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去机场

  对面那男人搓搓手对她咧开嘴一笑说:

  “我最近手头有些紧,警察又到处在抓我,我实在有些难,你再借我点钱,就当是你借我的,我以后还你。”

  林子鱼漂亮的眉头皱起来:

  “我们本来就是合作,我给你一笔钱你帮我撞一个人,结果你人都撞错了,我也把钱给你了,你现在还有什么脸来找我要钱,我不是救世主,你最好离我远点。”

  “林小姐,我知道,当初是我没把事情办好,但是也不能全怪我呀,那两个人成天出双入对的,我根本找不到机会呀,我在那盯了好几天,太困了,只能喝点酒提神。

  可能是喝多了点,也是等急了,看到那出来的终于不是两个人了,我就赶紧一脚油门下去,马上要撞上了,我才反应过来人不对,但是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呀。”

  “蠢货!”

  林子鱼嫌恶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去不想看他。

  吴大成见好好说话是拿不到钱了,于是狗急跳墙,威胁到:

  “林小姐,你说你也不差这两个钱,但要是进去蹲两年对你一个小姑娘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好事吧。”

  “你什么意识!?”

  林子鱼盯着他的目光有些危险。

  “没什么意思,就是如果实在没钱花的话,我不介意去局子里待着,反正供吃供喝的,我也饿不死,但是我自己进去没意思,我想让林小姐陪我,到里面,可是我的地盘。”

  说着,他脸上露出猥琐的笑。

  林子鱼心里有杀了他的冲动,但想起有些事还需要他,于是巧笑倩兮的看向她,女子眉目如画,配上那一头短发本是冷艳,但现在笑起来是真的夺魂摄魄,她张口:

  “大成哥,有话好说。”

  一面说着她向顾大成走了过去,她摘下了自己的项链,那银色的项链中间挂着一块紫水晶吊坠,她一面走一面晃着那紫水晶吊坠,口中问道:

  “大成哥,你说这项链美吗?”

  吴大成早在他接下项链的时候就已经情不自禁的盯着她的手和吊坠,他贪财又好色,所以从刚才林子鱼对他一笑开始,她的每个动作对他来说都无疑存在着巨大的诱惑。这样的人是最好控制的。

  纤纤玉手晃着价值连城的紫水晶吊坠,吴大成的眼睛早就看直了,看花了,他呆呆的点点头:

  “美。”

  “那我把这吊坠送给你好不好?”

  檀口轻启,

  “那我把这吊坠送你好不好?”

  “好”

  吴大成贪婪的手赶紧去接,眼神却有些空洞了,他只觉得面前的女子声音越来越柔和,越来越甜美,面前的手好美,吊坠好美,她说什么他都愿意听。

  “那你收了我的项链从此就要对我惟命是从,不能反抗了。”

  吴大成接过项链,

  “是的,主人!”

  然后将项链贴身放着向外走去,林子鱼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美的惊人,眼神却冰冷的没有温度。

  吴大成走出去很远,一阵风吹过来,他的目光突然清明,

  “我怎么在这里。”

  他拍拍脑袋,实在想不起来就直接走了,但他总感觉自己没那么自由了,好像是要听谁的话。

  没错,他被催眠了,林子鱼的催眠已经练习得炉火纯青,对这种小人物进行深度催眠完全不是问题。

  但对于顾一白那种意志十分坚定的人就没有办法,只能挑他意志薄弱的时候进行催眠,但是她仍然失败了,她对顾一白的那次催眠是被迫中断的。

  足见顾一白对谭思思的爱有多深,才让她没法进行下去,想起这件事,她的拳头攥得死紧,脸都有些变形:

  “谭思思!”

  ……

  顾一白一觉醒来突然想把记忆找回来了,他之前不是不想而是不着急,他自己也会催眠,他知道,这种能控制人的催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而清醒的方法都是催眠者设计的,用错了方法是没用的。

  而意志坚定的人是可以自己冲开催眠的禁锢的,就是随着见到重要的人,重要的事,重要的地点,自己就有可能清醒过来,他一直有这个自信,自己和谭思思在一起久了就会自然而然的想起来。

  但是现在他着急了,他知道林子鱼是冲着谭思思来的时候,他为了保护谭思思不能再让自己处于一种混沌状态。

  他怕林子鱼还给他留下了其他的心理暗示,所以首先他要想起这一切,才能突破她给的心理暗示,才能更好的保护谭思思。

  当他来到谭思思楼下的时候,喇叭摁了两声,抬头看去就见谭思思穿着睡衣,拉开了窗帘向他看过来,他靠在车上,笑着朝她摆摆手。

  只见那小脑袋马上缩了回去,十分钟后,谭思思从楼里面飞奔出来,扑到他的怀里。

  他稳稳地接住这个小肉球,看着胸口毛茸茸的小脑袋,昨天的灰色心情一扫而空,他揉着她的脑袋调侃:

  “怎么了,昨天是谁离开我投入雯雯的怀抱的,现在知道想我了。”

  谭思思有些不好意思,把头埋在他胸口不抬起来,一直蹭啊蹭,真的像只小猫在撒娇。顾一白看她这么乖就不逗她了:

  “好了,先上车。”

  谭思思乖乖上车,顾一白帮她系好安全带,把一份热乎乎的豆浆油条递给她,谭思思兴奋的接过,在他脸上飞快的亲了一下。

  顾一白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掰过她的小下巴,要了个长长的早安吻才放她去吃早餐。

  顾一白一面平稳的发动了车子,一面和谭思思闲聊着:

  “昨晚和雯雯聊得开心吗?”

  谭思思嘴里塞着油条,点了点头。顾一白见她这样,轻笑一声提醒她慢点吃,又问:

  “那睡得好吗?”

  谭思思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看着他,顾一白见她这眼神就知道她是习惯了他在身边,突然换了人不习惯,他摸摸她的头又问:

  “那你出来了,留雯雯自己一个人可以吗?

  “可以的,我跟她说我要去上班了,她朝我摆了摆手,说她要再睡一会儿,然后起来去找工作,让我把钥匙留给她,然后该哪儿儿去哪儿去。”

  顾一白听到这句话扑哧一笑:

  “怎么雯雯总是这么嫌弃你啊?”

  谭思思撅起小嘴,表示很无奈:

  “我和雯雯从小一起长大,她总是什么都懂的比我多,比我早,一直嫌我笨,但是又总是不厌其烦的教我,总是护着我,不让别人欺负我。”

  谭思思说到这儿,眼里有了泪光,真的很怀念小时候,现在长大了要面对很多事情再好的朋友也不得不聚少离多了。

  顾一白看她这样有点心疼,抬手揉揉她的脑袋:

  “放心吧,我会接替她继续保护你的,至于雯雯,也会找到守护她的天使。”

  谭思思点点头,一抬头发现前面的路好像有些陌生,她疑惑的看向顾一白:

  “这是去医院的路吗?”

  顾一白被她逗笑:

  “你啊你,明明是个路痴,偏偏我每次走错路你都能看出来,又不敢确定。”

  谭思思自动忽略他的调侃:

  “走错路了你还这么淡定?到底要去哪儿啊?”

  “机场。”

  顾一白认真的说。

第四十章 去机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