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再次相遇

  再说小月儿一个漂移进了死胡同,进来后楞了一下,看见最里边有个马车,马车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的,关键是里边有人不?没人就好说了。小腿一使劲儿“噌噌噌”跑到马车后边,也就是胡同最里边,跑得太快,差点撞墙,赶紧“吁”刹闸。就听后边有人“噗呲”笑了。

  小月儿一回头,“哎迈!我勒个去!”小月儿来到古代这么长时间,虽然看到的马车不多,但是这样的头次见,后开门。

  车里做这两人,有一位看着面熟,小月儿歪着头看着这人,对了想起来了,这人在上次和这次吃鸡的那家酒家遇见过,这大胡子就是铁证,另一个比他矮些,身材精壮,一看就是练家子,应该是他的随从、保镖之类的。

  两人怎么会在这里?像是等人,等谁?不是等我吧?开玩笑,小月儿正想呢,就听大胡子说:

  “人就过来了,还不上车。”

  “哦!”小月儿愣了一下,就见那个保镖下车了。

  小月儿一见,也没客气,“噌”就上车了,保镖愣了一下,因为他手里拿了小马扎子,大概想给小月儿垫脚,没想到小月儿根本不用垫脚,冲上去了。保镖一抬手把门关上了,转身来到前面,也上了马车,坐在车辕,拿起鞭子就听:“驾”这是打算赶车走。马车还没动起来,又听:“站住!”前面站了两人,正是那两个衙役。

  他两个一拦,马车站住了,马在原地直打响鼻儿。马车上赶车这位可不想搭理这两位,浑身上下散发着冷气,牙齿缝里露出一句:“滚!”

  “口气好大!”叫三哥的那个衙役一看就是老油条,根本没理会,仍然站在当街拦着马车,胡同里路窄,他站路当中,这马车就过不去。

  “就是不知道一会儿到了衙门是不是还这么狂?”这个叫三哥的衙役释放出衙门口老油条的派头,命令道:“官差办案,下车检查!”

  小月儿在车上,紧张的竖着耳朵听外边的动静,有点担心,看了眼大胡子,只见这大胡子也看她,“嗯?”小月儿嗯了一声,什么东东?大胡子看着小月儿笑,露出大白牙,明晃晃的,让小月儿想起来动画片里大灰狼的牙,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为了掩饰自己不紧张,小月儿一抬手将后边背着的背篓挪过来,放自己眼前放着,又抬头看着大胡子,大胡子仍然看她,他俩互相看。

  “让你滚是给你脸面,没想到你给脸不要脸。”赶车的保镖说完就打了个响指,接着小月儿就听见破空之声“嗖嗖嗖”,三支箭齐刷刷落在三哥脚底下。

  箭从哪儿射出来的,三哥和他那个兄弟没看清,谁射的更没看清,不过这两货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硬茬了,“各位老大,小的只是路过路过,误会误会,这就滚!”那个叫三哥的老油条很识时务,又是抱拳又是道歉,接着连他兄弟都不顾,掉过头就跑,那叫一个快。他兄弟间他跑,也跟着忙不迭的跑,一会两货就不见了。

  赶车人见这两货滚了,也不言语,不紧不慢的赶着车出了胡同。

  “呵呵呵!”小月儿折愣个耳朵听见外边抓她的衙役滚了,马车也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走,就讨好的冲着大胡子笑了笑,样子有点尴尬。

  “谢谢大叔搭救,可否停一下,我要下车。”小月儿装小孩。

  大胡子往前欠了欠身,离小月儿又近了些,“弄成这样还能叫人认出来,你这易容术差的不是一点点。”

  小月儿小脸“吧嗒”掉下来,“谁告诉你我易容了,就长这样。”说完故意咧了咧嘴,要怎么难看怎么难看,反正小月儿现在是尽最大努力难看。

  “小劫匪、柳如月,我很奇怪,你从于三那里讹了十只鸡、十只卤肘子,就这一会儿都吃了?”说完,一只手抓过小月儿的背篓,小月儿赶忙去抢,那知他抓的角度十分刁钻,愣是把背篓给拿走了。

  “你跟中我?还调查我?”小月儿吓了一跳,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眼珠也乱转。小月儿天不怕、地不怕,大不了死一次也许就穿回去了,可是她怕连累柳家的两个孩子,柳如星、柳如辰,还有她娘小肖氏,尤其是两个姐妹。

  “你如此招摇,还用跟踪?”大胡子慢慢的从背篓里拿出一个油包,打开是一只鸡,又慢腾腾的撕下一只大腿,优雅的啃着。

  “喂,你怎么偷吃我的鸡?”

  “你属狐狸的?要这么多鸡?吃的了嘛?不以吃坏?”说完,吃了一大口,小月儿觉得好香,虽然她吃饱了,可是仍然觉得那鸡很好吃,小月儿一阵心疼。

  “谁说是你的?我记得有一天有一个小贼偷了我一只鸡,可一直没还。”大胡子优雅的吃着鸡,慢吞吞的说话,气的小月儿直翻白眼。

  “那这只算还你了,你把背篓还过来,我要下车走了。”

  “哦,你终于承认那天的小劫匪就是你了?”大胡子笑得一脸奸计得逞。

  小月儿一呆:该死的这么大意!这个看似无害的大尾巴狼,会不会是个坑啊?小月儿大脑飞速运转。

  “哈哈哈,大叔,你的胡子好漂亮!”小月儿一脸的谄媚,“背篓里还有两只鸡送你了,当利息,回见!”说完,拿起背篓对着大胡子就砸了过去,同时一脚踹开车门“噌”就跳下了车。

第九十章 再次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