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闯祸

  吓得心惊胆战的武教头腿一软就跪下了,磕头如捣蒜:“小的眼拙、小的该死,惊扰贵人!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贵人饶命!”武教头不停的磕头、不停的求饶。

  再看那位贵公子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上位者积年养成的气势让人心惊胆战,也够任性的,一句话不说,吓死你。武教头磕头磕的头皮都破了,也不敢停下。

  “滚!”也不知哪位爷发善心大鼻子哼了一声,武教头如蒙大赦,赶紧磕了一个响头,爬起来连滚带爬的滚出了屋子,出了这间包房,拿袖子擦了擦汗,赶紧领着一班狗腿爪牙滚出了酒家。出了酒家大门,武教头虽然心里恨得够呛,但是既不敢表现出来,更不敢说出来,只是回头望了望酒家的二楼,心里纳闷:今日真是流年不利,怎么遇见了这位煞星。也不敢多想,赶紧布置人手去追小月儿。可是,经过这通折腾,哪里还有小月儿的影子,只好撒下人手慢慢追查了。

  酒家掌柜的见武教头一脸锅底灰的离开了酒家,嘴撇了撇好歹忍住没上前抓住他们理论。

  包房里,武教头前头滚蛋,大胡子年轻人就站了起来,来到窗前,略微推了推窗子往外看了看,小月儿早没影了,只留下几块儿踩坏了的瓦片证明刚才有人打这儿跑了,回头坐下,轻轻的吩咐一声:“去查一下!”

  “是!”暗处有人轻轻的答应一声,接着有些许微风刮过。

  小月儿从包房窗户跳出来,挨着酒家的是一片矮房,小月儿顺着矮房往前跑,还好包房里的几位煞星拦了一下,给小月儿留下充足时间逃跑。

  小月儿在矮房上跑了十几步,前面有一条小胡同,小月儿从房上跳了下来,在房上跑目标太大,还是下来好藏身,顺着胡同往前跑了一会儿,又往左拐,还是小胡同,路上有几个行人也没太注意小月儿一个孩子,小月儿本着能跑多远跑多远的想法使劲往前跑,可是小胡同总是七拐八拐的,跑着跑着小月儿不跑了,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不是兔子转山坡吗——转来转去回老窝,怎么又回到人妖花娘的牙行后边那条小胡同啊?小月儿就打着跳出来逃跑的啊!

  灯下黑?小月儿想,就这在附近找地方藏起来?那些死打手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回来了吧?尽管自己是迷路了,偶买糕的、晕!又一想:还是算了吧,虽说有灯下黑一说,那得对环境充分了解还好,自己对这附近可是两眼一抹黑,还灯下黑?别再遇见贼!哼!跑!想到这儿,小月儿一溜烟儿又跑了,只不过这回与刚才是反方向跑的。

  多亏小月儿没留下,小月儿刚走不一会儿,就又来了一群人,在牙行和牙行周围好个勘察,尽管没发现什么,最后把花娘几个残废带走了,几乎是与小月儿插肩而过。不得不说小月儿很运气。

  小月儿嗷嗷的又跑了一刻钟,见自己周围没有可疑的人,慢慢的改走路,一边走一边四下观察,看看能不能找个破庙或是废旧的房子,目前最要紧的事把空间里的活物放出来啊,尽管小月儿遮得很严实,也把笼子锁上了,可是架不住时间长,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儿啊,空间这种神兵利器,别人最好还是不知道,谁知道谁是人谁是鬼啊?

  不知怎么的,小月儿胡走瞎走的居然来到了城墙下面,小月儿觉得终于找到路了,找到头绪了,不是刚才一通乱转,顺着城墙走总能找到城门,到了城门就好了,还是那句话: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怎么着也要把这些拐来的孩子送出去。

  顺着城墙走不一会儿就来到一处城门口,这里不是小月儿进来的那处,那边是东城门,这里可能是西城门,小月儿一边走一边仔细听着旁边人说话,城门口自然人多,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不似小胡同里零星几个人。

  “今天把守城门的人怎么这么多啊?”一个推车的汉子和他旁边的挑担子的汉子说话。

  “是啊,怎么回事儿?早起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

  小月儿刚开始还没注意,可是冷不丁觉得不对,赶紧往旁边躲了躲,顺着墙边往前走,这样隐蔽些,又往前蹭了蹭,小月儿暗暗的吸了一口冷气:似乎自己这祸闯大了

第六十七章 闯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