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我堂弟在这儿

  艾恩晴被那振聋发聩的声音吓得一哆嗦,对司晨染高声道:“你现在就跑!别留在家里。老爷子虽未出关,但是有老爷子在,他们找不到你,也不敢闹得太过分!”

  金思霞也赞同道:“阿染,你且避一避。”

  司晨染认真道:“请大伯母和婶娘相信我,我能打败高家主。”

  外头又传来了巨大的响声,好似山石碎裂的声响,应当是门口的石狮子被高家主打坏了。

  “真是和你说不通!”艾恩晴焦急地跺了跺脚,从袖中掏出匕首横在自己的脖子上,“你走不走!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免得哪天我要是死了,下了地府瞧见你爹娘,他们埋怨我!”

  “血,血,血……婶娘,你流血了……”司晨容真指着艾恩晴的脖子,慌乱极了,“药药药药,我有药的。婶娘你说你傻不傻,刀子也拿来乱玩。”

  司晨染面对这种情况,哭笑不得之中又有点小感动。

  婶娘这人说话虽不中听,也爱计较,但关键时候还是会顾惜她的性命。

  生怕婶娘自残,她不得不双手投降,道:“我走,我这就走……”

  司晨染运起玄力,飞身踩上了屋顶,身形宛如飞鸟,很快便消失在了几人眼前。

  “哎呀,死兔崽子,疼死我了。”艾恩晴拿出手帕擦了擦脖子上的血。

  司晨容真拿出金疮药,道:“撒上去就不疼了,婶娘,以后别玩刀了。”

  “小伤,不用上药。”艾恩晴摆摆手,听得外面的轰隆声,有些心绪不宁。

  “阿真,你出去玩吧。”金思霞对儿子说。

  司晨容真撅了噘嘴道:“你们赶走了小染染,现在还赶我,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要偷偷玩?”

  “你去追司晨染去,他那里有好玩的。”艾恩晴哄骗道,还是得把这傻孩子给骗走。

  司晨容真信以为真,哈哈一笑就踩着柱子,飞身上了屋顶。

  只是上了屋顶之后,他发现司晨染就蹲在屋顶上。

  他惊喜地张嘴,想要大叫,却见司晨染以食指抵嘴,对着他嘘了一声。

  司晨容真的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学着司晨染用食指抵唇:“嘘,嘘,嘘,嘘……”

  司晨染刚刚去了一趟药库,拿了几味年份不错的药物借以吸收灵气,也好修复丹田的伤。

  艾恩晴和金思霞叫上家中侍卫,走向司晨家大门。

  司晨染对着二堂兄做了一个手势,让他跟着自己去看看情况。

  高家主在司晨家门前叫嚣道:“司晨家的,莫要再包庇司晨染!否则我便要将你们司晨家搅得天翻地覆!”

  司晨家大门打开,艾恩晴率先道:“包庇什么啊,那小兔崽子根本就没回家!我现在还想找他呢!要是他一回家,我保准把他捆了,送到高家去!”

  高家主愣了愣,对艾恩晴的话将信将疑。

  这云城的人都知道,艾恩晴和司晨染不对付。

  他道:“我要带人进去搜一搜!”

  “放肆,我司晨家哪里是你能够随便搜的?”金思霞怒道。

  高家主讽刺道:“你们司晨家也就你们两个女人出来处理事情,你们家的男人都死光了吧?喔,也没死光,只不过呢,死得都是一些有能耐的。活着的呢,都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听得高家主的话,旁边围观之人,也议论纷纷。

  “说来这司晨家也是邪门了,家中几个要么老了,要么年幼,再不然就是傻的,废的。”

  “司晨战尚且年幼,也就司晨染有可能担起家业,偏生是个不能忍耐的性子,非要和高家结仇。”

  “要我说,司晨染就是个缩头乌龟,堂堂男子汉,把一堆祸事丢给家中的两位女性长辈!”

  司晨容真并不是太听得懂下方的人具体在说什么,但是有人说自己的堂弟是乌龟,他是明白的。

  乌龟,是骂人的话。

  他歪头看向盘腿而坐的司晨染,然后手做喇叭状,朝着下方大声喊道:“你们才是乌龟!我堂弟在这儿呢!”

  

第9章 我堂弟在这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