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天灾

  如月还在睡觉,小妹妹如辰已经起床,正自己穿衣服。看着小妹妹扯得乱七八招的衣服,如星摇摇头,过来帮妹妹穿衣服。

  “四姐姐真好,不像五姐姐懒猪,不给辰儿穿衣服。”小妹妹柳如辰奶声奶气的说。小妹柳如辰性子很好,很少哭闹。

  “五姐姐懒猪,咱们不给她留早饭,让她饿肚子。”如辰说完笑了。

  “辰儿今天在家看着五姐姐,天气不好,恐怕还有大雨,别让五姐姐出去。”小肖氏对着小女儿叮嘱道。

  “嗯,娘亲放心,五姐姐就爱睡懒觉,不叫她不起床,我不叫她。”如辰说完又笑了。

  “调皮!”小肖氏点着如辰的鼻子笑着说。

  如星又去扒拉如月,一边扒拉一边叫她起床。谁知如月翻了个身睁眼看了如星一眼又睡过去了,根本不起床。

  “我们吃吧,给她留点饭就好,还不知道能睡到什么时辰呢,不管她了。”小肖氏无奈的说。

  如星无奈也不叫了,和小妹妹、娘亲一起先吃了早饭。吃完早饭,小肖氏又叮嘱了一遍如辰,才带着如星披上蓑衣一起来到前院上房,准备和大家一起去田里。

  前院,柳老太太刚刚用罢早饭,几个儿媳妇正在收拾桌子。老二柳仲钰看三房媳妇小肖氏带着女儿如星一起来了就说:“外边下雨,怕是会下大,地又泥泞,恐怕今天干不了什么活计,三弟妹和孩子就不去吧,别淋了雨再得了风寒就不值当了。”

  大媳妇张氏看了老二一眼,抿着嘴没说话,又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二媳妇贾氏,贾氏也看了一眼大嫂,又转过头来看了看老太太,白了一眼老二柳仲钰,“雨又不大,怎么那么娇气,再说母亲没说话呢,你做什么主,该干嘛干嘛去。”意思很明显,老太太没说让你休息,你就得继续干活。如星刚刚小小的高兴马上就被镇压了。

  “吃了饭,赶紧干活去。”柳老太太阴沉个脸,连眼皮都没抬就给了一句,一转身走了。

  “相公,奴家今日有些风寒了,就不去了地里了。”老大柳伯钰的小妾入琴一边看着老大柳伯钰娇滴滴地说着一边飞着媚眼。

  “哦,那就别去了。”老大柳伯钰赶紧说。

  大媳妇张氏使劲挖了入琴一眼,抿嘴没说话。

  “懒驴上磨屎尿多。”二媳妇贾氏嘟囔一句。就这一句,大家闺秀已经变成村妇。

  “又没让你出去干活,你话真多。”老二柳仲钰说了自己媳妇一句。

  家里的妇人只有三媳妇肖氏、三房大女儿如星和大房的小妾入琴是下地干活的,老太太、大媳妇、二媳妇、小姑子柳环,还有跟着老太太一起来的老太太的陪嫁桂嬷嬷都不下地,孩子们是上午两个时辰认字,下午或者去地里帮着干活或者去挖野菜。三房的家族地位还真是可怜见的。

  如星跟着母亲、大伯、二伯一起出了门,往自家的地里走。蒙蒙细雨淅沥沥的下着,虽然不大可是湿人,外边的土路越是下雨越难走,泥泞的很,一会儿功夫如星的鞋就湿透了,脚上沾上粘粘的泥,艰难迈步。

  柳家的房子靠山边,这房院后不远就是天凉山,出门是一条小河,河水不是很大,平时村子里的妇人都在河里洗衣服。河的上游就是柳家的田地,不下雨大概走两刻钟就到了,下雨的话土路难走,怎么也得多走一刻钟。

  好歹走到地头,地里已经有人干活了。五十亩地指望自家这几口人肯定干不完,所以柳老太太让大儿子雇了五个长工,就是这地里干活的黄家的三兄弟和他们的两个表弟。黄家是上山村人,就在柳家住的小长村隔壁,黄家兄弟很实诚,也跟着干了八年了,他们的表弟是后来这兄弟三个给介绍来的,也不错,干活蛮卖力的。

  黄家老大叫黄大狗,老二黄二狗,老三黄狗剩,名字起的够心塞的,但是农家人都这么叫,在山村也不足为怪。黄家三兄弟看见主家几口人来了都抬起头来打招呼。

  “东家来了。”黄大狗看着柳老大笑呵呵地说,“这雨一时半会儿恐怕听不了,就得顶雨干了。”

  “是啊,没办法,不能误了地,干活吧。”柳老二接过话说。

  柳老大叹了口气,拿起工具开始干活,大家一起低头翻地。

  如星提着自己的小篮子,沿着堤坝一边走一边挖菜,地又滑、又湿、又黏,如星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孩子趴那了。

  “东家,这雨下了一阵子了,天又湿、地又滑,再说这野菜这场雨过后就大波儿出来了,等雨停了再叫孩子出来挖菜吧,你看孩子都湿透了,还摔跤了,快让孩子回吧。”黄老大有点看不下去就说。其实他心里说:我们家虽然没钱也没让孩子这大雨天出来挖菜,这东家也太抠门了。这人实诚,憋不住,看不下去就说。

  小肖氏赶紧向如星奔过去。

  “三弟妹,让孩子回去吧。”老二柳仲钰又说。

  小肖氏回头看着两位兄长问:“那,大伯、二伯我让孩子回去了?”

  “回吧,娘要问,就说我让回的,你也回去吧,下雨就别出来了。”老二皱着眉头说,对老娘的做法也是不太苟同,柳老大依然不言语。

  小肖氏赶紧奔到如星跟前,看孩子鞋子都湿透了,裤子也湿了大半条,心疼的赶紧扶起如星,又低头拿起篮子,把孩子挖的几颗野菜重新装进篮子,扶着孩子,有些心酸,娘两个低着头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将近十年了,小肖氏因为自己的家世,加上又没生个男丁,婆婆、妯娌龌蹉,丈夫的冷淡,性格也也由明朗、大方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唯唯诺诺,更何况还生了个傻女儿,就更不敢不敢多说一句话,更不敢为自己的女儿争取利益,为女儿说话了。

第三章 天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