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闯祸了

  司晨染站在熟悉大门口,却始终没有迈动脚步。

  现在回来,就连门口的石狮子她都觉得亲切可爱,更不要提这巍峨而立的住宅了。

  在她的记忆里,司晨家所在地早已杂草丛生,成了尸骨累累的乱葬岗了。

  她多怕自己若是进去,一切美好都会烟消云散。

  斜里有一枚红色的东西朝着司晨染飞来,她眼疾手快将那红色的东西握在手中。

  手掌摊开,掌心躺着的赫然是一颗硕大饱满的红枣。

  “小染染,吃枣子!”一个模样俊美的少年,正站在屋顶上,笑着朝她招手。

  少年笑得快活,一双乌黑的眼里满是纯真,仿佛永远不知道忧愁是个什么滋味。他白皙的脸上也不知去哪儿蹭到了什么,脸上一片白一片黑的。

  这少年是司晨染的二堂兄。

  司晨染的大伯父司晨明忠有一对双胞胎儿子,长子司晨容晰,次子司晨容真。

  司晨容晰为人聪慧,只可惜是个彻头彻尾的废柴身体,无法修习玄力。

  而司晨容真虽然能够修习玄力,智力却又问题,心性一直不见长大,始终和三岁的孩子似的。

  司晨染的大伯更是为了找到改善两位儿子缺陷的药物,遍地寻访名医神药。可惜,后来杳无音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大房这边的情况,也是母亲让她女扮男装的原因之一。

  司晨染足下一点,就飞身站到了屋顶上,道:“二堂兄,你又去哪儿玩了?”

  “有人跪着求我玩捉迷藏,我便玩啦。”司晨容真笑眯了眼睛,得意道,“他们可慢了,都追不上我,也找不到我藏的东西。”

  “二堂兄最厉害了,他们怎么追得上二堂兄?”司晨染没有多想,只以为二堂兄是在和家仆玩闹。

  二堂兄性子不坏,却有如顽童,有时候会做出让人头疼的事情。

  家中仆役被他整怕了,跪求他高抬贵手那是常有的事。

  司晨染咬了一口二堂兄给的红枣,枣香浓郁,甜而不腻。

  不得不说她的二堂兄一直很会吃枣,每次选的枣子都果肉厚实,皮薄核小。

  犹记得当初她被废掉了玄力和手脚称为废人之后,每日里都不知道要喝多少苦药。二堂兄偷偷尝她的药被苦哭后,便把他珍藏的枣子都送给她,让她就着枣子喝药。

  每当她想起他送枣子时依依不舍,又必须咬牙送的模样,她便觉得心里暖呼呼的。

  “开门!快开门!”

  下方女子略带尖锐的声音把司晨染拉回了现实中。

  她垂眸看了眼,正在大呼小叫的人是她小叔的妻子艾恩晴。

  艾恩晴把门敲开后,便问门房:“三少爷回来了没有?”

  因着司晨染的前头有两位堂兄,家中人一般都称呼她为三少爷。

  她正想应答,却被二堂兄司晨容真捂住了嘴。

  “不要理她,她嘴坏,现在这样肯定又要骂人了。”司晨容真朝着司晨染眨了眨眼睛。

  司晨染无奈一笑,她知道婶娘多半是知道她杀死高孟雄的事情了。

  艾恩晴听说司晨染没有回来,便火急火燎地跑进了府中。

  她一边走,一边嚷道:“大嫂!司晨染他闯祸了!他闯了弥天大祸啊!”

第7章 闯祸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