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3.

  黑无常刚回来就看到于珏十分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坐在他的大殿之上,修长的手执着毛笔,眉目沉静而专注的勾勒着什么。

  黑无常的潜意识里告诉他,于珏这个王八蛋绝对没有艺术细胞能有这个兴致专门来他着画画,好奇心趋势黑无常走过去,一看,他的面瘫脸险些被气出表情。

  于珏画的是一个面色狰狞,吐出的舌头都到膝盖的一个黑衣白脸鬼,带着高高的帽子,手里拖着夺命锁,而他身侧站着白衣鬼,面容姣好,笑意盈盈。

  黑无常:“……我有这么丑吗?”

  于珏吹了吹墨,放下了毛笔:“我觉得和你大概有八九分像吧,剩下这一分扣掉是因为我给你添了表情。嗯,这叫画龙点睛?”

  黑无常端着一张面瘫脸,无言的看着于珏。

  于珏:“别这样看着我,我和你商量个事,生死簿不要了,但人情总得还,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对不对?”

  黑无常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默了几秒道:“你想查上一任的监控者和十几年前的辛密吗?”

  于珏没回答他,黑无常没有去看于珏那双玻璃似的眼,而是将帽子摘了下来,把夺命锁挂好,这才道:“你知道,有关监控者的资料全部都藏在禁区里,我是没有资格去拿的。生死簿我想想办法吧。”

  “好,抛开监控者一事,我问你,十几年前的那场动荡,你一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

  “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啊,摊开来说吧,所有人都被清了记忆,而除了最上面那两位,谁能对你动手?那两位早在很久之前就不见了踪迹,我想那段时间掌权的应该是你和小白吧。是你清了我的记忆,为什么?历任的监控者也有这样的规矩?”

  这回轮到黑无常不说话了。

  “监控者燃烧自己的鬼力穿梭在两界之中,越界本就是有违天理的,这应当是对监控者的一个限制,反正一旦上任监控者,至鬼力燃烧殆尽,魂飞魄散,才能从鬼界获得某种意义上的自由,否则就要一直承受撕裂魂魄般的痛苦,没有解脱也没有救赎。这就很奇怪了,监控者是你们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为什么要清记忆?难道我是例外吗?”

  于珏抬起头,镜片后的两双眼闪烁着诡谲的光,幽暗的近乎鬼魅:“对啊,我是例外。不同于人,更不是鬼,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也不大清楚,你清了我的记忆的目的是什么?怕控制不住我?”

  黑无常仿佛叹了一口气,本该无悲无喜的脸此刻似乎也覆上了一层复杂的情绪:“于珏,知道那些,对你无益。你是自愿的,这点是事实。”

  “自愿?”于珏低低的重复了一句,忽而笑了起来,声音被他压的低沉又喑哑,叫人从心底升出一股寒意,“我自愿个屁。”

  “于珏……”

  “你知道吗?我每晚都没法睡,总是从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境跳到另外一个更加不知所谓的梦里,你既然要清记忆,为何不彻底一些?”于珏伸出手,细细的看着指上的指环,“我在乎的东西不多,可我总觉得我丢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这就好像被小偷撬走珍藏在家中的宝物,这让我时刻都很烦躁。可属于我的,我一定要全部拿回来!”

  于珏狠戾的视线投向黑无常,他眼底浓郁冰冷,却又十分瑰丽的火光一如那场黑夜中,披着血腥而来的恶鬼。

1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