手臂,更用撒娇的语气说着话,“要是没有祖母在,我都不知道被人欺负到什么程度呢。”

  “凝儿?”周老夫人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不少,如临大敌般的看着身边的孙女,“哪个混账东西,又惹我的宝贝凝儿生气啦?”

第二十二章 都在演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