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章 我只是运动过量

  司晨染上辈子研究得最为透彻的就是阵法,其实就是剑法。

  剑法虽不如阵法,但好歹也是她精通的。

  她持剑而立的时候,气息一变,整个人宛如一把出鞘的剑。

  待她使出剑招,其剑势更是矫若游龙,锋芒毕露。

  若非知道这是自己的院子不好搞破坏,她特意没有使用玄力或者灵力,只怕是院子当中的草木都要断开了。

  “小染这一招,还欠些火候。”夜流光说道。

  “还请流光前辈赐教。”司晨染上辈子虽然最后被圣澜大陆的人许多人敬为第一仙尊,却也知道做人需要谦虚。

  夜流光传她的九碧化灵诀如此精妙,他在剑道上成就高于她,也颇为正常。

  “我练一遍给你看。”夜流光直接现身了。

  司晨染见他出现,便有些失神。

  只见他白衣似雪,黑发如瀑,有清风朗月之姿,皎皎若云中月。

  那一双宛如黑曜石一样的眸子,带着深海一样令人沉醉的魅惑。

  他手一抬,便执起一柄灵力化成的长剑。

  长剑在他手中轰鸣一声,让发呆的司晨染回过神来。

  “小染,看好了。”夜流光对着司晨染一笑,笑容不算温暖,却光华自蕴,雅致天成。

  司晨染管住自己砰砰砰直跳的心脏,运转呼吸吐纳之法,这才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

  她知道自己喜欢夜流光的容貌。

  这样一个人,太好看了。

  谁见了他,会不喜欢呢?

  这无关爱情,只是容貌之美过于动人罢了。

  不过,她也知道夜流光现在魂体出现会消耗魂力,她若是不认真学习,未免太对不起他了。

  夜流光看司晨染回过神来,这才开始演练剑招。

  他出剑并不花哨,反而是有一种直指中心的犀利感。

  因着他的动作,流水似的黑发飞扬,衣袖翩跹似蝶,好看得如梦似幻。

  司晨染这会儿却没有注意到夜流光究竟有多么俊美,她已经全身心沉浸在他的剑招当中。

  她看得出来,夜流光使用的还是她刚刚出的剑招,但是有了小小的改动。

  只是这么一点小小的改动,却和画龙点睛一样,点在关键处。

  让本来威力就不小的剑招,变得更加强大。

  夜流光的演练结束,院内的草木尽数折腰匍匐,宛如狂风过境。

  这还是夜流光完全没有用灵力的结果。

  他仅仅是用了剑招,便能用那无尽的剑意,伤及草木。

  “不愧是流光前辈,眼界并非我辈能及。剑法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司晨染感叹道。

  即便夜流光现在只剩下了部分魂魄,他也如此强悍,也不知若是他全盛时期又是怎样的风采无限。

  夜流光神色淡淡道:“过奖。”

  “没过奖,这都是我的肺腑之言。”司晨染真心实意道。

  “好好学。”夜流光说着,身形化作了一道光芒,回到了玉佩中。

  司晨染想到刚刚夜流光脚上已经穿了鞋子,想来是因为从玉中汲取的灵力,这才幻化出了鞋子,不免有些遗憾。

  流光前辈的脚那么好看,和玉雕似的,以后看不了了,只能看脸看手……

  她这绝对不是不尊重前辈,是欣赏前辈的美!

  人类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灵魂自然不会自带衣服。要是灵魂的力量不足,便有可能不着寸缕。要是有一天流光前辈虚弱到那种境界,岂不是会……

  司晨染摸了摸自己有点发痒的鼻子,唔,不能多想。

  夜流光问:“小染,你怎么不动?脸红心跳,可是病了?”

  “没……我可能就是运动过量。”司晨染哪里敢说自己刚刚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些事情光是想一下,都觉得是亵渎了夜流光。

第44章 我只是运动过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