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崔家妞儿

  “你这贱人,都说眼见为实,你那只狗眼看见了还是你那只狗耳听见了?”小肖氏又站起来用手指着入琴问。“贱人就是贱人,半个奴才秧子,别人不叫你奴才你就把自己当正经主子了,哼,一天到晚拿出个死相来,不知道的以为你是大少奶奶呢。”

  小肖氏这时恨毒了入琴,本来刚才在后屋的事儿就憋了小肖氏一肚子火儿,加之这不怕死的傻缺还人身攻击人家女儿,那能行么?没有胆子借个胆子也要揍扁这傻帽。

  “你说的这个崔家傻妞是不是崔家唯一的那个女儿,就是那个已死的傻妞?”桂嬷嬷有点拿不准的问。

  “咱们小长村就一家崔姓人家,还能是哪家?崔家就一个女儿傻胖妞,她怎么回事儿、怎么死的大家不说,谁不心知肚明?那贱人就因为我家傻月儿捡了两个鸡蛋没给她享用,就平白的污我家月儿,我不撕她的嘴当我是死的。”

  “孽障!”柳老太太抬起头看着入琴也气得够呛,“你个混账东西,你不会说人话?女儿家的名声也乱说的?柳家这么多女儿你想害死谁?你莫不是想作死!混账!混账!”又转过头来对老大媳妇张氏说:“把这混账带你屋子里去教训,让她别忘了规矩,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要心知肚明,让她别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长进就掌她的嘴,免得一天到晚胡说八道连累柳家儿女。”入琴懵了,多少年过去了,她都忘了自己是个妾了。因这柳家的落魄,这身份就都遮掩着,这大房媳妇张氏也因为入琴是唯一跟着来的妾侍对她格外宽容。早前柳老大、柳老二都有几房妾室,自从柳家遭了难以后,其他的妾室回娘家的回娘家、跑路的跑路,只有入琴带着女儿跟着来了朔州,所以张氏才对她宽容些,她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肖氏你也该打,即出了这事,还有我这个老家伙,即便是老婆子不在的话还有你大嫂子,那里轮到你这混账动手。”一回头看见如月还站在八仙桌旁,瞪着懵懵懂懂的大眼睛看着这些大人,把如月拽过来,抓着如月的胳膊:“我问你,给奶奶说实话,鸡蛋谁给的?”如月傻呵呵的看着柳老太太不说话,面无表情的。柳老太太着如月后背拍了一下又大声问:“问你话呢,说!”如月依旧不说话,倒是只扒拉柳老太太,气的柳老太太看着小肖氏大骂:“没用的东西,生了一堆废物点心不说还惹事生非,赶明个三儿回来让他收拾你。现在带着你的三个废物给我滚回你屋子去,不叫不许过来,看着你们就烦。”

  小肖氏打了入琴一顿本来就解气了,自然不再申辩,这边扯着如月,又去小姑子屋子里把如星、如辰两个一起带着回了后屋。

  这边柳老太太也把入琴赶走,坐那儿生闷气,桂嬷嬷站在身后,张氏、贾氏也不敢走,都在旁边小心地伺候着,谁都不敢说话,怕说错话,自己倒落一身不是,没落贵族还是有一定的规矩的。

  “娘亲,别生气了,你别把身子气坏了,那肖氏就是个混账,赶明个三哥回来让三哥收拾她;琴姨娘混账,就让大嫂揍她,您何必生闷气呢?”小女儿柳环从西屋便走出来边说。

  “噗嗤”桂嬷嬷没憋住笑了出来。张氏和贾氏也努力得憋着,小心的看着柳老太太。

  “还的说我家环儿暖心。”柳老太太抓过柳环的小手拍了拍一边说,“那两个不争气的,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的,若是当年早该打出去了,怎容得她们这样嚣张。”说完叹口气,又转过头来看着两个儿媳妇问:“目下自家倒是可以自说自话,但是你们都说说,这月丫头应该是个什么情况?可不能让入琴说对了去。”

  “说的可是呢,可也问不出来呀。”张氏先说了话,“当时听说那姓夏的老鬼可是被崔家打断了腿,赶走的,不过是走了还是死了也没人知道,可从那会儿起就没人看见那个人了,怎么咱们家女儿就遇见他了,再说就是遇见他了,他还敢再发旧案?他作死呢?”

