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二章 混

  “吁”马车慢慢停下了,小月儿从嘈杂的声音判断这里是在闹市正街,马车封闭很好,里边的人不打开帘子看不见外边,外边的人也看不见里边。这时候小月儿既不敢打开帘子也不敢打开车门往外看,只能侧耳听。

  “头,就是这辆马车,小劫匪在里边。”这货说完又在那个头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就听那个头阴森森的“哼哼”了两声,来到马车前,一抱拳:“对不起各位,在下朔州府衙门捕头谢航,奉大老爷令,捉拿劫匪,给个方便。”说完,冲后边一招手,“来人把马车牵到旁边,搜查!”这位说的客气,下手一点不客气,马上来了一个小捕快,就要牵马。

  小月儿在车上听的真真的,看了一眼大胡子,见大胡子一点反应没有,依然淡定的闭眼养神,小月儿也不放声,自己拿起茶杯倒了一碗茶,放自己眼前,却没喝,两只耳朵支棱着听外边的动静。

  马车里这位淡定,马车外边那位更淡定,任由小捕快把马车拉倒路边,他连眼皮儿都没抬。

  “下车,搜查!”捕头谢航对赶车人说,谢航的态度看似客气,其实很霸道。

  车上这位不但没下车,也不言语,也不说话,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些废物。

  “来人,先把他抓了。”谢航火了,一指赶车的。

  那个叫二哥上来就要薅赶车人,刚刚靠近,还没等伸手呢,就见赶车的这位抬起腿就是一脚,“噗通”叫二哥的跌出去五六尺远,赶车的人连屁股都没抬,就坐那儿踹的,可见功底。

  “呀?”捕头谢航怒了,“反了天了,饶你是谁也不能妨碍官差办案!兄弟们,上!”说完,他身后的五位捕快把刀都拔了出来。

  谢航站在离赶车这位五尺远的地方叫嚣,他不敢离得太近,他心里没底儿。

  “追风!”大胡子低低的叫了一声,再没动静了。

  小月儿听见了他说追风,不明表示什么意思,很奇怪的看了大胡子一眼。

  “是!”外边应了一声。就见赶车的一甩手,捕头谢航就被缠住了脖子,用的赶车的马鞭。轻轻一拽谢航不过来也得过来,“这位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谢航这会儿脸色都紫了,连憋带吓的,其他人更是吓得傻那儿了。

  把谢航拽过来,用脚尖搭在谢航肩膀上把他压在车辕上,拿出一个令牌直接亮在谢航眼前。谢航看了一眼令牌,“噗通”跪下了:“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眼拙!大人恕罪啊!”说完猛磕头。

  “滚,再有下次,取尔等项上人头!”赶车人阴森森的说。

  “谢大人!谢大人饶命!小的马上滚!”说完谢航赶紧带着人屁滚尿流的跑了,一边跑一边把刀背儿猛砸那个叫二哥的,一边砸一边还叫骂,越走越远小月儿渐渐的听不清了。

  “胡子叔叔,你好酷奥!好任性奥!好霸道啊!好羡慕你!”小月儿拍马屁。

  “我很老吗?还叔叔?”大胡子问。

  “不老,一点不老,也就五十来岁儿。”小月儿觉得应该打击打击这傲娇货。

  “追风,去把衙差叫过来,看看这个是不是他们要抓的小劫匪,好歹值二百两银子,别白瞎了。”

  “哦,大胡子哥哥,你一点也不老的,顶多十四五岁,谁说你五十多岁?瞎!”小月儿赶紧软软的说,笑的一脸的小麻子点乱动。

  大胡子忍着笑,也不敢看小月儿,“回去赶紧把脸先洗了。”

  “洗不掉了,就长这样了。”

  “那就送官府去,二百两银子不少了。”

  “好吧,回去洗脸。”小月儿委委屈屈的说。心里却打主意,看看怎么能逃跑,目前看来是跑不了,慢慢找机会,但是小月儿心里隐隐的觉得:这货似乎很强大。

  马车又走一会儿,吵闹声越来越远,大概离开了正街。小月儿拉开帘子往外看:就见前边也是一条胡同,马车进去以后,从角门进了院子,这似乎是大户人家的后院。小月儿没下马车看不清楚太多,也没有办法,就见马车仍然往里边走,后边跟着婆子小厮。这院子好像很大,但是小月儿直观地看,虽然大,却有点憋屈。

  “大叔,这是你家?”小月儿问。

  “嗯?”大胡子似乎睡着了,被小月儿叫醒了。

  “这里是你家吗?”小月儿往前挪了挪身子小声的问。

  大胡子也往前挪了挪身子,离小月儿也进了一些,小声的告诉小月儿:“不是。”

  小月儿吓了一跳,赶紧往后边撤,鼻子里充满了龙诞香的味道。

第九十二章 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