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这都挂在腰上了

  就司晨染所知,生杀楼这个势力,即便是在圣澜大陆都是一个很出名的组织。

  想来,生杀楼的高层,应该掌握了来往圣澜大陆和云天大陆的方法。

  不过,即便是这个组织牵连道了圣澜大陆,她也不惧!

  “其他的,小的都不知道了。小的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三少爷,您饶了小的吧!”富贵接连磕头,前额都磕烂了,但是他根本就不敢停下来。

  司晨染眼神淡淡地看着富贵,在她的眼中,富贵已经是死人了。

  要不是因为司晨明涛误打误撞给司晨骜喝了参汤,等到司晨骜真正毒发的时候,司晨染也有救治的能力,但是救起来就麻烦多了。

  富贵给她爷爷带来了痛苦,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姑息这等叛主之人。

  “三少爷……”富贵感受到了司晨染身上的冰寒之气,脸上的冷汗、泪水还有从额头流下来的血液混合在一起,整个人狼狈到不行。

  “富贵交给我吧,我看看还能不能问出其他的消息来。”金思霞看富贵的时候,眼中也没有一丁点的感情。

  司晨染点了点头,说:“更细的内容,就仰仗大伯母问出来了。”

  “既然嫂子接手富贵这事儿,小染就和我一起去看老爷子吧。”艾恩晴给了司晨染一个眼神。

  “那成,你们去吧。”金思霞没有再说让司晨染离开的事情,这孩子倔强,如今老爷子昏迷不醒,必然是不愿意离开的。

  艾恩晴领着司晨染走了没多远,就开始对司晨染碎碎念,埋怨中又夹杂着对司晨染的担忧。

  司晨染也没和艾恩晴争辩,她要是和艾恩晴争辩,艾恩晴只会越说越来劲儿。

  果然,艾恩晴碎碎念了一会儿,看司晨染不吭声也就没有再说了。

  二人一同进了司晨骜的房间。

  司晨骜的面色还有些苍白,双眸紧闭着,但是呼吸平稳,整体来说情况还算好。

  “小染,外面有杀气直冲司晨家而来。”夜流光陡然开口。

  他的声音富有磁性,听得人耳朵都要发软了。

  司晨染看了眼自己挂在腰间的玉佩,有种自己揣着一个美男到处走的羞耻感。

  “这房间窗户也没有打开,下人怎么做事的?房间闷闷的,你看看你都闷得脸红了。”艾恩晴看了眼脸颊微微发红的司晨染,走去开窗。

  艾恩晴听不到夜流光的声音,自然不知道司晨染不是热红的,而是被随身携带美男这个梗给羞红的。

  即便是上辈子活了上千年的司晨染,也没有和哪个男人那么亲近过……这都挂在腰上了……

  “我想起我还有一些事情要解决,麻烦小婶在这边照顾爷爷了。”司晨染想着,夜流光所说的那股杀气应当是高谈。

  “不能待在家里?你现在出去了,要是高家的人借机报复怎么办?”艾恩晴看了眼昏迷不醒的老爷子,压低声音问司晨染。

  “我马上就回来,不会有事的,小婶就别担心我了。”

  “谁担心你啊,我是怕你出去了惹祸。”艾恩晴对上了司晨染带笑的眼,有些不自在。

第22章 这都挂在腰上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