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背叛?

  “这...怎么会这样?”暮子轩不敢相信,他看着手中的资料,海洛因,冰毒,K粉等字映入他的眼帘。这资料上显示的,是这么多年来的毒品交易记录,还有各种各样的毒品买卖合同书,而每一份合同上的落款处,都有暮云的亲笔签名。

  “哥,你都看到了吧!”暮夜池强忍着自己的怒意,把疑问句说成了肯定句。

  “小池,爸爸他……”暮子轩无法相信这一切,他眼中的爸爸,是他的光,又怎么会做这种交易呢?

  “他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暮子轩被这样的暮夜池吓了一跳,他从未看见过这样的暮夜池,满身戾气的他。

  暮夜池离开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上。进了浴室,在浴缸里放满了冷水,然后,躺了进去。冷水让他想起了七岁以前的那段痛苦的回忆。本以为,父亲是他的光,他的希望,他的救赎,却未曾想过,他的信仰,有一天,破坏了华笙歌的家庭,毁了他的一切幻想。他在浴缸里躺了一晚,泪水和水一样,凉,凉透了他的心。终于,他从浴缸中走了出来,浑身湿漉漉的,不小心栽在了地上,阳光撒在他的身上,却像刀子一般,插入了他的身体。他就这样躺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暮子轩也很伤心,他没想过,他最尊敬的父亲,有一天会和毒品沾上边儿。可是,他得冷静,暮夜池的心态已经崩了,他不能再出任何事,也不能让暮夜池出事。

  暮夜池门外

  “小池,开开门,有事儿咱们出来说。”暮子轩一边说,一边拍打着门。

  “小池,小池!”暮子轩心中隐隐不安,连忙给夏安安打了电话,让她叫上华笙歌过来一趟,又让司机去接夏安安和华笙歌。同时又叫来管家,拿来备用钥匙,打开了暮夜池房间的门。

  暮子轩一进门,便看到地上昏迷不醒的暮夜池,他走进一看,他的全身都是湿的,他摸了摸暮夜池的额头,发现他的全身都在发烫。管家见此,立马打电话给家庭医生。暮子轩让管家去给暮夜池拿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又拿来一条干毛巾,两人替他换了衣裳,又把他放在床上,让他躺好。

  不一会儿,医生和华笙歌她们一起来了。

  “子轩哥,十二他怎么了?”

  “小轩子,发生什么事了?”暮子轩看到夏安安,便忍不住了,随即哭了起来。夏安安见状,连忙安慰着暮子轩,华笙歌跟着医生来到了暮夜池的房间,每走一步,都感觉要窒息了。

  她来到暮夜池的床前,看见脸色发白的暮夜池,此时的他,正昏迷不醒,医生正在给他做检查。华笙歌感觉这个检查做了很久很久,她在旁边站着,不敢打扰。

  此时,暮子轩和夏安安也来了。

  “小少爷他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医生摇了摇头说。“四十度的高烧,我只能先给他退烧。”

  华笙歌向后退了一步,她感觉自己重心不稳,马上就要倒下去了,她连忙靠着墙,不让自己倒下。

  等医生给暮夜池打了退烧针,华笙歌才缓缓开口道:“子轩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这样了。”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他昨天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然后,在冷水里泡了一晚,我今天早上来找他,才发现门被反锁了,等打开门,他就在地上,昏迷了。”暮子轩颤抖着,继续说:“至于什么打击,我不能告诉你。”

  “我知道了,安安姐,你带子轩哥去歇歇吧,我来照顾十二。”华笙歌看暮子轩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对夏安安说。

  “好,笙歌,小池就交给你了。”夏安安说完,便带着暮子轩出去了。

  华笙歌来到床边,看着暮夜池,那个阳光的少年,躺在床上,没有一丝生气,只觉得鼻子很酸,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断断续续地说:“十二,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二十章 背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