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8章 人不见了

  司晨染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不会拜师。”

  夜流光教了她很多东西,没让她拜师,但是她在心里是将夜流光当师傅看待的。

  她不是太乐意拜别人为师。

  沈老得到她的答案并不惊异,点了点头道:“我会留下你和林落乌,我留下落乌,收他为徒,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没意见。”司晨染笑容满面地回答,她知道沈老是怕她和林落乌因着这事儿有矛盾,她又不在乎身份地位什么的。

  “邪气的事情,不要和旁人提起。”

  “我知。”司晨染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邪气入侵了沈老的身体,但是那显然不是一件好相与的东西。

  不管是在哪里,提起邪气总归是让人讳莫如深的。

  沈老让林落乌和沈怀秋进屋。

  沈怀秋一脸狐疑地看着司晨染,他们才刚刚出去,司晨染和她爷爷就聊完了。

  这么短的时间,能说什么?

  沈老询问林落乌,道:“阿染已经决定留下来做药童,不知你可愿当我徒儿?”

  “求之不得!”林落乌惊喜地说道。

  沈怀秋也在为林落乌高兴,她瞥了眼司晨染,心想着司晨染刚刚应该没有答到关键点。

  沈老又道:“今晚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怀秋,你去准备酒菜。”

  “师傅,我与沈姑娘一块儿去准备。”林落乌红着脸说,眼角的余光不住地瞥向沈怀秋。

  沈老何尝看不出林落乌的心思,他笑了笑说:“好,你们俩去吧。”

  “司晨染,你也一起去。”沈怀秋瞥了眼司晨染,说道。

  “好啊。”司晨染无所谓地点头。

  林落乌见沈怀秋如此,还有点小失落。

  他还以为,他可以与沈怀秋独处呢。

  沈怀秋买东西那是个中好手,买菜什么的,那叫一个厉害,一下子就买了一大堆。

  她买了菜之后,就一股脑地丢司晨染那边,让司晨染帮忙拿。

  “我去买酒,你们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过来。”沈怀秋丢下这话,便跑了。

  林落乌欣羡地看着司晨染:“你让我也拿点吧。”

  就算他看出了沈怀秋故意折磨司晨染,还是觉得沈怀秋对司晨染的关注,让他心生羡慕。

  “你早就该说这话了。”司晨染将菜丢给林落乌,“你在这里等等,我去前面买玉。”

  “买玉?”林落乌不懂司晨染这个时候买玉做什么。

  “嗯。”司晨染说,“看到了几块好玉。”

  “那你去吧。”

  司晨染挑选玉,都是依照玉佩的灵气挑选的,她买玉佩的速度嗖嗖的。

  那玉器店铺的老板眼见着司晨染买玉和买大白菜一样,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这是哪里来的大少爷?这么大的手笔。

  实际上,这个时候,司晨染已经很忧伤地发现她的钱不多了。

  司晨染买好了玉之后,注意着周围,然后袖子一挡,便将那些玉放进了天精髓玉佩当中。

  她还找了个人,花了点钱,让对方给雪如皎带了个口信。

  不远处闹哄哄的,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扫了眼林落乌原本站的地方,人不见了,就剩下满地的菜。

第98章 人不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