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4.

  空气里弥漫着各种嘈杂的声音,白天里伪装出来的坚强,淡然和所有受的委屈都在夜晚发泄出来,有人在饭桌上撕心裂肺的哭,有人在碰杯之中庆祝着什么,也有人在和许久不见的朋友寒暄,诉说这些年来吃过的苦。

  于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个人坐在大排档前喝着白酒,吃着麻辣小龙虾。

  他说是一个人静一静,其实他最怕四周寂静无声,像一潭死水,人总会在这种情况下思考一些不能承受的事情,这样喧闹的地方对于他来说正好,耳朵里嗡嗡嗡的,他就没那个闲工夫回味他操蛋的人生。

  辛辣刺激着于珏的味蕾,他又喝完了一小瓶白酒,带着手套剥着龙虾的壳,三两下就将虾线抽了出来,然后丢进了嘴里。

  这家排挡规模不大,人还挺多的,招牌就是这道麻辣龙虾,正不正宗于珏吃不出来,但隔着手套他都感觉手指有些火辣辣的。

  于珏没什么忌口的,上学时期时就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形象,辣条烤串吃的都挺嗨,现在就更不会放在心上了。

  反正就这样了,又怎么样?

  于珏把空酒瓶放在一边,他手边堆了不少的酒瓶,都说白酒上头,于珏喝了大半天,脑子倒是越发清明起来。

  他以为自己可能要在这坐到打烊,却没想到在这还能找些乐子。

  “喂,小子,哥几个最近手头紧的很啊。”

  这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于珏还没理会,直到对方几个坐在了他旁边,将他围在了中间,而那个讲话的站着俯视于珏,还踢了一脚于珏的椅子腿。

  于珏这才抬头扫视了那几个社会人一眼。

  一个娘胎出来的黄毛花臂,纹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瞪着眼睛看着毫无反应的于珏。

  于珏当然没反应过来,他实在想不到他一个三十几的人也能被称呼为“小子”。

  那刺头儿看于珏年轻的很,八成是以为他是哪个学校的学生了。

  于珏闻到了他们身上二手烟的味道,略微挑了挑眉,烟瘾也有些上来了,他下意识去摸兜,只摸到了一根棒棒糖。

  社会人以为他是掏钱,正想着这小白脸还算识相,见他摸出一根棒棒糖,瞬间脸绿了一排。

  “你妈的耍我们?!”

  这群人显然是个暴脾气,瞬间就把酒瓶往地上一砸,碎片溅开,将附近的人吓走了一半——剩下一半看热闹。

  于珏想笑,他也真的笑了出来。

  他眼角微微上扬,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他将手套摘掉,又懒洋洋的翘起了二郎腿,漫不经心问道:“嗯,耍了,怎么样?”

  他忽然想到一句台词: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于珏把自己逗乐了,那笑吟吟的样子刺激到了那个刺头儿,他暴怒的一拳挥过来:“你他妈找死——”

  只不过拳头尚未落下,于珏早就一脚踹在他膝盖处,他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膝盖重重跪在地板上,发出令人肉疼的声音。

  旁边的看呆了,也不知道过去扶一扶他们的头儿。

  “诶,免礼。”于珏笑道。

  那人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他挣扎着想起来,却觉得有股力量压着他的脊背,使他无法站起来。

  “你哪条道上的?!”

  于珏剥开糖纸,将糖塞进嘴里,甜滋滋的味道混着辣味在口腔漫开,于珏被这奇怪的味冲的眯了下眼,回道:“你不应该先自爆家门吗?你又是哪个品种的垃圾虫?”

  “操!!给我上!!”

  于珏旁边的人正要一窝蜂而上,其中一个的手将要抓到于珏的胳膊,却在被一只苍白却充满力量的手握住了,那人下一刻被掀翻出去,重重砸在了桌面上,又摔到了地上。

  而其他人全都诡异的被一股力量弹开,狠狠摔到了两米外。

  于珏似有所觉的抬起头,对上了那忽然出现的男人的深沉的眼。

  是夏无且。

  夏无且率先挪开了目光,他有些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见于珏并未躲开,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轻轻将于珏的领子掖好,又半蹲下来用仰望的视角,贪恋又贪婪的看着于珏。

  仅是两周未见,他患得患失,惶恐的几乎发了狂。

  他没办法忍着不去思念,忍着不去见他,他像是个快渴死的人,而于珏是吊着他生命的唯一的一口气,梗在了他心口。

  “怎么不穿的多一些?”夏无且将带来的围巾替于珏戴好,指尖带着渴望擦过于珏的侧脸,终究是没有碰他。

  于珏抿着唇,只沉默的看着他,又要拿过酒瓶。

  “喝酒伤身。”夏无且把酒瓶推到了桌子的另一头,又拿了纸巾轻柔的擦了擦于珏红彤彤的唇,“少喝一点罢,你喝的太凶了。”

  左右也喝不死,又有什么关系?

  于珏本想不冷不热的回他一句,既想给他添堵,又想折磨自己,可伤人的话在喉间滚了又滚,最后只憋出一个好字。

  太没出息了。

  于珏绝望的想道。

4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