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认栽

  小月儿这时很发愁,本来就是个怕麻烦的人如今真是惹了巨麻烦。

  小月儿两只小手按住供桌一使劲儿,坐在供桌上,翘起二郎腿,小手一摆对着众人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分两部分,一部分呢是卖身契拿回来也不敢回家的,因为你们不是正经赎身,牙行会报官,你们即使拿着卖身契回家也住不安生,那天牙行找到你们家,发现你们,你们就是逃奴,是不是?”

  “不全是这样的,小姐姐。”别人没说话,黑脸小丫头先接了话茬。

  “咦?我怎么看着你比我大,却叫我姐姐?”小月儿看着黑脸小丫头问。

  “呵呵,你比我厉害多了,你可是大侠,我以后都叫你姐姐,我以后跟你混好不好?”黑脸小丫头一脸的崇拜,星星眼里全是儒慕、讨好地说。

  艾玛!传说中的粉丝!小月儿心里嘀咕,感情粉丝这种东西也能跨越时代!老子也有粉丝了。

  “哼哼哼哼,小姐姐,咱不开玩笑,以目前的情况,我还是个劫匪,朝不保夕的,赶紧把你们送回家是真格的。你刚才说“不全是”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咱们大夏国对奴隶管制很严格,一般卖身为奴的人都是奴隶的主人手里握着一份卖身契,衙门里备案一份卖身契,另外还有书案记载,如果奴隶赎身,需准备一定钱财给奴隶主人,奴隶的主人允许后亲自或者派人拿着这个奴隶的卖身契去衙门销案,另外卖身为奴者男子不得科考、做官,女子不能嫁入贵族,男女终身只能为贫民等许多禁制,否则,视为逃奴,逃奴被抓回来如何处置,奴隶主说的算。其他的我都记不得了,只记得这些。”黑脸小丫头啰里啰嗦的解释了一下,“这下你明白了吧,哎,逃奴很麻烦的!”说完摇摇头。

  小月儿听完心里更冷了,想起了自己,柳家的无情,庆幸自己离开了柳家。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小月儿问。

  “我三叔在衙门当差,所以我知道的多一点。”

  “你叔叔在衙门当差?那你怎么还被人抓了?”小月儿又问。

  “我家本来住在千字街,我偷跑去猫儿山抓蝈蝈就被他们套来了。”越说声越小,心虚,“我娘会打死我的!”

  “那你们这些还没有卖身契的是不是就可以回家了,完全不需要担心。”

  “我们五个后来的肯定是,回家就好了,先前的笼子里的那三个小娃娃不知道。”

  “可是我在人妖花娘放卖身契的格子里没发现多余的卖身契,应该是没有,王月不是说他们是前天来的吗,就按没有处理吧,你们八个赶紧回家吧。”

  “黑丫你叫什么名字?你能找到家吧?”小月儿问。

  “我叫丑丫,我能回家,我知道回家的路。”丑丫说完也没动地方,只是看着小月儿,她还不想走,她是小月儿的粉丝,还有话和小月儿说。

  “你怎么还不走?”小月儿问。

  “这些小孩子怕是找不到家,需要家里人来领,又不知道他们是谁家的,你打算怎么办?”丑丫所问非所答。

  “是啊,怎么办?哼哼哼,这就是传说中的做好事后遗症,哼哼。”小月儿苦笑。

  “不如我找我三叔来帮你吧,衙门里应该有记录,谁家丢了孩子。”丑丫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和小月儿说话。

  “那你找你叔叔来,我们怎么办?你叔叔是捕快吗?”王月紧张的问,其他有卖身契的也紧张。

  小月儿一个头两个大,是啊,这里还有九个逃奴呢,按照武教头的速度和力度,这九个逃奴肯定在衙门挂了号的,一旦露面必被抓无疑。

  “姐姐,阿福饿了。”叫阿福的宝宝扯了扯小月儿的裤脚,小声地说。目前几个小点的宝宝都围在供桌旁边,倚着供桌的、牵着小月儿裤脚的,反正别看孩子小,知道谁好,靠谁近安全。

  “卖糕的,真成保姆了。”小月儿嘟囔一句,跳下供桌。

  “丑丫,你知道路,这附近有卖吃食的吗?最好买包子。”说完掏出一两银子来,又有点心疼,自己银子不多,还要养活这么多人,哭啊!

  “不会被抓吗?”谢凡小心得问。

  “不会,能认出她的人都被我打残了,街面上跑的那些饭桶应该没见过她。但是你也小心点,买三十个包子吧,回来的时候留点意。”

  “我知道,你们也小心点。”丑丫说完接过银子就跑出去。

  小月儿看她跑出去的劲头和速度,觉得丑丫或许携款逃跑了,一两银子啊——巨款啊!小月儿心里哀嚎。

  又抬头看看大家,大家都看她,小月儿又哀嚎:倒了巨霉了,我小月儿刚刚出山,还没咋地呢,就背了:入室抢劫、杀人越货••••••一大堆好听的名号,哎!死被窝里得了!

  小月儿在屋子里转圈,一边转一边想:没办法,这些人是自己救的,还得管,尤其几个小的,看着真可怜,不管于心不忍,不能一走了之,太不是人了,算了老子认栽了,不管结果咋样,烫手的山药老子拿了。

第六十九章 认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