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

  “说真的,我看他是真的蛮喜欢你的,追了你都三年了,你真不考虑啊?”

  一个学生头的女孩儿一边轻咬着吸管,一边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同学,大眼睛促狭的看着她。

  “是啊,而且今天还正好碰上了,都是缘分呐。”另外两个女孩子也符合道。

  陈颖怡吸了一大口的奶盖,把杯子推到一边,闻言翻了个大白眼。

  “你们说的都对,但是关键是,关键是他长的不行啊!你们说我肤浅也行,反正我对他不来电。而且我难道还敢早恋吗?我还敢吗!我妈不得手撕了我啊?”

  学生头的女孩儿黄慧听着也觉得有点道理,说道:“他确实……硬件不行,不过学校公认的几个帅哥你也觉得一般般,我觉得你眼光也是够高的了,在你眼里估计就没几个帅哥吧。”

  陈颖怡矢口否认:“谁说的?我小舅就超帅的好吗?”

  几个女孩儿立马笑道:“那是你小舅,你当然说帅了。诶那边正好进来一个人,你觉得他帅不帅?”

  陈颖怡转头去看,见一个身穿深蓝色风衣的男人从门外走进来,身形欣长,一双腿又长又直,宽肩窄腰,年轻俊逸的脸庞上表情淡淡的,却在发现有人看着他时露出了一个笑容,眼角的那颗泪痣瞬间就晃了几个女孩儿的眼。

  “我的妈啊好帅啊!!!是心中的初恋了!!等等,他过来了!?他过来了!!”

  几个人顿时紧张的抓着陈颖怡的胳膊,陈颖怡瞪大了眼睛,呆愣的看着于珏走向她。

  “舅,舅舅?”

  话一出口,其他几个女孩儿瞬间震惊了。

  “舅舅!???”

  于珏眼睫弯了弯,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多便宜外甥女儿?”

  陈颖怡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于珏拉开椅子坐下,拢了拢风衣:“这里是我的店,你说呢?倒是你们,都八点了还在外头玩呢?晚上不安全,早些回去吧。”

  “这是你的店!??我咋不知道??”

  “因为我没告诉你。”于珏对她眨了眨眼,“好了,你们聊吧,我就不在这凑合了,免得你们觉得拘束。”

  于珏对其他同学点了点头,到了后台那去,陈颖怡的小圈子立马炸开了锅。

  黄慧捂着心口:“你舅舅这么帅啊!!我心动了,怎么办!!”

  陈颖怡嫌弃的瞥了她一眼,警觉道:“我可跟你们说啊,别打我小舅的主意!”

  于珏不知道这群天真烂漫的女孩子都讨论了些什么,他踱步走到柜台,果不其然看到了金逸目瞪口呆的表情,她的惊讶不亚于看到了母猪上树。

  “收收你的下巴,矜持一些,好吗女士?”于珏无奈的笑了笑。

  “老板,您最近来的挺频繁啊。噢对了,上次你叫我帮你买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快递给您送去?”

  “……”于珏顿了顿,“不用,我叫人去取,你几点下班?”

  金逸的小心脏没忍住狠狠的跳了一下,试问一下,如果有个英俊多金,斯斯文文,彬彬有礼,款款温柔,散发着成熟气息的魅力男人问你几点下班,那肯定是要约你啊对不对!

  金逸颇有些羞涩的笑了一笑,矜持道:“九点啦,怎么了嘛?九点多的话可能不能出去玩了,有点晚了呢。”

  于珏见她笑得很辛苦的样子,一时间没琢磨明白她的意思,只好顺着她的话道:“是有点,那你一会儿就走吧,我在这。”

  “……啊?”金逸傻眼了,这和说好的剧情完全不一样啊,“不是……啥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今天你可以提前下班,不扣工资。”

  金逸:“……”

  论三十多岁的男人为何找不到对象。

  既然老板都发话了,金逸当然不可能拒绝无良老板这心血来潮的好意,到点了果断走人。

  等最后一位也走了,于珏低头看了看表,将店里收拾了一下便打烊了,但是他却没有立马回家,而是静静的伫立在空无一人且没有尽头的道路上。

  不多时,一道虚无缥缈的游魂晃荡了过来,他似乎是没弄清楚自己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还怎么也出不去,身为鬼,居然也遇到了“鬼打墙”。

  直到他看到了前方欣长削瘦的身影。

  他顿时吓的魂魄又虚了几分,像是随时都会消散一样,心里暗暗叫苦不迭。

  谁能想到他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在鬼界待了这么多年,一出来就被令鬼闻风丧胆的监控者给抓个正着,早知道这样他干什么非得出来?!

