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 小翠被勒死

  小翠听了汉子的话,哆嗦的双手接过和离书,感动又感激,她朝眼前的男人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算是报答他的成全与放妻恩情。

  收拾好几件换洗的衣裳,小翠把和离书仔细的藏在贴近心口的地方,然后拿上李乃文平日给她买的首饰和银子,眼泪汪汪,一步三回头的朝娘家的方向走去。

  已经没有回头路,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小翠真心不愿意自己发臭的名声,继续拖累放她自由的男人,因为她不值。

   到了娘家大门口,里面的人听出外头小翠的声音,便装起聋子,不管小翠怎么用力敲打大门,不为所动的坚决不开这个门。

  心寒彻底的小翠,死死咬着嘴皮子,随后把心一横,转头便离开。

  小翠的前夫,被人骂成孬种、懦夫,是个胆小怕事的主,根本不配做个男人,各种闲言碎语攻击着他。

  心情很差,情绪低落,小翠前夫便找了家不起眼的小酒馆,叫来五斤酒,坐在角落埋头痛喝。

  武大郎见闷闷不乐的汉子,边喝边哭的伤心欲绝,直接拿着酒壶走过去,平和的语气说了句,“哥们,方便给个座?”

  汉子抬头看了一眼武大郎,没有回答也不拒绝,继续自顾自的喝酒,他已经没有太多心情去思考其他事情了。

  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的独自喝酒,等汉子喝的差不多,武大郎便充当朋友的角色,护送醉酒的汉子归家。

  到了家后,汉子一股脑的倒在床上,眼尖的武大郎看到枕边露出的东西,抽出来一看是个小钱袋。

  打开钱袋,看到里面除了二十两银钱外,还多了一些寻常可见的首饰,便用力推了推说胡话的汉子,“哥们,钱不可外露,还是藏紧点的好。”

  “不要你管。”汉子伸手抓过小钱袋,放到眼前一看,见到熟悉的物件,看到里面的银子,立马从床上跳起来,“这二十两银子,怎么会在你这?”

  “哥们,瞧你着胡话说的,二十两银钱原本就搁这,我怕你喝多了没留意,被人顺走就不好了。”武大郎耐心解释道。

  “小翠!”一下子酒醒的汉子,抓着小钱袋就要往外头跑,心却好似被人揪着,很疼很疼。

  脑子虽然特例清醒,可汉子的身体却是醉酒状态,他一路跑来,跌跌撞撞的,浑身淤青。

  要不是身后的武大郎不停的同路人赔礼道歉,怕是汉子根本无法快速跑到小翠娘家,“开门,小翠,你开门啊,开门啊。”

  听到前女婿的声音,小翠亲爹战战兢兢的走出来,一副龟孙子的口气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水,她是你媳妇,同我们没关系,要打要骂要杀,不用过来同我们说。”

  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汉子这才从左右邻居的口中,打听到小翠暂时居住的小旅馆。

  只不过当汉子推开房门,见到穿着新娘服的小翠,正倒在地上,被一个满脸刀疤的汉子拿绳子紧紧嘞着脖子。

  “你他娘的给老子住手,否则老子弄死你。”当兵的汉子直接冲过去,用身体撞开刀疤男,随后快速的抱起小翠,“翠啊,你没事吧,你不能有事啊。”

  刀疤男见屋里多了人,目光移向坐在椅子上昏睡的李乃文,开口叫醒道,“大公子,我们是不是把他也给灭了。”

第八十五章 小翠被勒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