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3章 一个眼神退敌?

  钱智力垂涎的目光在司晨染的身上扫,然后,他有点迟钝地发现司晨染和刀疤都没有动。

  刀疤和司晨染对视着,眼中根本就没有半点杀气。

  司晨染还气定神闲着,反倒是刀疤瞳孔收缩,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钱智力和雪佳穗见状,都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用眼神对战吗?

  只是用眼神对战,也应该是刀疤胜吧,怎么司晨染反而像是占着上风的人?

  “我认输。”刀疤干脆地说。

  全场沉默了,落针可闻。

  钱智力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是,刀疤叔,你怎么能这样?打都没有打,你怎么就认输了?”

  之前司晨染还说要与刀疤说悄悄话,现在可好,连话都不用说了,用眼神交流就够了。

  要不是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刀疤孤身一人,也并未对钱家有所图,他都要以为刀疤原本是司晨家的人了。

  “我还有事情要做,麻烦你帮我照顾皎皎了。”司晨染对刀疤道。

  刀疤客客气气地点头,说:“好。”

  司晨染和雪如皎对视一眼。

  二人目光交流了一下,司晨染便纵身一跃,跳到了树上,然后踩踏着树枝跃到了墙上。

  墙头的路虽窄小,她却如履平地,速度快得很。

  雪佳穗瞧着这一幕,揉着额角,这闹的究竟是哪一出?

  钱智力身边最为出色的保镖,现在却听司晨染的话了……

  “不是,刀疤叔,你不会真的听他的话了吧?”钱智力现在还如在梦中,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刀疤说:“我会随你回钱家,与你父亲说清楚的。”

  钱智力苦着脸:“我知道你不喜欢陪着我做这种强抢民女的事情,你要是不喜欢……那我不让你来就是了,你可别真的离开钱家。”

  普通的六阶初期,甚至于六阶后期的人都不是刀疤的对手,他的父亲猜测刀疤应该是六阶巅峰的高手。

  可是他出来这么一趟,把这个高手给丢了,他爹不得打死他?

  “二少爷,好自为之,做了坏事终究会有恶报的。”刀疤地叹了一声道。

  钱智力询问:“刀疤叔,那司晨染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汤了?你这么听他的话?”

  他虽然不知道他爹做了什么才让刀疤留下来,但是肯定付出极大的代价。

  司晨家的现在那样子,哪里能够比得过他们钱家,司晨染手里又能有什么好东西?

  刀疤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气势逼人:“少爷,我们走吧。”

  钱智力依依不舍地看了眼雪如皎,咬咬牙,带着人走了。

  没能抱得美人归的钱智力由于被刀疤要离开的消息冲击到了,反而没有那么生气。

  最为生气的莫过于雪佳穗了,她就不明白了,司晨染有什么魔力,能够用眼神把刀疤给劝退。

  “妹妹,还不走吗?要我让金嘴铁爪鸡送你离开?”雪如皎的嘴角挂着醉人的笑意,只是眼里却冷然得像是十里冰封。

  

第93章 一个眼神退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