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重生

  这一晚,暮夜池没有入睡。他静静的坐在床边。由于七岁前的那段经历,暮夜池的心智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加上他的高智商,很快便想明白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虽然他不了解为什么父亲要对华笙歌的爸爸妈妈下手,但是他知道暮城一定有自己的原因。而对于华笙歌,他更多的是愧疚。不管父亲有什么样的原因,这一切,对于华笙歌来说,都是不公平的。她不应该承受这一切。后来,暮夜池下定决心,他这一辈子,要保护好华笙歌,他父亲犯下的错,由他一点点的偿还。至于原因,他会慢慢的查明,他要变得强大,强大到足够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显出了鱼肚白,太阳一点点露出他的脸来,今天的第一缕阳光,洒在了暮夜池的脸上,他迎着阳光,嘴角的弧度随着太阳而起,之后,他笑了,失去了孩子的那份纯真,像嗜血后的恶魔,得到血液的满足后,笑得邪魅…...从此刻开始,他将游走于黑白之间,最后,一去不复返!

  他站起身来,向洗漱间走去。一番洗漱之后,便下了楼。

  “小池,你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吓死我了,昨天晚上回来后,要不是管家告诉我,我还以为你不见了。”暮子轩叹了一口气说。

  “没事,子轩哥,过几天你能陪我去看一看华笙歌吗?”暮夜池看着暮子轩说。

  暮子轩先是一愣,然后说:“没问题!”

  几天后,暮夜池和暮子轩打算去往华笙歌的家。

  出门前,暮夜池叫来了管家。

  “叔叔,麻烦你帮我把我房间的床单换成灰色的,然后帮我把房间里的那些玩具都收起来。”

  “好的,少爷。”

  “小池,你有点奇怪诶!”暮子轩说出了他的疑惑。

  暮夜池察觉了他的疑惑,朝着暮子轩笑了笑,说:“这不是要上初中了吗,我觉得不能再像小时候那么幼稚了!”

  “哦~原来是这样。叔叔,我的房间也一样。”暮子轩恍然大悟,多年以后他才知道,其实当时的暮夜池根本不是这么想的。

  “好的,少爷。”

  交代完后,两人便坐上了车,来到了夏安安家,随后,他们三人一同去了华笙歌家。

  三人站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华笙歌家的门并没有关,只是虚掩着。正当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门被打开了。里面出来的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

  “晋安哥哥!”夏安安在看到那个男人之后,下意识地喊了起来。

  “安安,你怎么来了?他们是……”男人看着他们三个,眼眶红红的,明显哭过。

  “我们来看笙歌,他们都是笙歌的朋友。”夏安安又转过头来,对暮子轩和暮夜池说:“介绍一下,这是笙歌的哥哥,华晋安。”

  “快进来吧,别站着了。”华晋安领着他们进去了。

  客厅空荡荡的,似乎还残留着葬礼过后的死寂,十分冷清。

  “阿姨,去倒三杯果汁来吧。”男人对旁边的妇人说。

  “是。”

  不久,那妇人便端着三杯果汁出来了,而她的眼眶,也是红红的。

  “晋安哥哥,笙歌呢?”安安问出了暮夜池一直想问的问题。

  “歌儿她在房间里,你们去找她吧,我还得出去一趟,马上回来。”男人说着,便起身出去了,走到门边又转身吩咐妇人准备午饭。

  待华晋安出去后,夏安安带着暮夜池和暮子轩去了华笙歌的房间。

  华笙歌正坐在书桌前,翻着一张张他们一家人的合照,每翻过一页,泪水落在照片上,像是重重的打在她的心上。

  “笙歌?”安安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华笙歌没有回应,只是木纳地翻着相片。

  “笙歌,你看看我呀!”夏安安走过去,合上了相册,华笙歌只是盯着相册,没有应答。

  这时,暮夜池和暮子轩走了过去,夏安安看着此时的华笙歌,她了解她,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不论她有多么伤心,她从来都不会大吵大闹,只会像现在一般,默默地躲在房间里伤心,夏安安对华笙歌满是担心,而更多的是心疼。

  “子轩……”夏安安回过头看着暮子轩,眼睛早已被泪水染湿。

  暮子轩知道,夏安安只有在很伤心的时候才会叫他“子轩”,而平时都叫他“小轩子”。同时暮子轩看着华笙歌,眼中满是心疼。他拉过夏安安,拍着她的后背,说:“不用担心,笙歌会没事的。”

  暮夜池看着书桌前的女孩儿,又想起了那个梦,他的负罪感更重了。

  “子轩哥,安安姐,你们先出去,让我和她聊两句。”暮夜池没有犹豫地说出了这些话。

  夏安安和暮子轩望着暮夜池,一脸疑惑。

  “放心吧,我只是开导开导她。”

  夏安安迟疑了一下,暮子轩知道,暮夜池比他小,却比他经历的多。于是拉着夏安安下楼去了……

  暮夜池在他们出去后,关上了卧室的门。来到华笙歌的面前,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暮夜池也没等华笙歌同意,便开始讲起了他的故事。

  “从前……”

第八章 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