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人祸(2)

  话没落地人已经进来了,都说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没办法,来的不是别人,正式二房媳妇贾凤鸣和大房的小妾入琴,说话的是入琴。

  按说,这都十来年了,除了两房的孩子偶尔来三房遛一趟外,这两房的大人和老太太来三房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扒了过来,今天下雨西风东刮,二房媳妇和入琴居然来了。

  “娘让我过来看看,如星无事吧?”二房媳妇贾氏一边拿眼睛瞧着炕桌上的糖水蛋边一边冷冷的问,眼里尽是不屑。

  “二奶奶:这还用问,人都在这,看着就没什么要紧的,虚张声势、偷懒耍滑罢了,况且还有红糖水蛋,有病也好了。”入琴阴阳怪气的说。本来已经没落贵族,沦为军户,可是还是扔不下曾经的辉煌,所以柳家人仍让自己人称呼自己奶奶、爷。

  “二嫂,琴姨娘,你们快上炕坐吧,天凉,炕上暖和。”三房媳妇小肖氏有些尴尬的赶紧让座。

  “不必了,既然无事,那就回了。”

  “二嫂,坐会儿吧,喝碗红糖水。”小肖氏说。

  “三弟妹呀,你这鸡蛋是哪来的?你们后院也不养鸡,这蛋莫非是亲家送的?”入琴问。

  “不是,不是外祖家拿来的蛋,是月儿拿回来的。”如星怕引起矛盾,赶紧小心翼翼的替娘亲解释。

  “这可是奇了怪了,你这小孩子说谎可真不好,你说如月一个傻子,除了吃就是睡,除了给家里浪费粮食就是给家里找麻烦,可什么时候出息了,会往家里拿蛋了?那岂不就是不傻了?何况谁会把蛋给她啊?”入琴步步不让的又阴阳怪气的说,“再说了,即便是月儿拿回来的东西,你们可问清楚是哪里拿的?这么不清不楚的东西你们也敢吃?这可不像弟妹你的性子啊。”

  “月儿就拿了两个蛋,是野鸡蛋,我想:可能是在山间野路上捡的吧,问也问不明白,扔了可惜,就收了起来。”小肖氏越说越没底气,声音也越来越小。

  贾氏倒是没说话,眼里的不屑、高傲明晃晃的。

  “三弟妹,这可是你的不对,不管这好东西是哪里来的,都要禀告娘,即便是你娘家偷偷送来的也要知会娘亲,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又没分家,你有点好吃好用的,就自己偷偷摸摸的受用了,这可是忤逆不孝,你小家小户的小家子气,咱们也知道,可是都十年了,你嫁到柳家也十年了,怎么一点也不出息。你等三弟回来,你自己问问,你做的可对?”

  “琴姨娘,都说了不是外祖家送的蛋,你怎么就不信?”如辰实在看不过去,争着和入琴理论。

  “你小小年纪,长辈说话胡乱插嘴,牙尖嘴利的,你娘还真是把你教得好。”贾氏忽然插嘴,冷冷地说,一派大家少奶奶的高冷,鹦鹉都变鸡了还摆谱。

  “我没有,你们冤枉娘亲。”如辰边哭边说,“家里就这两只蛋,五姐姐拿回来的时候我看见的,外祖家那回来送蛋也不会只送两只,你们吃了多少次了,还冤枉人,坏人!”

  “瞧瞧,三弟妹,你家小丫头教的真好,不但会撒谎还会和长辈顶嘴。快把剩下的蛋拿出来,不拿的话我可要自己去找了。”入琴竖着眼睛说。

  “琴姨娘去找吧,能多找出一只鸡蛋,都拿走。”如星红着眼说。

  “月儿,你、你在干嘛?”这时小肖氏突然大声说话。

  如月才不管你们吵不吵的,不耐烦的把大碗端过来,拿起木勺就捞蛋吃。

  如辰惦记半天了,如果没有二伯母和琴姨娘过来无理取闹,这会儿蛋都进肚了,看见五姐姐把碗端自己嘴巴底下,又急又没办法,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五姐姐是个护食的,东西到她手里是夺不出来的,不然如星和如辰都长的瘦瘦小小的,头发黄黄的,偏偏五丫头如月长的白白胖胖的,娇娇嫩嫩的,头发又黑又亮,真真小美眉一个,可惜是个傻子,偏偏最俊的是个傻子。

  “哎吆,这傻子,混蛋玩应就知道吃,让你吃,吃个屁。”入琴一边说一边上手抢那蛋碗一边嘴里骂人。如月见她不怀好意的来夺糖水蛋碗,那能行么?就不高兴地抬手就一巴掌打在琴姨娘的手上,只打的琴姨娘“嗷”一声,“我的天哪,这死傻子手劲怎么这么大?你要打死老娘啊?”一边骂一边揉自己的小手。

  如月见她把手缩回去,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又低下头要吃蛋。

  “肖氏,你就是这么教养孩子的,你看看你家傻子,殴打长辈,又傻又狠的,打的我现在还疼,你可得给个说法。”

  琴姨娘一边说手也没闲着,不顾手疼,又上去就夺碗。

  本来入琴看见三房的三个死丫头片子吃蛋就生气,三房这几个人下等人、等外品怎么也配吃鸡蛋,上房倒是养了十一只鸡,每天能捡个六七个蛋,可大部分都拿到市集上换钱了,偶尔也就老太太和柳老大、柳老二还有二个孙子能捞一碗蛋羹吃吃,剩下的人一年也吃不了几回,这么高的待遇三房的死丫头片子是不佩吃的,所以抢不下来宁可让它洒了也不能让如月吃。

  入琴恶毒的心里别人看不看的出来如月不知道,如月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你越想搞破坏我约不让你得逞,入琴想过来拽碗,拽不来最好把碗打碎,让死傻子吃不成最好,如月岂能让她得逞。

第五章 人祸(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