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2.

  于珏又“失踪”了好几天,期间他和夏无且说有些事情不在,有事短信联系。

  夏无且体贴的没有过问,其实在这一点上于珏一方面对于他这种态度感到轻松,因为他不需要编织许许多多的谎言,另一方面又觉得不大对劲。

  夏无且体贴的过了头,他在于珏私人之事上从来不多过问,从来不插手,就连于珏时不时不见踪影他都没有半点疑惑,也没有和于珏提过这件事,换作别人早就因为缺乏安全感而分手了,更何况他们才在一起没多久,正是腻歪的时候。

  于珏出了会儿神,听到身后拖在地上的锁链声才转头瞥了一眼。

  “离鬼节还剩下两分钟。”黑无常看向于珏道。

  鬼树终年开满了火红的花,花名荼靡,以怨气为肥料,在怨念越深重的地方荼靡开的越发灿烂,一眼望过去几乎没有尽头。于珏微微低着头,指尖捻着一朵荼靡,红的妖艳的荼靡映着他的指尖几乎苍白的透明,极大的色差造成了视觉盛宴,他的眼睑半垂着,看上去是极为赏心悦目的。

  可惜他总能在下一秒就破坏自己的形象,让人觉得自己脑子是被炮打了才会觉得这人挺完美的。

  于珏摆了摆手,朝着黑无常走来,脚上的人字拖还被绊了一下。

  黑无常:“……”

  于珏啧了一声,下一秒就消失在了原地。

  鬼门关将要打开,十二殿的殿主难得一致的放下对对方的成见,联手加固封印,排除孤魂野鬼,放行要回家探望的鬼魂,监控者于珏在人间巡逻,捕捉漏网之鱼,顺便引一些鬼魂找到自己的家。

  “妈妈……妈妈……你在哪呢?”穿着小碎花裙子的女孩儿在漆黑的夜晚啜泣着,她无助的左顾右盼,试图抓住经过的一个行人。

  “你看见我的妈妈了吗?”她问道。

  可那个人穿过了她的身体,毫无所知的离开了。

  又是这样。

  小女孩嚎啕大哭起来:“妈妈不要我了吗?为什么不带我回家,为什么……为什么……”

  行人感觉到了阵阵阴风,他们不安的看了看身后,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我来带你回家。”

  周围的人忽然都消失不见了,小女孩在黑暗的尽头看到了一个年轻却苍白的男人,他对她温柔的笑,向她伸出了手。

  “走吧,你妈妈在等你。”

  “大哥哥……”小女孩的哭声一下子停了下来,她瞪着一双大眼睛吃惊的看着于珏,可下一秒又像受了什么巨大的委屈一样,哇的一声扑进了于珏的怀里。

  于珏猝不及防被她扑了个满怀,他震惊的看着死死抓着他外套的女孩儿,那女孩儿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紧紧的不撒手。

  是不是太自来熟了?

  于珏暗自想道,他也没扯开女孩儿,而是带着安抚意味的拍了拍她的背,低声哄道:“乖孩子,不要哭啦。”

  小女孩儿点了点头,这才抬起脑袋,摸了摸根本不存在的眼泪,要去牵于珏的手,却在不经意碰到于珏指环的刹那,周围的环境再次改变。

  艳阳高照,马路上车来车往,一个小女孩儿正扁着小嘴大哭的走在行人道上,在她走一半的时候绿灯转红,鸣笛声响了起来,另有一辆大卡车从拐弯处驶来,以大卡车的高度,司机根本看不到女孩,她丝毫没有察觉到死亡的来临,还在无知无觉的往前走。

  于珏低头看了看身旁一脸茫然,甚至有些好奇的女孩儿,她正是画面中的那个孩子。

  “小朋友!!危险啊!!”

  听到这个声音于珏浑身一震,他触电般的猛地望去,竟看见青涩的自己从那个方向奔跑而去,一把将女孩推出去。

  于珏看见“他自己”没来得及躲开那辆卡车,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上浮现出恐惧,被卡车毫不留情的撞出去,又卷入车底,碾死在车下。

  小女孩爆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

  可是时空突然被按了暂停,卡车停止了行驶,所有声音都安静了下来,然后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扭曲的洞,一个浑身被黑雾所遮盖的人出现。

  于珏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黑雾渐渐散去,露出的那一张俊美绝伦的面孔。

  是夏无且。

  于珏眼睁睁看着夏无且托住了“他”的身体,将血肉模糊的“他”轻柔的抱在怀里,他俯下身吻住了那被鲜血侵染的唇,渡了一口气过去。

  夏无且做完这一切后,本该断气的“他”渐渐有了生气,于珏感觉到“他”粉碎的骨头重新组合,停止跳动的心脏开始复苏,连身上的血迹都褪了下去。

  画面再次反转,于珏看到了小女孩以后的命运,她找到了自己的妈妈,却仿佛失去了方才那一段的经历,只不过她最后仍旧没有逃过死亡的命运,即使有个于珏做了她的替死鬼,却不知为何,女孩依旧在不久后的一个夜晚里突发心脏病死去了。

  于珏的眼前一阵阵发黑,胸口处闷疼的厉害,他脆弱的咳嗽起来,似乎站都站不稳了,他半跪在地上,一手捂着嘴,铁锈味在口腔里弥漫开。

  女孩儿被他吓了一跳,无措的绕着他,想拉他起来。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于珏想说自己没事,一开口喉咙涌上一阵痒意,呛出一口血沫。

  原来是这样啊……

  夏无且,是那个他一直想要调查的,上一任的监控者。

  于珏禁不住笑出了声,他的笑声压抑并且透着一股疯狂的味道,女孩儿看到他这副样子睁大了眼睛,动都不敢动一下。

  于珏只觉得身子一阵阵的发冷。他的脑子混沌成了一片,一会儿浮现出夏无且温柔的神情,一会儿又是他自己血溅当场的惨烈模样,一会儿又是于歆不可理喻的看着他的样子。

  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怎么将女孩送回家,又带回鬼界的了,他公事公办的在人界巡逻,尽忠职守的做着他的监控者,却比那些迷失了家的方向的游魂更像孤魂野鬼。

  当天刚破晓,于珏回到鬼界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所有的卷轴都翻了出来。

  空中漂浮着数本卷轴,无风自动,一页页翻过的声音哗啦啦的,于珏不知道自己查了多久,只知道当刈女来阻止他时都被他骇人的表情怔住了。

  于珏的眼底布满了血丝,他冷冷看着她,挥开了刈女抓着他的手。

  刈女抓了个空,她缓慢的缩回了手,仰着脸,看着失控的于珏,眼底滑过深深的担忧和疼惜。

  “你在找什么?你都好多天没休息了,我帮你找好不好?”

  于珏没说话,他只是沉着脸看着刈女,刈女试探性的往前走了两步,见于珏没什么反应,有些小心翼翼的踮起脚,想要抹去于珏唇角已经干了的刺眼的血迹。

  于珏在她的印象里,一直是从容优雅的,这不只是说在日常行为上而是那从灵魂里渗透出来的款款温柔。

  即使是刚开始她看到的于珏有些腼腆,有些胆怯,但是他仍旧是刈女心中高高在上的大人,她从来不曾见过于珏这样失落又难过的样子。

  难过的好像颠覆了他所有的信赖。

  

4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