  “大……大人。”

  他低下了头,胆战心惊的站立原地——如果他有心跳的话。

  于珏缓缓转过身,复杂的眼神落在了他的身上,于珏就这样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直让他恨不得就这样消失算了。

  “……”于珏闭了闭眼,开口道,“姐夫。”

  “!!!!!!”

  陈仁倏得抬头,当那张经历了时光的磨砺,却依然青春青涩的脸落在了他的眼底,陈仁顿时怔在原地。

  “小……小珏?!”

  陈仁觉得一定是自己不大清醒,开什么玩笑,手段狠戾喜怒无常的监控者竟是他妻子的弟弟?

  他分明是个害羞内向的少年!

  一人一鬼在相隔多年后各自以不合适的身份再次相遇,一人无**回,一鬼不舍轮回。

  陈仁的嘴皮子动了动,在世的人终究有一个能看见他,他能够说上几句话,问候几句,可好多好多的话涌到喉咙,他一下子竟不知道怎么开口,险些忘记了如何与人交流。

  于珏掀起眼帘看了他一眼,空手往旁一点,原本空荡荡的长街出现了一张长椅,于珏颇有些风度作了个“请”的动作。

  陈仁:“……”

  陈仁迷迷糊糊的挪过去,忐忐忑忑的坐下,仿佛他屁股底下的不是椅子,而且一张老虎凳。

  早有心理准备的于珏在这种情况下便显出他强大的心理素质了,他优雅的在陈仁旁坐下了,即使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沉默再次弥漫开来,陈仁硬着头皮瞟了身边的年轻人一眼,斟酌着开口:“……她们,还好吧?”

  话题一出,这两个心怀鬼胎的各自松了一口气。

  于珏点了点头:“嗯,他们很好,小丫头马上要过十八岁生日了。”

  陈仁也点了下头:“我刚刚看到你,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时光对你还真是偏心啊,一点也没变似的。”

  “……”于珏扯了扯嘴角,“是啊。怎么这样呢?”

  陈仁顿了顿,终究是没能忍住那个问题,道:“你怎么变成监控……”

  “陈仁。”

  陈仁一怔,下意识道:“在。”

  原本仅存的一丁点的温情瞬间消失殆尽,于珏玻璃似的瞳孔里没有一点情绪,像是在看个陌生人般,冰冷又理智。

  “你知道我不是来找你叙旧话家常的。”

  “……我知道。我就是想上来仔细看一看她们。”

  于珏捻了捻指尖,垂下了目光,声音平稳道:“你这个想法是很危险的。况且,你在鬼界逗留太久,魂魄很虚弱了。”

  “我就是想等到丫头成年,不然我会非常遗憾的。”

  “来人世间走一遭,生老病死是必须经历的,每一个轮回都有定数。”

  “大人,”陈仁沉默了片刻,“你有什么是特别不能割舍的吗?你会明白这种心情吗?这种只能远远看着挚亲,却永远阴阳两隔的心情。”

  于珏会明白吗?

  他当然不明白。他甚至想要笑话一下陈仁,陈仁至少有牵挂的对象,有选择留或者投入下一个轮回的余地,那于珏一生的终点在哪里?他的一生注定漫长而又孤独,这条通往死亡的路,尽头难道会有人等着他吗?他终归要目送他为数不多在乎的人一个个离开,而他永远都有停留在原地,在两界之中游荡,比孤魂还绝望,直到魂魄燃烧殆尽,一点意识也消弭在天地间。

  于是他答道:“没有。不能。”

  陈仁:“这一点点的要求,也不能宽容一下吗?我保证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人间,这样可以吗?”

  于珏靠在了椅背上,闻言微微侧目,轻声道:“你停留不了多久了。”

  “我知道。多谢。”

  他的身影缓缓消失不见,于珏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疲惫的闭了闭眼。

  

1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