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章 发带

  除了夜流光藏身的玉佩之外,司晨染将其他的玉佩当中蕴藏的灵力都给抽取走了。

  在她吸取灵力的过程中,夜流光提醒了她一声之后,也吸取了一部分她抽取出来的灵力凝魂。

  司晨染觉得夜流光太客气了,吸收的灵力太少,她干脆把自己吸收的大部分灵力都转移到了他藏身的玉佩,争取让他早日能够自主吸收空气中的灵气。

  那些玉佩被吸收走了灵力之后,玉佩的光泽消失,玉质都下降了。

  而后,她走进了自己后院接连着的小浴池。

  这浴池是司晨骜叫人挖出来,给她一个人用的。

  经过先前司晨容真那一闹,她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才将发带取下。

  黑底红色祥云纹路的发带取下之后,如同瀑布一般披散下来的黑发,满是光泽。

  随着发带取下来后,她的五官轮廓也有些许改变。

  之前她的容貌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俊美的男生,如今却变得娇媚了许多。

  “你这发带倒是有趣,今日我是第二次看走眼了。”夜流光并未现身,但是声音却传入了司晨染的耳中。

  泠泠流水一样的声音传入耳中,司晨染的耳朵微红。

  她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去洗浴……虽知夜流光这般风光霁月之人必然不会随意看,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

  “这是我母亲给我的,发带可以改变我的音质、容貌。除了发带之外,她留给我的戒指、腰带等随身之物也有这样的功效。”司晨染说,“不过,在父亲调查大伯的事情失踪之后,母亲生下我……在我一岁多的时候便去寻父亲了。”

  夜流光本不欲再在司晨染的面前现身,他现在是魂体状态,每一次出现都要耗费一定的力量。

  不过听得她落寞的声音,他出现在她身前说:“她只是想找回你的父亲,一家团聚。”

  在残缺的记忆当中,他记得自己并非心软之人。

  面对她却忍不住怜惜,大抵是冥冥中自有的缘分。

  男人的声音有着玉石一般的音质,又有着金属似的冷感。

  可是,她听出了他是在安慰自己。

  “我知道的,母亲是关心我的,她若是不关心我,也不会给我留下那么多东西。便说钱财、药物这些,在这司晨家,我拥有的最多,那些都是父母留给我的。”司晨染一笑,灿烂而明媚。

  夜流光道:“我在外面修炼,你去洗浴吧。”

  司晨染点了点头,脸上挂上了两抹绯红。

  他是知道她在意,所以才专门说他在外面修炼的。

  他看上去清清冷冷的,却意外的温柔。

  是夜,泼墨一般散开的黑色,蔓延了整个天空。

  夜虫在草丛之中鸣叫,在这寂寞的夜晚里,声音显得颇为响亮。

  一个几乎融入了黑暗之中的黑衣人,如同一抹幽灵似的,悄声无息地入了司晨染的院中。

  从窗外看,室内一片昏暗,也没有了响动,想来人已经休息了。

  他轻手轻脚地打开了窗户,跳入室内。

  

第17章 发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