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前尘锦事(一)

  眨眨眼,继续做手中的事,面前的青年快步走近,低低唤了一声“落大人”

  月落石没有抬头,品着茶,翻着书,对眼前的青年没有丝毫反应,就当他不存在一样,确实,除月落石外,店里无人能看见这位青年。

  许久,月落石才放下书,招呼伙计再为自居填满茶,趁着茶还冒着热气,月落石抬起头,语气冰冷“给你半刻钟时间,说完赶紧滚”

  “谢大人”青年赶紧弯腰行礼道谢。

  “白君托小的问您……何时回白尘殿”说罢,青年赶紧单腿下跪,不敢再去看月落石变了色的瞳孔。

  月落石现在很不爽,眼角浮现出淡淡的彼岸花纹印,瞳孔变蓝,如海一般湛蓝,整个人都变了样子……不,这本就是他原本的面貌,只因一人,他发誓再不轻易向世人展现自己原本的容貌。

  为了隐藏自己的容貌,他不惜改换性别,而这一切,只因一人。

  白怨离!!!

  似是一下回到百年前,那时他不过是支月老亲手栽种的彼岸,只因是神仙亲手栽种,色泽与一般彼岸不同,在火红的花海中唯由他一蓝独绽。

  他比一般的彼岸更有神志,甚至短短数十年便化了人形,藏蓝的直发,湛蓝的瞳孔,眼角那蓝色的彼岸花纹,就连没有神志的魂魄都被他迷了眼,停下了步伐。

  月老给他起名为樰落,受月老的眷顾,在一处雾气环绕的山谷内修行,在此修行了几百年。

  一日,他遇到瓶颈,心火燥动,前去崖边的一棵兰花楹下静心,不料才静了片刻,一双手突然从背后抱住他。

  “谁?”樰落浑身燃起幽火,这幽火虽为火焰,但温度却比一般火焰偏冷,也是他的命火。

  这双手迟疑了一下,才从樰落身上缓缓离开。

  转身,一位穿着华丽的雪发男人笑吟吟地站在溯落面前,血红的瞳孔里倒映出他的容颜。

  这是樰落第一次与人触碰,因心火燥动,他直接使用了自己的命火,此时有些虚脱,雪一般的脸颊上浮现淡淡红晕。

  “先生为何无故碰我?”樰落调整好气息,面色正常了些,问道。

  白发男子笑容更甚,抬手摸上樰落的脸颊,拇指腹摩擦着溯落眼角的彼岸花纹,轻笑“我这是在帮你”。

  樰落并不知人心与人情,仰起脸问“帮我?”

  白发男子朝樰落伸出另一只手,道“你若与我去一处地,日后修炼起来便可事半功倍”

  血红的双瞳中流光涌动,蔚蓝的瞳孔对上,神志仿佛短短一瞬便被吸走,樰落点头答应,手刚放上去,便感到身体一轻,整个人被白发男子带起,飞往一处方向。

第2章 前尘锦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