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帮她梳头

  谭思思咬牙切齿的顺着自己的头发,情急之下还扯掉了几根,终于把头发顺好后,她就以飞一样般的速度回到了办公室。

  看着悠闲的坐在办公桌后悠闲的和没事人一样的顾一白,她的火气更是一路飙升达到满格。

  她几步走到办公桌,又绕到顾一白的面前,突然笑得极尽温柔:

  “一白~”

  她柔柔的叫着。

  顾一白听到明明知道她是装的,还是觉得苏到了骨子里,他不禁想再接再厉。

  “嗯?”

  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抬头。

  谭思思觉得自己忍不了了,决定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于是她伸出两只小手,一面一个揪着顾一白的耳朵,咆哮起来:

  “顾一白你有毛病吧你,闲着没事你揉我头发干嘛?看别人都在笑我你好受是吧,你还装得若无其事,装!我让你装!”

  一面骂着,手上的力度越来越重,直到顾一白服软:

  “疼!疼疼疼疼!老婆,我错了,我再也不揉你头发了!”

  “哼!谁是你老婆?”

  谭思思生气的说完,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继续生闷气。顾一白这次是踩到老虎尾巴了,这小白兔都咬人了。

  没办法,谭思思从小就觉得自己长得一般,身材也一般,唯一觉得自豪的就是这一头柔顺的长发,照着镜子看到这一头长发像奥运鸟巢一样的时候,她是真的心疼啊,顺的时候掉了几根她更是心疼,而且刚刚走到哪都被别人用怪异的眼光看,她不要面子的啊。

  顾一白看她听到他求饶不忍心打他,自己却气的眼圈都红了,感到自己可能过分了,赶紧过去哄。

  “老婆,对不起,我错了,我不知道你那么在意头发,也没照顾到你的面子,对不起,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心疼。”

  谭思思转过身去不理他,他坚持不懈的哄:

  “你要怎样才能解气,要不让你揉我的头发。”

  说着就把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

  谭思思看着他那一头整齐的短发又气又笑,谭思思被他逗得忍不住笑,心里却还是委屈,于是就见她又哭又笑的,很是滑稽,顾一白却心疼了。他轻吻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谭思思哭够了气就消了,她靠在顾一白怀里,委委屈屈的说:

  “刚刚没带梳子,头发太乱了,用手顺不开,扯得头皮生疼,我随便顺了顺就上来了,还掉了好几根,我心疼。”

  顾一白听到这,对她说:

  “等我一下。”

  然后就走出了办公室,谭思思疑惑的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却听话的坐在原地等他回来。

  办公室外,顾大医师面对别人还是冷冰冰的,却硬是挂上一个笑容和女性同事们借到二十多把梳子,走回来一路上大家都用见鬼一样的目光看着他,他却像没看到一样。

  但顾一白把二十多把梳子放到谭思思的桌子上的时候,谭思思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却只是淡淡的说:

  “想用哪种?”

  谭思思随便拿了一把起来,刚要去梳头发,梳子便被顾一白拿了过去,他一下一下又轻又慢的帮她顺着头发。

  他来帮她顺,才知道彻底理顺有多难,他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她,理顺后,还帮她编了一个俏皮的辫子。

  谭思思回身抱住他:

  “对不起,我不该那么生气,是我小题大做了。”

  她无法想象他一冰山男神去和女同事借梳子的样子,那得接受多少异样的目光,她心疼了,觉得自己过分了。

  顾一白拍拍她:

  “没事,我的错。”

  话说到这儿,谭思思也不再说什么了,两个亲密的人,说太多就生分了,于是她转移话题:

  “我希望我们将来生个女儿?”

  “为什么?”

  顾一白顺着她的话说。

  “因为她有你这样会疼人,会宠人的爸爸一定很幸福,以后给她梳小辫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顾一白本来听到夸奖很开心,但听完最后一句满脸菜色,

  “我这辈子没想给除你以外的女人梳头发。”

  “那是你女儿,还是个孩子。”

  谭思思又不依了。

  “是女的就不行。”

  听这话谭思思无奈了:

  “我还没吃醋呢,你怎么还先嫌弃上了,有你这么当爹的吗?这么嫌弃女儿。”

  顾一白皱了皱眉,似乎觉得谭思思说得有道理,但又不能接受,于是开始逃避现实:

  “再说吧,不是还没有嘛。”

  谭思思满头黑线,有些怀疑这人不会被她吓得不想要孩子了吧。她干咳两声缓解尴尬,然后说:

  “好了,你快去工作吧。”

  顾一白听话的去工作,谭思思自告奋勇的去还梳子,大家看她的目光很暧昧,但这一次,她无视了。

  顾一白的职位虽然挂的是医师,但由于是将来医院的接班人,他处理的都是医院的事务,所以每天并没有人找他看诊,他却依旧有的忙。

  谭思思回来时见他认真工作,也认真的做起一个助理的工作来,她给他热了杯牛奶放到桌边,见他抬头看她解释了句:

  “喝牛奶对身体好。”

  顾一白没说什么又继续工作了,谭思思回到座位上,也有模有样的工作起来,只是没过多久,她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顾一白偶尔会抬头看她,这次抬头见她睡着了,赶紧把空调关了,走过去把衣服给她披上,盯着她的睡颜,嘴角扬起满足的微笑。刚要俯身在她脸上落下一吻,这是电脑提示音响了。

  是邮件的提示音,他猜应该是父亲回信了,看了谭思思一眼,确定她没有醒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邮件。

  父亲的邮件很长,有很多专业的术语和专业分析,他一面看一面留意着谭思思有没有醒,有些事情,他不想让她知道,怕她担心。

  他很快读完了邮件,父亲的邮件总结下来就是他在刚刚醒来的时候,由于意志薄弱,被催眠了。

  他想起爷爷说子鱼那丫头去看过他,那丫头从小就喜欢他,长大了专修心理学催眠领域,会是她吗?他心中轻问。

  

第三十一章 帮她梳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