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因为小众,就不配存在?(6)

  也不知流光和刘文浩那几句莫名其妙的话之间,让他们二人达成了什么共识,接下来的排练中,汉服社的人似乎比他们Cosplay分部的人还要积极认真。

  如果说原本汉服社的三位成员是碍于月影的情分和请求前来帮忙的,那么现在,他们在刘文浩的带领下,像是当成自己社团的比赛一样尽心尽力。

  刘文浩本人更是夸张,不光是不介意流光那些刺耳的话,排练时就算站在在幕布后面,也会带着汉服社的其余二人认真观察着他们的排练,等排练结束后,再找king和流光反馈他们在排练中发现的问题和缺陷。

  几天下来,还真让他们发现了不少可待弥补提升的地方。那态度,较真又严谨,如果不是他们言辞中还是口口声声地说着,你们的舞台、你们Cosplay社,甚至让觉得Cosplay分部的人觉得,他们是不是准备加入自己这边了。

  羽毛、丸子、月影这些天问了king无数遍,汉服社的人到底是和流光达成了什么约定,然而king自己其实也搞不懂,只是猜测着,或许是他们认同了彼此的观点和看法吧。

  夏小悠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她在众人的鼓舞下,直接去问了流光本人。

  流光当时正忙着给千机伞做最后的修缮,似乎不甘心仅仅做出了三种形态,还想争取在上台前多增加些变化出来。

  面对夏小悠的纠缠不休,她只是将刚装好LED灯光的吞日手炮往她怀里一塞,随口回答着夏小悠的问题,那样随意又漫不经心的态度,甚至让夏小悠怀疑是不是在敷衍她。

  然而无论她问了多少遍,流光的答案还是只有一句话,“就是确认了一下彼此都不是傻子,既然都不是傻的,那自然就能好好合作了。”

  夏小悠将流光的这句话如实转告了那些好奇了好几天的前辈们,然而这样的回答当然不能让他们满意,于是又怂恿着夏小悠去问流光要真正的原因。

  夏小悠战战兢兢地去问了,流光先是懒得搭理她,后来问烦了,直接打开她家的衣柜最上层,随手扔了十几二十顶假发出来,连着头模和理发工具一起全放夏小悠面前。

  “你要是排练完闲着无聊,那就把这些假发该顺的顺、该修的修了,没事别来烦我。”流光说完就又跑去阳台研究她的千机伞道具了,只剩一个夏小悠看着面前堆成小山的假发欲哭无泪。

  而那几个怂恿她纠缠流光寻求答案的前辈,此刻倒是仿若事不关己,扭头各做各的事情去了。

  时间总是过得比人计划的还要快,一转眼,登台比赛的日子似乎已经近在眼前,在流光的坚持下,原本每周三、周六的排练,变成了距离漫展主办方通知的正式彩排时间前的三天里每天都要排练。

  从下午放学后一直到天黑以后远处的灯光同星辰一并亮起时,Cosplay分部的六人和汉服社的三人,都在图书馆顶楼的空中花园里待着,不断地反复排练,反复锤炼每一个细节。

  流光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到了后来,无论是谁,只要在总排时候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都会被她单独揪出来,再排一次,直到对方的身体已经记住设定好的正确动作和走位,将行动演变成下意识的肌肉记忆,她才算满意。

  汉服社那边的刘文浩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跟着流光一起抽风,像是和流光较劲一般,有时候可能流光没有察觉的失误,都会被他给揪出来,然后再和king、流光一说,出错那人未来的一小时里就仿若地狱一般难熬了。

  一定会被king、流光、刘文浩三个人拎出来单独操练几遍,然后总排时候还会被三道不同方向不同位置的视线重点关注着,再不敢有一丝错漏。

  在这样高强度的压迫中,无限总排的效果也算是喜人的。到了后来,只要背景音乐一响起来,台上的几个人就瞬间各归各位,神态举止犹如角色本尊附体,称得上是毫无破绽。

  这样的压迫,当然也有负面效果,那就是他们每个人酸痛的肢体和过于紧绷的精神。短时间内还好,但随着排练时间的逐渐加长,到了后来,可能在第二天的排练开始后,他们头天所积攒的疲惫还没能完全舒缓过来。

  夏小悠是第一个出现问题的人,她的道具本身就是最重的,排练到后面,两只手臂和肩膀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地抽动颤抖,甚至某次手一滑,差点把手炮里那根用作发光特效的LED灯管给摔破掉。

  她站在原地有几分不知所措,见众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想要辩解,又觉得自己排练到现在还能出现摔道具这样的严重失误实在是对不起一同努力着的前辈们,一时间急得红了眼眶,还没开口,眼前就有水汽弥漫,遮挡了视线。

  “对不起!我马上再来一遍!”她鞠躬向因自己的失误而受到影响的前辈们道歉,一开口软软的嗓音里却带着哭腔。

  king和流光见状,立刻叫停了排练,让夏小悠到一旁的长椅上休息,其他人继续单排。月影替她按摩着紧绷着的肢体,同时还柔声安抚着她因失误而紧张到几乎崩溃的情绪。

  汉服社的三人此刻因为没有推幕布的任务了,于是凑了过来,向彤第一个开口,“没事的没事的,你只是累了而已。精神饱满的情况下,你不会是这样的。”

  “对的,你这几天的努力我们在幕布也都看到了,没关系的,只是排练。”谢辰阳如此说着,见夏小悠红着的眼眶和鼻尖,有些慌了手脚。

  刘文浩反而没给她什么安慰,只是看了夏小悠一眼,瞧见她现在还有些慌乱不知所措的神情,认真说着,“你看看你的前辈们?他们现在还在为你们的目标努力,别轻易就自乱阵脚啊。”

  夏小悠一怔,转头看着已经天黑了还努力抓紧最后一点时间排练的各位前辈们。

  羽毛此刻还在和丸子互相指点着彼此的走位,king和流光正拿着道具在一旁练着打戏的动作,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为了共同的目标,大家都还在坚持着,唯独她自己此刻还带着满心彷徨坐在长椅上休息。

  今天已经是倒数第二天了,等明天看过场地,到了后天就要上台了。就要站上那个他们一同期待了、准备了整整一个月的舞台,为Cosplay社的未来而放手一搏。

  那是他们共同的目标,也是唯一的、最后的机会,如果错失,他们的社团将再也没有什么未来可言。

  念及此处,夏小悠一咬牙,强打起疲惫的精神,拖起酸痛发麻的手臂,再一次拿起了道具,走向了排练场地。

  汉服社的三人同月影一并长在长椅旁,看着在深蓝夜幕笼罩下还在借着路灯昏黄灯光排练的Cosplay分部众人,心中各有所想,却不约而同地觉得,这样有着明确目标并为此而奋斗的人,真是令人羡慕。

  努力的过程或许是痛苦的,但如果心中有所期待,有着坚定的目标,那些痛苦和挣扎就都不算什么了。因为它们注定会化作滔天烈焰,待逐梦的少年能焚尽心中杂念,摒除外物时,就能拾起在烈焰之中锻造出的铠甲和利刃,用它们坚守自身,并斩断一路上所有阻碍。

第十章 因为小众,就不配存在?(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