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留下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小月儿被逐月堵在门口不让走,就问。

  “你还没说明白,你说土遁就土遁?遁一个给我看看。”

  “滚!”小月儿大怒。

  “你生什么气?你说了跟没说一样,我没亲眼见着,怎么相信你?”逐月辩白道。

  “谁告诉你我要遁给你看了?你只是问我怎么消失的,并没要求我给你演示啊,我又不是演杂耍的猴子,凭什么遁给你看!臭不要脸!”小月儿凭着自己是小孩子,跟他混耍,根本不认账。

  “你••••••,你怎么这么耍无赖?”逐月没辙了,指着小月儿磕磕巴巴的说。

  “我怎么耍无赖了?我怎么耍无赖了?有证据吗?之前你说要我演示给你看了吗?没说吧?你才是耍无赖!”小月儿小嘴像放鞭炮似的,又快又清晰的把逐月问得哑口无言。

  “你不但耍无赖,还被你算计了。”逐月突然明白自己掉小月儿挖的坑里了。

  “朱悦哥哥,还是那句话:人在江湖飘,怎能不挨刀?谁算计了谁?各凭本事!谁叫你智商太低调呢。”说完小月儿偷偷地咧嘴,“不过,朱悦哥哥,还是要谢谢你,你是个好人,难得的良善之人。”又给了一个枣,顺便发个好人卡。

  逐月被小月儿这么一说,又迷糊了,感情真是怪自己没说明白,又被着小东西算计了。一边迷糊一边抓这脑袋,看着陈武,希望陈武能支援支援他,谁让他嘴贱在他主子跟前夸下海口了呢,这要弄不明白岂不是要回去喂马,逐月纠结的狠,直冲陈武挤眼睛。

  陈武很郁闷,他俩说的啥?炖什么?逐月要小月儿炖什么?炖就炖呗,有啥想不开的?又看见逐月冲他挤眼睛,正是纳闷的狠,又不能不说话:“两位,你们究竟要炖什么?咱这炖什么都方便,何必争吵?”

  逐月更郁闷了:因为小月儿凭空失踪这件事儿,他只跟自己主子说了,别的人还真不知道,而且他主子叮嘱他:这件事儿绝对不许往外泄露,不然唯你是问!所以他又不敢往外说又想说明白,让陈武这么一问,就这么纠结着一张脸,比哭还难看。

  “朱悦哥哥想吃铁锅炖大鹅,非得让我给炖,我都告诉他怎么炖了,回头他自己炖就好了。”小月儿说完笑嘻嘻的,一脸的真诚。

  “哦,这谁都能炖,逐月你••••••?”陈武知道人家逐月是他新认的主子跟前的人,自己没弄明白之前还是不要胡乱插言,别帮了倒忙,但是陈武是个聪明人,自己不好跟着掺乎,不代表帮不了忙。

  “月儿姑娘,在下以为你最近几天还是住在这里最好,大街上抓你的人很多,即便是你更换各种行头,也改不了你的年龄,现在街面上抓了不少七、八、九、十岁的男娃、女娃,去给花娘辨认,你这年龄的孩子恐怕你一出门就被人盯上了。在下以为你且在此住上几日,过不了太多时日,等到风声过一过,你再怎么打算怎么来。”陈武想把小月儿留在小院。

  “可是,你这小院目前也不安全吧,好多人来过这里,谁知道谁是东郭先生谁是狼啊?在你这里住着也不安全啊。”小月儿想了想说。

  “你不是会——那个吗?你怕啥?”逐月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啊啊,有道理哈,那就叨扰了。”小月儿笑嘻嘻的对陈武说,一脸的无害,跟和逐月说话的态度没法比。

  “小大侠,我在这里陪着你可好?”丑丫凑过来扯了扯小月儿的衣袖说。

  “是啊,月儿姑娘,让丑丫留下来照顾你可好?你自己••••••”

  “不好,你还是回家吧,这么多天了,你娘肯定想你了。再说,我自己跑起来要多利索有多利索,带着你太麻烦。”小月儿不等陈武说完,就打断了他,开玩笑,留个人岂不是太不方便,小月儿用了一个理由拒绝的丑丫两次。

  “我不会••••••,哦,我很想跟你混,小大侠,你带着我走吧!”丑丫突然眼睛铮亮,冒着烁烁的绿光,一把抓住小月儿的胳膊。

  “哇!你有没有搞错!你跟我混?我还不知道跟谁混呢?”小月儿猛地扯开自己的胳膊,跳了起来。

  “胡闹!”陈武大喝,这还了得,如果他这傻侄女真跟小月儿跑了,他大哥和他大嫂能弄死他。

  “就是,胡闹!你怎么一点都不靠谱!”小月儿也跟着帮瘸子打瞎子,乱说一气,“赶紧跟你叔叔回家,我可不敢留你,太吓人了。”说完像是被吓着的小孩,直往旁边躲。

  “月儿姑娘,那就这样吧,你先留下,等过几天,不会超过半个月,风声过了我也不拦你,你想去哪里去哪里如何?”

  “好的,谢谢陈三叔。”

  “不客气,如此陈武就告辞了。”说完,一抬手抓住丑丫胳膊,拽着就往外走,为空这货跑了,一边走还一边给逐月使眼色:那意思,条件给你创造了,剩下看你的手断了,炖什么凭你本事。逐月在哪儿吐血。

第八十一章 留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