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因为小众,就不配存在?(1)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图书馆顶楼空中花园里,有几树丹桂初开,在空气中尽情散发着甜蜜醉人的香气。

  这些天来,Cosplay分部的人,固定在每周三、周六排练,周天则是到流光家里帮忙做道具,夏小悠只觉得时间在不断地排练之中飞快渡过,她还没来得及跟流光学习几种假发的打理方式、没来得及和月影了解多少化妆技巧,一转眼就已是10月20日。

  在流光上传到群里的进度表上,这个日子被重点加粗标注着,强调了无数遍。

  这,是他们舞台剧定好要开始正式彩排的日子。

  往常的排练,都是Cosplay分部几个人自己在配合着背景音乐,踩着节点不断训练,都是跟自己内部的人一起去反复修正细节。

  而今天,月影请了三位汉服社的成员一起帮忙将两块舞台幕布搬了过来,并一同参与着他们的排练。

  那三人两男一女,衣着配饰尤为独特,乍一眼看过去像是电视里经常播放的古装剧里面的衣服,细看却大有不同。

  一名男生外着白色长袍广袖,内有月白上衣深蓝下裳其间装饰着淡雅草木绣花,鞋头微微翘起呈弓状。另一名则是穿一件黑色绣有金色蟠龙的圆领长袍,脚蹬皂靴。

  女生则是秀发挽成精致云鬓,发间插着三两只短簪,身着白色短衣近领口处绣着淡紫云纹,衣袖造型特殊大袖小口,浅紫下裙从腰际垂至脚面,裙角和鞋尖都有细致绣花,无处不透露着古典秀气。

  “这是向彤,今年大二。穿白色袍子的男生叫谢辰阳,黑色圆领袍那位叫刘文浩,他们俩位都是大三的学长。”月影挨个介绍着这三位她请来帮忙的朋友,也向他们简单介绍了一下Cosplay分部的众人。

  三人就站在月影旁边,还未开口向他们打招呼,就足以令夏小悠印象深刻,让她脑内不由自主地展开了一系列小剧场。

  她还暗自想着,这几个看起来像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年轻人,会不会一开口就是满嘴的之乎者也?或是拿腔拿调地问上他们一句,诸位公子姑娘,敢问今夕是何年月?

  没曾想,那三人只是冲他们露出和善亲切的笑容,言语间仍是现代人的口吻。

  “各位好,希望未来的这段时间合作愉快,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说,我们也没上过舞台,不太懂这些,还请你们多指教。”

  “哪里的话,你们肯来帮忙已经是万分感激了。哪里谈得上指教?我是动漫社的负责人,目前也在兼任Cosplay分部的部长,你们叫我小k就好。以后这段时间可能要辛苦你们陪我们排练了,大家辛苦了。”

  穿黑色圆领袍名叫刘文浩的男生领头同他们示好,king同他握了握手,客气地回应着。

  “哈哈哈没必要那么客气的,大家都是小众爱好者,社团目前也都是同一种尴尬局面,互相帮扶一下也是应当。月影说你们是想通过舞台剧参加比赛拿到名次争取重新作为社团独立?”

  向彤见两名负责人这样习惯性打官腔,忍不住站出来熟络气氛,清脆的嗓音像是浸过山泉水一样悦耳好听,一开口就将双方推到了同一阵营,让人亲切感倍增。

  “嗯,确实是这样。这算是我们的一个小目标吧,毕竟要先有成绩,才有向校方提出申请的筹码。”king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汉服社的成员们解释着。

  闻言,汉服社的成员们却露出了感慨万千的神色,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羡慕,那穿白色长袍的男生不住感叹着,“真好啊……你们还能有争取的机会,不像我们,想证明自己社团存在的意义,也找不到合适的途径了。”

  他此话一出,另外两名汉服社成员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落寞,刘文浩用手肘戳了戳他,低声提醒着,“辰阳,你就别感慨那么多了,我们做好自己就够了。”

  “呵呵,那倒也是。”谢辰阳瞧见Cosplay分部的众人都因自己莫名其妙的话望了过来,只得干笑着应和,扭头看向一旁借此撇开视线不去在意他们探究的目光。

  然而Cosplay分部的人,其实又何尝不明白呢?即使是夏小悠,也早就听羽毛和king说起过,去年那些小社团因为无法对校方带来荣誉和宣传效果,被直接取缔。

  当时月影还念了一串被直接取缔的社团名单,其中就有汉服社。

  比起还残留着一丝星星之火的Cosplay社,汉服社当时直接拒绝了国学社的合并提议,迄今已经失去了社团的正式名称和向校方申请活动经费的资格。

  他们的局面其实比Cosplay社更加窘迫,Cosplay社这边好歹还能有个小摊位,还能招到一个新人夏小悠。而汉服社那边,在上半年前辈们毕业后,剩下的就只有他们四个还在坚持着,今年纳新都没能申请到社团摊位,在学校贴吧里发的宣传贴更是无人问津。

  与其说是学校社团,倒不如更像是几个相关爱好者自发组织起的超小型同好会了,还时不时会有人因为他们的衣着,在与他们擦肩而过时议论纷纷,说他们不过是一群靠着奇装异服来哗众取宠的人。

  自从去年到现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还在苦苦坚持着,其间多少辛酸困苦又有几人能够倾诉?

  而Cosplay社这边,尤其是在king和月影平时的言谈中,早已心知肚明现在汉服社究竟是面临着怎样的艰难处境,也不好再顺着别人的话题聊下去,生怕戳中他们心底的伤口。

  众人即使有再多的感同身受,碍于生疏,也只得悄然按捺下内心的感伤与同情,收拾好心情,努力转移着话题,催促着大家进行正式彩排。

  平日里都是他们Cosplay分部的几个人自己在训练,在一起玩久了自然而然地熟悉起来,也就没什么紧张感。等到有其他人参与进来以后,给他们的感觉顿时就不一样了,无形之中平添了许多压力。

  夏小悠更是分外紧张,今天换了正式上台要用的道具参与排练,分量和需要的操作本就有所不同,再加上又有其他人在场,导致她在排练过程中总是忍不住去在意幕布后的那三位陌生的汉服社成员,三心二意之下,难免错漏连连。

  越是出错,夏小悠越是紧张,越是紧张,她越容易出错。夏小悠不知不觉陷入了死循环之中,在慌乱之下好几次时间节点都没能抓准,表演水平比平时不知道低了多少个档次。

  有几次差错,甚至还影响了和她配合的其他人的正常发挥,整个舞台剧因为她的不佳表现,已经开始乱套了,羽毛和丸子转身进入幕布的时候嘴里嘀咕着纳闷于夏小悠的失常,就连在幕布后的月影和汉服社成员们也在低声叹息。

  king和流光也不叫停排练,只皱着眉头,继续配合着其他人排练,只想着等待着排练结束后的休息时间里,再将夏小悠单独叫到一旁,私下了解清楚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着夏小悠身上出现的问题,两张不同的脸上,此刻却是同样的严肃神色。

第十章 因为小众,就不配存在?(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