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用彩色铅笔画一场婚礼

  暮夜池和华笙歌来到宿楼下舍,因为是女生宿舍,所以暮夜池不能进去。华笙歌便给唐雨时打了个电话,让她下来一趟。

  “笙歌!”唐雨时倒是很快就下来了。

  “十二,回去吧。”

  “嗯,那我走了。”暮夜池又转过头对唐雨时说:“麻烦你了。”

  “不麻烦。那我就带笙歌上去了。”

  “好,拜拜。”

  “拜拜。”华笙歌朝暮夜池挥了挥手,然后就和唐雨时一起上楼去了。

  等华笙歌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暮夜池的视线里,他这才收回视线,回去了。

  “雨时,不好意思啊,又麻烦你了。”华笙歌在唐雨时的搀扶下,一步步迈上楼梯。

  “你要拿我当朋友,就别说这种话。”

  “雨时,有你这个朋友真好!”

  “真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真的很好呢!两个女孩儿的友情不掺杂任何杂质,纯真而美好!

  华笙歌回到寝室,反倒很安静。她在想暮夜池送她回寝室时说的那些话,结婚?这好像有些遥远呢!可是还有两年多,他们就毕业了,两年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他已经考虑到他们俩的未来了吗?结婚,多么美好的字眼啊,华笙歌想到自家哥哥和嫂子结婚时的场景,大家都说女人一生中最美的的时刻,便是穿上婚纱的时候,那么穿上婚纱的她也会很美吧!女孩儿总是有一个婚纱梦,华笙歌也不例外。

  她答应了暮夜池,没有过多的考虑,因为他希望,碰巧自己也想。所以她答应了,答应的十分爽快,没有掺杂过多的感情,答应的纯粹。

  这一周过得倒是快,华笙歌除了户外课没有办法上,其他的文化课还是坚持去了,尽管学的那些知识她都会了。

  周末,暮夜池早早就来了华笙歌的学校,接她去医院做检查。

  她的伤口倒是愈合了,脚也恢复地差不多了。只是还需要养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腿上的伤没有之前那么触目惊心了。其实她现在已经可以自己走,只是不能跑和跳,可暮夜池执意要扶着她,说是害怕她不小心摔倒。(其实就是想和华笙歌拉拉小手,趁机揩油。)华笙歌见暮夜池执意如此,便也没拒绝,就让他牵着自己,往医院外面去了。

  出了医院,暮夜池带着华笙歌来到一个剧院。

  “十二,来这里干什么?”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暮夜池故作神秘。

  他带着她来到前排,离舞台最近的位置,坐下。不一会儿,剧院变得嘈杂起来,然后座无虚席。

  等音乐响起,全场安静下来,华笙歌看了暮夜池一眼,他握着她的手,给她递过去一个眼神,示意她安心看演出。她收回视线,然后紧盯着台上。

  当音乐响起的时候,华笙歌就已经差不多知道了这是一场什么演出了。等到光聚集到表演者的身上,她便确认了自己的想法,这是一场芭蕾演出。

  她又看向暮夜池,这次她的眼神中带着慢慢的感激和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愫。两人似乎有心灵感应,当华笙歌转过头来看他的时候,他也恰巧转过头来,对上华笙歌的视线。他读懂了华笙歌眼中的感情,于是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示意她看台上。华笙歌会意,然后转过头看起了演出。

  一场演出下来,华笙歌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暮夜池,而是全给了台上的表演者。整个演出过程都是十分安静的,除了音乐声,完全听不到其他声音。没有一个人指点评论,反倒是安安静静地看完了整场演出。来看今天这场演出的,全部都是芭蕾的骨灰级粉丝,当然演出的人也是极厉害的,演出者是当今世界上最厉害的芭蕾舞者。

  当演出完毕,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久久未曾停下。等退了场,华笙歌才开口打破了这平静。

  “十二,谢谢!”华笙歌超级开心,满是难以言说的兴奋。

  “一个谢谢就能解决问题啊!”

  “啊?”

  “早知道就不带你来看了!”暮夜池故作懊恼。

  “为什么!”

  “刚刚你光顾着看演出了,把我晾在一边,都不理我!”

  “刚刚不是因为看演出去了吗?再说不能浪费这个看演出的机会啊,你说是不是?”

  “道理是这样,可是你还是把我晾在一边了,你该怎么补偿我?”

  “亲一下?”

  “就一下?”

  “那两下?”

  暮夜池不做声。

  “三下,不能再多了。”华笙歌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成交!”暮夜池成功被华笙歌的模样逗笑了。

  “我是说了亲你,可是没说什么时候?再说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呢!”华笙歌看着暮夜池放大的脸,好笑地看着他。

  “你耍赖!”暮夜池没能得到华笙歌的亲吻有些不快!

  “我没有!”

  “那你就先欠着,到时候可是有利息的!”

  “你个奸商!”

  “对你不这样,怎么对得起你的男朋友这个称号呢?”暮夜池以极快的速度在华笙歌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就走在了前面。

  华笙歌顿时就红了脸,她捂着脸,追着暮夜池,因为不能跑,所以始终没有追上他。

  等她追上他,他已经在车上了。他正一脸好笑地看着她。

  “十二,你...”华笙歌有些生气,她指了指暮夜池,那模样在暮夜池眼里就是撒娇卖萌,可爱极了!

  她上了车,就开始质问暮夜池。

  “你怎么当着那么多的人亲我呢?”华笙歌的脸蛋还红扑扑的。

  “谁让你不遵守诺言,所以就只能我主动咯。”

  “我哪有不遵守诺言!明明就没说什么时候!”

  “那你也没说我不能亲你啊!”暮夜池越发觉得好笑。

  “反正以后就是不能在公共场合亲我!鉴于你这次的表现,我决定把原来的三次改为两次。”华笙歌气呼呼的。

  “怎么能这样!”暮夜池不乐意了。

  “一次!再质疑就没了。”对于暮夜池,华笙歌还是有办法的。

  “我不说话了。”暮夜池乖乖闭上了嘴,他可不想亲不到华笙歌。

  司机在前面看着两人,不自觉笑了起来。平时高冷的暮夜池在华笙歌面前,竟然像个小孩子,真是神奇啊!

  

第一百一十六章 用彩色铅笔画一场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