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路遇劫匪

  毛胡子被于三郎吓一跳,不过马上反过劲儿来,不问三七二十一顺手就要操家伙打人,马车里没什么顺手的,毛胡子一划拉,把放在车厢边上放着的腰刀操在手里,带着鞘直接“呜”的一声朝如月砸过来。

  如月见势不妙赶紧左手一台抓住刀鞘,往左一拉,右手握小拳头对着毛胡子的脸就是一拳,毛胡子觉得如月小孩子一拳能有什么劲儿,闹着玩似得,连躲都没躲,结果这一拳直接揍毛胡子脸上了,毛胡子“叽里咕噜”的直接从车厢滚了出去。这还是在如月实战经验不足的情况下,在如月看来打歪了。

  车厢外毛胡子“嗷嗷嗷”的叫,两只手捂着脸,滴滴答答的滴着血,鼻子嘴全是血,不知道打掉几颗牙。

  “哼哼,怎么管教你家奴才的?一点用也没有,这么不经打,还这么狂躁,真是极品废物!”如月傲娇的看了看于三郎,霸道的小奶音也叫嚣着。

  “你怎么这么大力气?你到底是是是••••••什么人?”于三郎见识了如月的手段,觉得逆天了,这么点个小丫头居然把他的贴身保镖打的满地找牙,太不可思议了?这是天生神力?要知道毛胡子在他家保镖里也是数得上数的,居然一个回合都没坚持下来,“呜呜呜”于三郎哭。

  “哭什么?你乖一点,我不打你,我只借你的车用一下,到了城门口我就下车。”如月白了于三郎一眼不耐烦地说。

  “三爷,这是怎么了?您?”外边赶车的小厮不知道车厢里发生了什么,既不敢贸然掀开门帘子,也不敢问的太直白,怕没闹清理变的情况下,对主人不利,小厮还是很谨慎的。

  如月冲于三郎一瞪眼,于三郎无可奈何的对外边说:“赶好你的车,别问废话!赶紧走!”

  “是!”小厮只好按主人吩咐继续赶车往朔洲城方向走。

  毛胡子被打的滚出车厢,还想再回来解救于三郎,嗯,他到是个好保镖,听见里边如月和于三郎说话,为着主人的安全,先忍了这口气,主人现在和小丫头在一起呢,动起手来怕伤及主人,再说他心里很没底儿,就等到了城门口再说,那可是他们于家的地盘,再弄死小丫头。其实这车上除了如月其他人都这么想的。

  马车不快不慢的走着,差不多走一半路程了,如月很想给他们唱一首大王巡山,想了想又没唱,显得自己不霸气,没有杀伤力。拿小眼神瞄着于三郎:这厮腰包里有钱,正好自己没钱,就和他借了,虽然是借,老子可没打算还!哼哼哼!如月在心里阴笑,正浮想联翩呢,就听外边人喊马叫的,马车突然急停了下来,如月差点咕噜出车厢,就听外边有人喊:

  “呔,此山是是是••••••我开,此树是是是••••••我••••••我栽!”

  如月在车厢里一听,小眼珠铮亮:“哎吆,打劫的!”一抬手扯开门帘,从底下露出个小脑袋来:“要打次路过,留下买路财!”她先说了,然后趴在那看热闹。

  “唉,你怎么••••••怎么抢••••••抢我的话!”一个满脸胡子的黑大傻个一边看着从车里爬出来的小丫头一边磕磕巴巴的问。

  如月拿眼扫了一下外边的几个人,一共五个人,个个人高马大的,前面喊话的明显的是个结巴,如月觉得这几个劫匪是故意的,故意安排这结巴来搞笑的,可是看这结巴手里拿的大砍刀,刀背发青,刀刃铮明瓦亮,令人胆寒。后边一个大汉穿着绸布衣服手里也一把大砍刀,看上去是劫匪头,因为穿得最好,另外三个都拿着藤条棒,这一看就是正规的劫匪,那家伙都是要脑袋的,不是闹着玩的。

  “小丫头,好大的胆子啊!”后面穿绸布衣服的走了过来笑嘻嘻的看着如月说:“你是谁?看你的样子不像富贵人家的孩子,你和这于三郎什么关系?”

  “老大,她••••••她她她抢抢••••••。”磕巴还想说。

  “你们是打劫的?你们这个从业水平堪忧啊?瞧他!”拿手一指那磕巴,“你瞧他,喊个号子好家伙喊得稀碎,你也应该培训培训你的手下,专业一点是不是?”如月趴在那儿说。

  “小丫头,你不怕我们?”绸布衣服很是奇怪的问,他觉得自己打了半辈子的劫,第一次遇到这么不怕劫匪的小丫头。

  “我一没财、二没色、三和你没仇,我怕个球!”如月翻翻小白眼说。

  “看上去你长得不错,再说,你和姓于的一起过来的怕是走不脱了。”绸布衣服继续笑嘻嘻的说,看着是笑嘻嘻的,可是眼里一点笑意没有。

  “我只是搭个车而已,你们劫你们的,我看完热闹就走。”好家伙她还惦记着看热闹。

  “于家小子,下来吧,咱等你很久了”那劫匪一改刚才的态度,一声暴喝,直吓得于三郎手脚都不会动了。

第四十四章 路遇劫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