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纸不能承其势

  司晨染的心里一“咯噔”,先夸奖后说缺点,这不是一般套路吗?

  也不知道流光前辈会说出她的什么缺点。

  “不过什么?”

  “不过你这丫头过于追求字形好看,过于规矩,反倒受了束缚,难以表现自己的风格。”

  司晨染面带羞赧,因为面对夜流光的时候,她是真心实意将他当自己的前辈看的。

  写字的时候,不免有种小童完成先生布置下来的作业的感觉,自然规规矩矩的。

  书法会让人修身养性,有静心凝神的作用。

  同样,自己的心思也会从字上反映出来。

  “我明白了,我再试试。”司晨染本是聪明之人,被夜流光这般指导,自是明白过来了。

  说着,她再次提笔写字,这一次写字就随性多了。

  只是,她自己看着自己的字,还是颇为不满意。

  “前辈……我可以看看你写的字吗?我……想感受一下。”司晨染询问。

  夜流光从玉佩中现出身形,站在她的旁边,说:“你拿笔。”

  “哦。”司晨染有些奇怪,她明明想看他写字,怎么反倒让她拿笔了?

  难不成,流光前辈要手把手的教她吗?

  她感觉道他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她一惊,便发觉他的手已经包裹住了她的手。

  如今她尚且年幼,手掌比起他来,小得多了。

  被他包住,更显玲珑。

  司晨染抬起头往后仰,便见着比她高许多的夜流光的下巴线条。

  明明从她这个角度去看他的脸,容貌方面的美感会大打折扣,她却还是被他那端方雅静的模样,给弄得心如擂鼓。

  甚至于,她就这样看着他,都会有种自己在渎神的错觉。

  “小染,认真感受。”夜流光神色不变。

  他的声音微凉,就像是夜间的流水。

  潺潺之音,动人心弦。

  司晨染垂眸看向面前雪白的纸张,闭上眼道:“好。”

  夜流光带着她的手一动,只是转瞬之间就完成了一个字。

  虽然他的速度很快,司晨染闭着眼睛却更能感受到那种笔势勾连的流畅,还有落笔之时,心思沉静,却有气吞山河的气势。

  她睁开眼,瞧见他不过写了一个简单的“人”字。

  只是这个字,精气神韵俱全,宛似一个真正的人类一样,有筋脉骨骼,有雄心壮志。

  单单只是看着,就被这字中所带来的碾压感,透不过气来。

  只有真正的上位者,才能写出这种自我风格强烈的帝王之字。

  司晨染被他所写的字给震撼了,宝贝道:“我得装裱起来……”

  可是话语还没有完全说完,她手里的笔就裂了。

  而眼前的纸张更是如同被风吹过的灰烬一样,直接散开了。

  想来是纸不能承受那字的力量,这才直接废了。

  “以后好好练着。”夜流光移开了手,瞧见她的小手时,不免停顿了一会儿。

  但是,他没再说什么,很快回到了玉佩当中。

  “嗯,我一定好好练!”司晨染看了夜流光写的字,更是知道自己以后要加倍努力。

  不过,这回笔都没有了,她便没有再练了。

  她去了浴池清洗一番后,便睡下了。

  在鸡鸣之前,天还黑着的时候,她就起床在院子里晨练了。

  有脚步声……

  司晨染的耳朵一动,那是脚踩瓦片的声音,虽然很轻。

第69章 纸不能承其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