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coser本身,就是作品的一部分 (6)

  仅仅是这样一句台词,就将台下已经有几分困倦疲乏的观众惊醒,将所有目光聚集到了台上。

  夏小悠看着那少年,不,此刻或许应该称他为爱德华更为合适,台上的爱德华拼尽全力向那道门伸出自己的手臂,然而无论如何无法触及与门内的金发孩童,将他拉出门外。

  爱德华眼睁睁看着那道门关闭,转身面对着观众,颓废地跪在舞台中央,与此同时,屏幕上的画面一转,变成了几行醒目的黑底白字,随着他的声音逐渐浮现起。

  “人没有牺牲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为了得到某些东西,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这就是炼金术的等价交换原则。那时……我们坚信,这就是世界的真理。”

  说到最后一句,爱德华踉跄着站起,身后的荧光屏幕一转,又出现了一个梳着两条棕红色麻花辫的四五岁小女孩搂着一只棕色长毛大狗的脖子坐在一间小屋门前的草地上,她笑着,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屏幕外的爱德华和观众,她轻声说着,“大哥哥,大哥哥一起来玩吧。”

  爱德华露出抬起头,转脸看了看小女孩,似乎露出了一丝笑容,驱散了开场的阴霾。

  然而,夏小悠听见身边的丸子低声感慨,“我的天,这人会玩,接二连三发这么毒的刀子。”

  夏小悠忍不住赞同地点头,还想听听流光什么看法,却见她此刻只是专注地看着舞台,不言不语。

  音响里小女孩和爱德华的对话一瞬间截然而止,小女孩甜美的声音变得断续而阴沉,夏小悠一扭头,就见LED屏幕上面出现了一只合成兽。

  那是《钢之炼金术师》这部作品中给无数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和无数梦魇的存在,小女孩的父亲为了保住自己国家炼金术师的头衔走入极端,将小女孩和那只棕色大狗通过炼成阵融合为一体,断送了天真纯洁的小女孩的未来,彻底遗忘了自己最初只是想为女儿提供优越生活条件而成为国家炼金术师的初衷。

  那只合成兽在黑暗中用断断续续的沙哑声音低声重复着不成调的字句,“大哥哥……哥哥……一起……来玩吧……”

  爱德华此刻坐在在舞台中央的椅子上,双手支着自己的膝盖,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让所有人明白,他此刻正在被巨大的悲痛包围,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屏幕上的合成兽逐渐消失,出现了同样黑底白字的几行质问,夏小悠依稀分辨出音响里传出的应该是那小女孩父亲的声音,“爱德华,你在难过什么?人类的进步不都是无数人体试验的产物吗?”

  “不,不该是这样的。你是在玩弄人类的生命!”爱德华猛然起身,站起来的极大力道掀翻了他坐着的椅子,砸在舞台上发出一声闷响。

  音响里的那个声音狂笑着,屏幕上刺眼的白字继续质问着他,“人的生命?钢之炼金术师,你的手脚,你弟弟的身体,不也是你玩弄生命的结果吗?”

  “不一样!我,炼金术师,不做这种事!”

  屏幕上那行白字又变作了合成兽的模样,慢慢在向爱德华靠近,离他最近的时候,忽然变成了那道金棕色的真理之门,从中伸出无数黑色细长的诡异手臂,他垂下头,似乎无力抗拒只是沉默着等待那一片黑暗将自己吞噬。

  在即将被黑色手臂缠绕的瞬间,爱德华抬头,坚毅的目光似乎能驱散所有黑暗,他双手合十,单膝跪地双掌往地面一拍,喊道,“钢之炼金术士,最后的炼成!”

  他的随着一声呐喊,有个全白的身体边缘发着黑色光芒的人影出现在屏幕的一侧,他盘膝而坐,声音沙哑而诡秘,“爱德华,你终于打算来带回你的弟弟了吗?你打算要怎样带走一个活人?代价呢?你可愿意付出自己的肉体?”

  一扇巨大的铁灰色大门从屏幕的另一侧浮现,上面篆刻着树状的花纹和一些神秘文字,爱德华单手叉腰大拇指向后一指,“代价在这里哦,很值钱的。”

  那个人影脸上模糊的表情似乎露出了震惊的神情,转瞬释然,大笑着问,“但你不后悔吗?失去了真理之门,你将再也无法使用炼金术。”

  爱德华只是对着观众伸出那只铁灰色的机械臂,低声叹息,“的确,这扇门之后有炼金术的全部。但是,我看到什么是真理?以为任何问题都可以靠炼金术解决。可这是错误的,只是一种傲慢罢了。”

  那道人影又问,“你愿意放弃炼金术,降级为一个凡人吗?”

  爱德华望着屏幕内的那道人影,只是轻声流露出几分遗憾,“我一开始就是凡人,连一个被变成合成兽的女孩都救不了的渺小凡人。”

  “你真的不后悔吗?就算不选这个代价……”

  那道沙哑的声音还未说完全部的话,就有无数人的声音响起,从音响里传出,是原著中爱德华的一路旅行认识的那些挚友和伙伴。

  他们都在呼唤着爱德华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与此同时,台上的爱德华转身面对着观众,走到台前将手臂展开,语气充满了自信,他说,“就算没炼金术,我还有大家。”

  原作动画的主题曲在此刻响起,铁灰色的真理之门粉碎,爱德华背对着观众一步步向屏幕上那道暗金色的真理之门走去,大门洞开,露出了已经长成少年模样的阿尔身影。

  时间过去了几年,当时金色短发的稚嫩孩童已经在门内变成了瘦弱的长发少年。

  爱德华对少年伸出手,语调温柔,“阿尔,我来接你回家了。”

  画面定格了几秒,屏幕突然变亮,化为一片纯白,正中央出现了一排黑字:不伴随着痛楚的教训就没有意义,因为人若无牺牲,就不会有收获。然而,当战胜这痛楚时,人就将获得不屈服于任何事物的坚强之心,是的,钢铁般的心。

  爱德华转身,在那一排字幕下冲着台下深深鞠躬,四周灯光亮起,将台下已经看入迷的观众们拉回现实之中。

  

第五章 coser本身,就是作品的一部分 (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