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花娘的来历

  小月儿离开老婆婆直奔铁匠铺子去了。

  一边走一边还把路上遇到的铁匠铺子都逛了一遍,货比三家吗,然后她去了庄家,在庄家看了一圈之后去了陆家,最后在陆家买了一把刀、一把匕首,没买太多,因为今天街上巡街的衙役很多,巡逻的也比较贫,到处都是衙差让小月儿心里打鼓,尽量小心点。

  老婆婆的介绍真不骗人,小月儿对自己买的这把刀很满意,匕首也不错,在现代的时候就听说越王勾践剑了不的,两千多年前的剑出土后,仍然锋利无比,吹毛立断,今天也算见识了:刀和匕首都是精钢打造,锋利的刀刃泛着清光,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不过钱也不含糊,共花了小月儿纹银三十五两。小月儿没敢买大刀,买的是一把短刀,也不敢买太多的利器,现在外边有点风声鹤唳的,别被人举报了,就这样那铁匠铺子掌柜的还看了小月儿好几眼呢。小月儿出了陆家铁匠铺子“嗷嗷”就跑了。

  你还别说,小月儿跑了就对了,那掌柜的还真跟巡城的衙役说了,他把这当成笑话说给衙役听的:说有一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小村姑,在他这铺子里买了刀、匕首,还大把的花钱,最重要的是这小村姑看着年岁和城门口画影图形的小劫匪差不多大小,且样子也像。于是衙役们呼啦啦都跑街上抓小村姑。这事儿小月儿现在并不知道,是后来陈武告诉她的。

  小月儿买完东西也差不多中午了,把两个宝贝收进空间,想着陈武还在小院等她呢,一溜小跑的回了小院,陈武正等她。

  小月儿好奇怪,陈武等她还有些道理,可是昨天那个死娘炮、狗皮膏药也在小院里。

  “哦,你家里没事儿吗小捕快,你一天到晚泡在我这里干嘛?”小月儿气哼哼的问。

  “小村姑,我和陈兄一起的,你以后对我要好点!”逐月白了小月儿一眼说。

  “真的,你们一起的?”小月儿问陈武。

  “是,月姑娘,这是朱悦,我兄弟,他如果冒犯你,你多担待!”陈武指着逐月说,只不过没报真名字,说的是“朱悦。”

  “怪不得这么娘泡,起的名字也娘炮。”小月儿哼了一声。

  “月儿姑娘,今天下午就有人来认领孩子,已经找到了几家,有的因为路程远信送的慢了些,所以明日后日大概都会有人来认领孩子。”陈武说。

  “陈三叔,我想问下,花娘到底是什么人?那抓我的家丁是谁家的?他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胡乱抓人,衙门不管吗?朔洲城他们接管了?”

  “问到点子上了。”逐月接了句话。

  “要你多嘴。”小月儿白了他一眼。

  “你说的是,这些家丁的主子府台大人也惹不起啊,我今天来也是专门告诉你这件事的,这是温家的家丁,温家本是个商户,咱朔州最大的马场就是他家的,另外他家还参与很多方面的军需供应,甚至于私底下听说他们和西戎还有联系,温家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大是因为温家家主温如意的姐姐嫁给了左将军马三奎,做了他的续弦,温家有马三奎这个女婿是其中一方面,另外温家长子温本初与大帅杨忠昌的长子杨九龄关系十分密切,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温家如此嚣张。”

  “花娘帮助他们养马?”小月儿好奇怪,“他们如此替这贱人出头?”

  “噗呲”逐月笑了,“她不是帮着养马是帮着养人。”

  “花娘明面上是自由人,私底下是温家的人,依附温家、替温家做事又独立于温家之外的温家走狗。”陈武解释说。

  “也就是说,这个花娘是个炮灰,凡是什么丧尽天良、缺德、阴黑、损的事儿都她干,受益的是她主子,出了事儿把她扔出去。”小月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陈武和逐月看着小月儿好一会儿没说话,这种官场上的阴损事儿,你若是个是非老油条,听明白了不奇怪,可这位就七八岁,还小村姑,说得明明白白的,艾玛,这脑子太逆天了。陈武和逐月都这么想的。

  “可是他温家缺那几个钱吗?白抓几个小厮丫头的,能省几个钱?”小月儿又问。

  “你没发现她抓这些的小娃娃都很漂亮吗?而且她要抓的小娃娃可不管你是谁家的,只要漂亮就好,男女通要,不要太大的,都是四五六七八岁的,间或几个大的都是漂亮女娃,调理听话了,送去观花楼,观花楼也是温家产业。”陈武无论如何也觉得这种变态的事情小月儿是不会理解的,所以毫无顾忌的讲了出来。

  “哦哦哦!”小月儿大吃一惊,小月儿怎么可能不明白这里的勾当,在现代电视、电脑媒体上也有过变态大叔猥亵少年儿童的报道,小月儿怎么能不明白。但是这是古代,传媒不发达,小月儿惊讶完了赶紧回过神儿来,嗯,装不懂好了。蓦然间小月儿觉得不好了,她想起了于三这瘪犊子买她的时候说的话,小月儿更不好了,咬着小牙在心里发狠:于三你等着,难为老娘还救了你,原来你是披着人皮的狼,等老娘倒出手来弄死你!

  于三在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第七十八章 花娘的来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