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再逃

  掌柜的摔倒在地,小二更不敢拦着了,几个家丁就闯进了酒家。

  小月儿之前就进了酒家,一进门是几张散座,虽然不多却坐满了人,屋里飘着香气。对面是一条木质楼梯,不是很宽,但是干净整洁,小月儿迈步就飘上去了,店小二眼睁睁的看着熊孩子一阵风似得跑楼上去了,想拦都不赶趟。小月儿上了楼,下边家丁也就进了楼,其中一个家丁抓着小二的衣领就问:有没有看见刚才有孩子进来,那小二不敢犟嘴,赶紧告诉说上楼去了,这几个货一听就跟着一起往楼上奔,结果楼梯太窄,摔了好几个,爬起来又上去了。

  小月儿上了楼,打眼一看,有点郁闷:这特么的走进死胡同了?

  楼梯转过来是过道,过道两边是包房,没有散座,关键是楼上连个窗都看不见,怎么逃跑?

  小月儿正纠结,楼下已经人声鼎沸,接着楼梯被震动的直颤,人家马上上楼了。

  有位哲人曾经说过:运气也是战斗力。小月儿正愁呢,就听见最里边的包房门“吱”一声开了一个缝,小月儿“噌”的串了过去,那动作叫一个利索,一抬腿就把门踹开了,迈腿就往里冲。小月儿也是急了,可里边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小月儿往里冲,里边人一个擒拿手对着小月儿抓来,小月儿没想到里边人真下手,但是知道自己这样很无理,所以小脚一挪向偏斜方向漂去,躲开这计擒拿手,一边躲一边说:“对不住,打扰各位,借过!”小月儿虽然没经过什么系统训练,但是每日里在空间练功,吸收绿蜜,受空间灵气洗礼,可以说是身法灵动飘逸,直接飘进屋子。那人见一击没中也是吃了一惊,看着站在屋中间的小月儿楞了一下,心说:这么小?紧接着又攻击上来,“且住!”有人喊了一嗓子。

  小月儿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书生,坐在小月儿正对面,鸭蛋青的长衫,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一位俊俏小生,他的前面正对着一桌子酒菜,是这书生喊得。他的旁边是一位贵公子,十七八岁的样子,很年轻,且不说这人穿戴打扮如何,这渗入骨子里的贵气无论如何也无法忽视,长得很俊,但是有点病气缠身的感觉,冷着一张脸打量着小月儿;最让人琢磨不透的是最靠近小月儿坐着的这位:穿一身黑色锦袍,扎巾箭袖,身高过丈,一脸的大胡子,看不清真面目,看不出年龄,可是小月儿看他的时候他在笑,牙齿白晃晃的,像假牙,古代没有假牙,小月儿心里嘀咕。屋子里包括门口站着的刚才对小月下手的大汉,一共四位,那大汉这会站在小月儿旁边虎视眈眈的,这位一看就是保镖。

  “呲溜”小月儿忙了半天了,又打又跑的,小小年纪真不容易,猛不丁的看见一桌子山珍海味不馋才怪,小月儿流了一下口水:“哼,四个人吃这么多?吃的完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想到自家还靠着野菜糊口,不由得感叹。

  “碰碰••••••碰碰,开门!”包房外有人砸门,外边闹哄哄的,有酒店掌柜的哀求声,也有家丁、武教头的怒骂声。

  小月儿刚才只顾着打量了,忘了后边有追兵,这会儿想起来抬腿就往窗户那儿跑,对,这屋子是有窗的,小月儿来到窗前又郁闷,左右观瞧,右手有个小几,过去对着小几就是一脚,把小几踹到窗户底下,自己爬上去,窗本来就开一半,小月儿打开就要往外跳,顿了一下,又下了小几,来到桌子前,抬手就抓住那只肥鸡,一边抓一边笑:“你们吃不完吧,我帮着吃!谢了,后会有期!”说完又跑到窗前,一抬手大开窗户,“噌”就跳出去了。

  小月儿刚跳出去,包房的门就被踹开,武教头一马当先的就闯了进来。屋子里边静悄悄的,四个人一起望着闯进来的武教头,武教头进来后,只一眼就看见正位坐着的贵公子,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武教头当时腿就软了。

第六十六章 再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