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

  房内的摆设简单而有格调,却没有一点的人气,那男人的身影分明立在窗前,却又与周围格格不入,他仿佛和这个纷乱的世界隔绝开了,冷漠又孤寂。

  于珏从兜里摸出烟盒,叼了一根烟在嘴里,熟练的点上火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的烟雾缭绕空中,他的半张脸都隐在白雾后面,越发的没有温度。

  门铃忽然响起来,于珏啧了一声,掐灭了烟以后才去开门。

  “舅舅!surprise!”

  陈颖怡在门一打开的时候就适时的做出一个扭曲的表情,然后在她舅舅面无表情之下尴尬的整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

  “进来吧,你怎么来了?”

  于珏给这个便宜侄女儿倒了杯水,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况且这个侄女完美的继承了她妈管家婆的基因,明明他是舅舅,陈颖怡倒是没事就喜欢念叨他两句。

  陈颖怡嘿嘿笑了两声:“这不是想你了嘛?难道有事才能找你吗?你太无情了……什么味儿?你又抽烟?舅舅,抽烟伤身呐!”

  于珏捏了捏眉心,指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柏油路上总是川流不息吗?”

  陈颖怡顿了一下,试探着开口:“因为现在的人没有环保意识,不懂得绿色出行?”

  于珏:“因为时间宝贵。”

  陈颖怡:“……好吧,其实是这样,妈说距离你相亲失败已经又过了快两个月,她觉得你可能需要一些心理疏导……所以给你请了心理医生……”

  越说陈颖怡的声音就越小,心里越发没有底气,尤其是当‘心理医生’四个字说出口时,她舅舅投过来冰冷的目光,要将她冻结一般,陈颖怡那一刻觉得自己似乎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

  冷意爬上了她的脊梁骨,于珏极具穿透力的视线透过镜片直直落在陈颖怡的脸上,陈颖怡的呼吸都有些不畅快了。

  于珏眯了眯眼,陈颖怡的不安悉数落入他的眼底,他最终是收回了目光,没有再给她压力。

  “你们是觉得我有病?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聚众赌博四不汹酒成性。虽然路上遇到了哭着的小孩不会去哄,但是遇到了摔倒的老人还是会搭把手的。”

  陈颖怡咬了咬下唇,斟酌了片刻,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舅舅,其实我觉得你可能……状态有点问题。你变了太多了,你太压抑了,你说出来,说出来会好一点,不要憋在心里。”

  于珏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上扬的眼尾给他带了几分痞气:“在你这个年纪,每一天是从神清气爽的早晨开始,下午可能会和好闺蜜逛逛街,天大的事可以用一杯奶茶解决,整日有花不完的精力说不完的话,若是有烦恼也不过是担忧学校的家长会和每学期的考试。你说我压抑,可是我也曾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看到好看的姑娘就迈不开脚,你说我心里有事,我早就过了年轻气盛有什么不爽快一杯啤酒或者和别人打一架就能发泄的年纪了。说出来会好一些,那我这样不知道怎么说,从哪里开始说,说些什么,说了有什么意义的人该怎么办?你又知道些什么呢?”

  陈颖怡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她还记得曾经很小的时候她考试没考好,她没有勇气直面强势的老妈,却有熊心豹子自己胆篡改了成绩,自然是逃不过于歆的火眼金睛,被于歆发现后当然逃不过一顿揍。可那个能顶着于歆滔天的怒火将她护在身后的舅舅,那个能笨拙的安慰她,替她擦干眼泪的小舅舅,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只活在她天马行空的记忆里一样。

  

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