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一个眼神的威慑力

  “小的是冤枉的,小的也不知道这金子是怎么出现在小的房间之中。”富贵哭嚎着。

  金思霞和艾恩晴还有司晨明涛轮番问富贵,得到的都是富贵说他是冤枉的。

  “问得我口干舌燥的,你就非要我们动刑才肯说了说吧?”艾恩晴的眉头一竖。

  富贵磕着头道:“小的自小就在司晨家了,对司晨家忠心耿耿,这必然是有心人陷害,小的真的是冤枉的!您要用刑便用刑吧,小的绝对不会被屈打成招!”

  艾恩晴被气了一个倒仰,这富贵话里话外的意思,可不就是他们在欺负他?

  这下,他们的怀疑,反而像是在欺辱一个忠心耿耿的仆人一般。

  “我看伯娘和小婶也累了,还是我来吧。”司晨染道。

  艾恩晴心里想着就现在这个场面,用软的是不行的,必须得用武力才行。家中还有他们这些长辈在,用严刑酷法这种事儿,还轮不到司晨染这个孩子来。

  “不用你来了,你去看看你爷爷吧。”艾恩晴说,“你现在就是一个小孩,都没有外出历练过,这种事情等你能够外出历练独当一面的时候再做。”

  “我现在便可以了。”司晨染想到自己前世被迫成长的画面,那个时候她确实什么都不懂。

  但是,为了活下去,即便是不懂也要被迫着拔节成长。

  不然在残酷的竞争中已经没有了家人的帮助,她本人再不努力,等待她的就是死亡。

  金思霞在一旁看着司晨染身上的细微变化,对艾恩晴和司晨明涛说:“那就让小染来吧,他是该长大了。”

  “那就看看他的表现咯。”艾恩晴可不相信司晨染有让富贵说真话的本事。

  司晨染瞧见富贵一个劲儿地干嚎,却不敢看任何人,眼眸一直低垂着,便道:“你抬起头来,与我仔细说,说那钱不是你的。”

  富贵抬起头来,张口就想将早就打好腹稿的话流畅地说出来。

  可是,当他对上司晨染的眼眸时,却满脑子空白了。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清冽如山间清泉一样的双眸,似乎能够照见世间一切污浊。

  只是被司晨染这么静无波澜地看着,他便觉得自己已经无所遁形了。

  腹中的一切谎言,宛如触碰到了火焰的纸张,瞬间化作了灰烬。

  他说不出来,一个字眼都说不出来了。

  “富贵,你说啊。”司晨染嘴角噙着一抹悠然的笑,语调悠扬,全然不像是在审问,反而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一样。

  可是,正是司晨染这种平静的态度,让富贵觉得很是可怕。

  因为此时,在富贵的眼中,司晨染就是帝王一般的存在。而他,不过就是一个平头老百姓罢了。

  要真是被帝王当成好友看待,若是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只会觉得诚惶诚恐,不胜荣幸。可是他做了亏心事,此时只会觉得司晨染的笑容就是淬了毒的刀子,屈尊降贵与他聊天不过是在给他下套。

  富贵看着司晨染嘴角维持的笑意,四肢僵直起来,全身上下冒出了一粒又一粒的鸡皮疙瘩,他很想逃,逃得远远的。

第20章 一个眼神的威慑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