  “娘,好像听说那崔家把那夏老鬼打残了,究竟为个什么事儿这样下死手啊?”小女儿柳环看着柳老太太问。

  “你个女儿家不可像村妇一样东家长西家短的乱说,回你屋子去绣花去。”柳老太太不悦地说。

  “哼,什么大不了的,还不让我知道。”说完撅着嘴会自己屋子去了。

  “唉!家门不幸啊!”柳老太太一边叹气一边对着桂嬷嬷说。

  张氏和贾氏手站在旁边也不好说话,都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但也不好马上走了。

  “也不能都怪肖氏,若是有人这么说我的环儿,我也抓破她的脸。”因柳环是桂嬷嬷带大的,所以桂嬷嬷会说“我的环儿”这话。

  “婆婆,都怪媳妇没能管好我们大房的屋里人,让娘跟着受惊是儿媳妇的不是,请婆婆息怒。”大媳妇张氏看老太太好歹歇过一口气儿,赶紧上前承认错误。

  “你是该好好管管,回去给我狠罚,谁也不许求情。”柳老太太气呼呼的说,“那三房那个村妇也不是个好东西,等你三弟回来再收拾她。反了她们。”

  “是,娘就别生气了,不值当。”张氏赶紧说。

  “回吧,别都在这站着了,一时半会儿我这个老家伙也死不了,走吧走吧。”

  张氏和贾氏见老太太撵她们走,就赶紧出了正房,麻溜回自己屋子了。

  这边小肖氏也带着三个女儿回到后屋,三个孩子进到屋里都老老实实的站在炕边,也不上炕,胆虚虚的看着娘亲,也不敢问话,其实心里都纳闷呢:从不说重话的娘亲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儿啊?

  其实也不能怪小肖氏这么发飙,这里有一段公案:这崔家原是本村一家中等人家,家里有三个儿子,二十几亩地,关键人家这地是自家的,所以生活还不错。崔家老人开明,待这三个儿子都娶妻生子后,就早早给孩子们分了家,三个儿子各过各的。

  单说这老二家,娶妻曲氏,分家的时候分了八亩地,家里已有一儿一女,分家后搬了出来,老人给了五两银子盖了新房,日子过得很是不错。随着年龄的增大,儿子倒是千伶百俐的,都能帮着家里干活了,女儿却出了问题,这孩子有点傻,倒是长得好看,白白胖胖的,刚开始崔老二和曲氏以为是孩子还小,再说有可能是开窍慢,也不以为意。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实是残酷的,这孩子被证实确实是傻,这可愁坏了崔二两夫妻,也请了医生给治,但是医生说了:傻病---人家治不了。

  又过了几年,崔二家给儿子娶了媳妇,媳妇娶回来也很好,对公婆孝顺,对小姑悉心照顾,崔二家的曲氏觉得自己找了个好儿媳妇,就算自家女儿将来嫁不出去,儿子、媳妇也能照顾她,觉得很心满意足。但是她也想给傻妞找个婆家,可是很难,肯要傻妞做媳妇的不是瘸子、瞎子,就是老鳏夫,曲氏是个疼女儿的,怎么能让女儿去遭那个罪,所以就和儿子、儿媳妇商量,如果有一天他们老两口去了,让儿子、媳妇不要把女儿撵出去,给她一口饭吃,让她在崔家养老,儿子媳妇一口答应。

  所谓世事无常,天难从人愿。这小长村本就在边境,由于冬季草原食物短缺,常有小股西戎流寇流窜过来,这部分西戎人不辞辛苦的从天凉山翻山过来,专为抢劫大夏人,无论粮食金钱甚至于人都抢,抢完就跑,由于西戎人马彪悍、动作也快,官府也拿他们无奈,官兵到了,他们跑山上了,顺着高山上小路回西戎了。那一日,崔二家夫妇两人回娘家拿了不少礼物,遇上流寇,崔二夫妇舍命不舍财,与流寇撕扯起来,双双被杀,财物也被抢掠一空。

  崔家儿子媳妇含悲忍痛葬了双亲,这也恰恰就是崔家傻胖妞悲惨命运的开始。

第十一章 崔家妞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